首页> >

第三章 不识好歹

抹去眼角的泪珠,明澜踹迈向长松院。她实际上并不想看见老夫人。父亲膝下无子,早点年,娘亲不准父亲娶妾,是老夫人以更强硬姿态逼父亲纳了方大太太,生了嫌隙。再加之这么多年,她没能生下嫡长子,老夫人更是憎恶母亲,连同着她,也看不不顺眼。府里那么多姐妹,有一个她其实并不想见到老夫人。。...

楔子

推荐指数:10分

《楔子》在线阅读

抹掉眼角的泪珠,明澜一脚迈进长松院。

她其实并不想见到老夫人。

父亲膝下无子,早些年,娘亲不许父亲纳妾,是老夫人以强硬姿态逼父亲纳了方姨娘,生了嫌隙。

加之这么多年,她没能生下嫡子,老夫人更是厌恶母亲,连带着她,也看不顺眼。

府里那么多姐妹,有一个算一个,犯同样的错,她的惩罚绝对是最重的。

母亲和父亲是情投意合,舅舅撮合的,而大太太是老夫人千挑万选的,又沾亲带故是长媳,进门一有身孕,当夜便在大伯父身边放了人,贤惠大方,更得老夫人欢心。

但是她真的有那么贤惠吗?

大房怀身孕的姨娘不少,最后不是滑胎就是小产,再不就死在产床上,大房也就一个庶出的六少爷,连个庶女都没有,就那一个庶出的少爷,还是大太太的心腹丫鬟抬的姨娘生的,在大太太跟前,六少爷的生母梅姨娘比丫鬟过的还要卑微。

但是这些,老夫人都看不见。

除了方姨娘,府里哪个姨娘往常能到长松院去请安,被老夫人记在心里头?

便是逢年过节,都不一定能见到老夫人的面。

见明澜被雪梨扶着一瘸一拐的进来,长松院的丫鬟都看着她,窃窃私语,被李妈妈呵斥了,“还不赶紧去干活!”

丫鬟仆妇们瞬间做鸟兽散。

屋内,明澜绕过梅兰竹菊的双面绣屏风,就看到了坐在罗汉榻上的老夫人,也感受到了老夫人的怒气。

方姨娘落水动胎气之事,老夫人怒气还未消,顾音澜又是她最疼爱的孙女儿,却被她这个不讨喜的给伤着了,能不生气吗?

见到明澜,老夫人将桌子拍的砰砰作响,“孽障!还不跪下!”

明澜不情愿,但还是乖乖跪下了。

老夫人气头上,再忤逆她,会惩罚加倍,她走了半天,也实在是站不住了。

大太太坐在一旁,哭红了双眼,正拿帕子抹着,见老夫人怒气大,劝道,“老夫人,您别气坏了身子,二姑娘年纪小不懂事,音澜虽然伤的重,不便请大夫,将养十天半个月也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您要是气坏了身子,岂不是音澜之过了,您消消气。”

这哪里是劝老夫人啊,分明是嫌老夫人不够气,火上浇油呢。

这不,老夫人火气更大了,气的胸口直起伏,指着明澜道,“她还年纪小?不到两月,她就要及笄了!”

明澜唇畔勾起一抹嘲讽。

难得老夫人还记得她过两个月就及笄了,她的及笄之礼压根就没有办,是在静心庵里过的!

顾音澜比她只小一个月,却是风光大办,那日,府里来了不少大家闺秀给她道贺观礼,她一边嘚瑟一边寒酸她,气的她回屋伏在床上哭了半天,眼睛都哭肿了。

顾玉澜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不敢太过分,又崩着脸道,“二姐姐对我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你拿三姐姐出什么气,实在是太过分了,亏得三姐姐还心疼你被祖母罚跪,两天没进食,冒着惹祖母不快的危险,偷偷给你带了馒头!”

怎么听,都是明澜忘恩负义,不识好歹。

人家心疼她,给她带馒头,她回报人家的是什么?一食盒!

可馒头呢,谁看见了?

还不是她们说带了就带了!

明澜内心气愤,脸上却满是委屈道,“祖母罚我跪祠堂反省,不许府里姐妹探望,我哪里知道三妹妹和四妹妹你们会去看我,严妈妈让雪梨给我偷偷带了饭菜,我闻到了肉香味儿,在菩萨跟前,我哪敢偷吃荤腥,我昨晚又饿又困,梦到自己偷吃,就吃了半个肉包子,结果却被菩萨变成包子被人啃,看到饭菜,又想吃又生气,觉得严妈妈故意害我,我恼恨急了,气头上,这才拎了食盒往外头一扔,早知道,早知道我就……。”

越说越委屈,最后咬了唇瓣,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

可不争气的,肚子却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两天没吃了,肚子叫饿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的响亮。

饿了两天,在大鱼大肉跟前还能忍着不吃,把食盒扔掉,这是大毅力了。

老夫人怒气消了三分,但脸色还依然冷着,“去把严妈妈叫来!”

严妈妈是明澜的奶娘。

她心疼明澜是一回事,往佛堂送荤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明澜年纪小,她一把年纪了,难道不知道不能对菩萨不敬吗?

前世,老夫人罚了她,也责罚了严妈妈,但是惩罚并不重。

因为大太太帮她说了好话,严妈妈虽然犯错了,却是忠仆,只是急昏了头,这才做错了事。

姑娘身边难得有这样尽心尽力的人伺候着,一点小错,小惩大诫一番,让她长记性就成了。

大太太这么宽厚,老夫人最后打了严妈妈十大板,罚了三个月月钱就算了。

而严妈妈在床上养伤,没有跟去静心庵,她受罚回来,严妈妈的儿子已经娶了外院二等管事的女儿为妻,儿媳妇都有一个月的身孕了,终日脸上都是喜气。

现在看来,严妈妈分明是卖了她换回来一娇儿媳妇!

很快,严妈妈就被叫来了。

明澜扔了食盒,伤了顾音澜的事,她早知道了。

一进门,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双膝砸地的声音听的人心头一震,只觉得膝盖疼的厉害。

严妈妈疼的呲牙咧嘴,连叫委屈,求老夫人息怒。

当然,大家也是真替她委屈。

偷偷给二姑娘准备吃的,结果被二姑娘倒打一耙,真真是没良心,往后再罚跪,看可还有人敢给她偷偷送吃的了。

在大家看来,明澜这么做,无疑是在自绝后路。

严妈妈看明澜的眼神都是失望,还有不能言语的痛心,触及到明澜微冷的眼神,背脊一凉,心虚的赶紧把头低下了,等察觉自己反应太大,又恼了,她方才肯定还是看错了,二姑娘素来敬重她,怎么会那么看她呢,一定是她看花眼了。

正想再看明澜一眼,就听明澜温和了声音道,“我知道严妈妈你是为了我好,你给我送吃的,这份心意,我很感激,但是菩萨跟前,谁敢造次,我若是真吃了,你就是怂恿之罪,罪加一等。”

严妈妈嘴动了动,没有说话。

明澜又望着老夫人道,“祖母,严妈妈也是疼我,我虽然生气,但并没有真的责怪她,扔食盒,也只是怕被菩萨惩罚,气头上的举动,她让雪梨送荤菜去佛堂,开罪了菩萨,您就罚她去佛堂跪两天,让她去跟菩萨请罪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楔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