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复仇

“我也可以给宁平侯夫人做证,她并没有杀了人。”清越平朗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仿若黎明之后前的第几道曙光,给黑沉沉的天斩开了几道闪耀的口子。亦萱回过头看去,便见一人站在门外,墨色的锦缎衣袍在风中旋转精神鼓舞,合着漫天的飞雪清风,缓缓地走了进去。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清越平朗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好似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给黑沉沉的天劈开了一道闪亮的口子。。...

元娘

推荐指数:10分

《元娘》在线阅读

“我可以给宁平侯夫人作证,她并未杀人。”

清越平朗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好似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给黑沉沉的天劈开了一道闪亮的口子。

亦萱回头看去,便见一人站在门外,墨色的锦缎衣袍在风中翻转鼓舞,合着漫天的飞雪清风,缓缓走了进来。

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细长蕴藏着锐利的双眸,削薄轻抿的唇,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让人不自觉地心悦诚服。

“威远将军!”

众人皆从震惊中回神,惊呼中犹自带着不可思议。刚刚亦萱说要威远将军作证,谁都以为是一个笑话,却不曾想他竟然真的来了!

“府尹大人,我可以给宁平侯夫人作证,她并未杀害徐夫人。那一日我恰好路过清凉山,亲眼看到徐夫人失足跌落山崖,与宁平侯夫人没有半点关系。”

低沉浑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亦萱才刹那间回过神来,她看着这个权势滔天的男子,脸上的错愕清晰可见。

能做到顺天府尹这个位置,那见风使舵,随机应变是最基本的本领,只见府尹大人理了理官袍,施施然从堂上走了下来,谄媚着脸道:“既是将军亲眼所见,那宁平侯夫人必是无辜的。”

“不!不可能的!明明是她杀了母亲!明明是她!你在说谎!”赵亦柔哪里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当即气红了双眼,狰狞着双目尖声叫道。

威远将军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着她身后犹自错愕的安允,淡淡道:“宁平侯爷,韩王企图谋反已然落网,你与韩王交情素来深厚,还是去见见韩王最后一面,这种内宅小事何足挂齿?”

他的声音虽平缓淡然,却透着股不容置喙的威严和强势。

安允神色一震,身子顿时僵在原地,许久才将视线落到亦萱身上,眸光锐利如箭,似要把亦萱看出一个洞来。

“赵亦萱!是你?!”震惊、错愕、不可思议错乱交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是我。”亦萱呆呆地笑了声,眸中带着恍惚。

她早就说过,今日一来,无论是什么结果,她都回不去了。

“宁平侯爷,韩王怕是还等着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威远将军侧身挡在了亦萱的面前,不容置疑地说道。

赵亦柔亦是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她顿时血红着双眼,撕心裂肺地叫道:“赵亦萱!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

尖锐的声音刮击着亦萱的耳膜,撞击着她的灵魂。

报应?

她怕什么报应,从她不顾夫妻情分将侯爷勾结韩王的证据交给威远将军,从她害的赵亦柔小产再也无法生育,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她害怕!

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没有错,王丽盈害死母亲,侯爷背叛她,赵亦柔抢走她的一切,她不过是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没有错!她根本不怕报应!

她应该欢喜!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全都受到了惩罚,她必须欢喜的!

可是为什么,心却像死灰般再也无法波动?

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差点要摔落在地。

背后伸出一只用力的手臂,稳稳扶住了她。

鼻尖传来淡淡的椒兰香,亦萱推开那人,垂眸,问道:“你怎么会来?”

“谢谢你的那些证据,韩王既除,皇上很高兴。”那声音清冷平缓,未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亦萱扯开嘴角,恍惚道:“谢什么?本就是我愿意给你的,倒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来救我,谢谢……”

虽然她并未感觉到一点开心。

不知道是怎么恍恍惚惚走出了衙门,只是站在府衙门外,泼天的明亮朝她面上袭来,让她一阵晕眩。

母亲,我终是为你报仇了,我终是为你报仇了!

她用尽全力地笑着,努力让自己变得欢喜。

“夫人……”研碧紧紧扶着她,声音透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害怕。

亦萱转眸去看她,唇边绽放出一抹凄美的笑容。

“研碧!”她几乎是用尽全力握住了她的手,全身上下都抑制不住地颤抖。

到头来,她只剩下研碧了,从前她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消失殆尽,只剩下研碧,只剩下她了!

研碧感觉到了她的害怕,也紧紧回握住她,眼眶微微泛红,哽咽道:“夫人,我们回家吧!”

家?她的家在哪里?

宁平侯府吗?她将那些证据交给威远将军,难道还指望他会放过侯府?

赵府吗?自从母亲死了,那里早已经不是她的家。

哈哈哈,原来她纵使赢了也已经无路可去,天下之大,再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夫人……”耳边传来研碧担忧的呼唤,亦萱却觉得恍恍惚惚,分辨不清。

“研碧,你先走吧,我要去找我母亲了。对了,我的嫁妆,我的嫁妆被埋在了清凉山脚下的槐树下,那是母亲留给我的东西,你去找出来,好好,好好地活下去,就算是替我,好好地活下去!”

伸手推开了研碧,踉踉跄跄地朝前跑去。

“姑娘!你在说什么?你要去哪儿?夫人已经不在了,你要去哪里?”

母亲,已经不在了么?

她笑着,不,不会的,母亲一定还在的,母亲一定在等她回去的。

拼了命地往前跑去,不管不顾,却猝不及防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胸腔内一阵剧烈的疼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洒而出。

灼热的鲜血洒在素白一片的雪地上,好似开出了朵朵绚丽秾艳的海棠花,美的惊心动魄。

亦萱唇边绽放出一抹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赵亦柔,原来这毒药毒性这么烈!

只是,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死在你的手里!

神智越来越恍惚,耳边研碧的惊呼已然听不清楚,她下意识地往胸口摸去,拿出一根素银绞丝丁香花卉的簪子,那是母亲死前带着的发簪,是她留下的对母亲唯一的念想。

“母亲,母亲……”

手里握紧了发簪,看着眼前绚丽的红,她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小时候,扎着双髻,额前覆薄薄的刘海,穿鲜艳俏丽的漂亮衣裳,在海棠花从中无忧无虑地玩闹。

“小小姐,小小姐,您千万慢一点,慢一点诶,老奴快要追不上您了!”头发花白的嬷嬷迈着艰难的步伐,气喘吁吁地朝她招手。

她不理,依旧跑的飞快,白胖的包子脸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明媚生辉。

“元娘,你又混闹了,嬷嬷年纪大了,你可不能折腾她。”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温柔恬淡的声音,虽是训斥的口吻,却饱含浓浓宠溺。

她顿住脚步,兴冲冲地回眸,便看到海棠花从中盈盈而立的秀美女子。白瓷温玉般的肌肤,乌油油的秀发绾成简单的月华髻,仅别一只素银色绞丝花卉丁香簪,月白绣折枝落梅花卉绫袄,湖水绿细折儿月华裙,眉梢眼底俱是温婉柔美。

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意,湖水般的眸中星光熠熠,伸出肥短的手臂,风一般朝女子奔了过去,‘咯咯’大笑道:“母亲,母亲!”

突然,一阵风吹过,带起了院子前浓稠娇艳的竹节海棠,母亲的身影却开始模糊,渐行渐远。

“母亲!母亲你要去哪里?”她着急地追赶过去,小脸上仓皇尽现。

“元娘,母亲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在家要乖乖的,要听爹爹的话,不准调皮,等母亲回来带桂花糖糕给你吃,好不好?”母亲的声音飘渺朦胧,好似来自悠远的山谷。

她吓坏了,拼命摇着头,双髻上的流苏丁香花钿叮铃作响。

“不好,不好!母亲,你别走!母亲,你别走!”

想要拼命地追过去,脚下却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了地上,手臂磕在碎石块上,鲜血流了满地,钻心的疼。

“母亲!”她厉声尖叫着,冷汗涔涔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鞠躬拜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元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