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前篇妖怪(求首订)

一声“妖怪”登时让前厅炸开了锅,一些胆子小的文臣和女眷呼嚎着逃出了檀府!余下的人也只敢团团围住小邀雨,无人再敢冒然见状。刘裕轻轻侧头再次询问道,“檀兄,令嫒何故如此?”檀道济也未明因为,扶着墙站站起身,费力地摇摇头,“昨晨还好好的的。”忽尔又忆起了什么,骇刘裕微微侧头询问道,“檀兄,令爱何故如此?”。...

妖女乱国

推荐指数:10分

《妖女乱国》在线阅读

一声“妖怪”顿时让前厅炸开了锅,一些胆小的文臣和女眷呼号着逃出了檀府!剩下的人也只敢围住小邀雨,无人再敢贸然上前。

刘裕微微侧头询问道,“檀兄,令爱何故如此?”

檀道济也不明所以,扶着墙站起身,吃力地摇头,“今晨还好好的。”忽而又想起了什么,骇然道,“莫不是他?”

“谁?”

“小女的教习师傅。难不成是他教了雨儿什么邪门功法,以至于雨儿走火入魔了?!”

刘裕又仔细看了看邀雨,虽听闻有高人修炼时不慎会走火入魔,可他也不清楚是否是这个样子。此时不是深究的时候。他抽出贴身的佩剑,宝剑一出鞘便带起层层寒光,看这孩子的样子,不动真格的怕是制服不了她。

“女郎,住手……雨儿……”一个微弱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剑童子墨吃力地爬了进来。他头上受了伤,血流了半张脸都是。

他的声音不大,小邀雨却似听见了召唤般,拧着脖子将脸转向子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刘裕立刻欺身上前,用剑柄重击小邀雨的后颈。

虽说对方是个孩子,刘裕这一下却没手下留情,用了十足十的力气,可剑柄竟如同是敲在了坚石上,立刻就被震了开来。刘裕不再犹豫,当即手腕一转,剑尖猛刺小邀雨!

千钧一发之际,子墨拼足了力气扑到了小邀雨身上。也不知为何,他竟没被反弹开。刘裕心中微惊,猛地一抬手腕,剑尖一偏,剑刃将将擦着子墨的脸颊划过去。那孩子却视若无睹,探手极快地点了邀雨的百会穴。

小邀雨的身子猛地一震,紧接着跌在地上痛苦地扭着!她张着口,却喊不出声,小手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脸!

子墨慌忙抱紧她的双臂,急急念道,“所以有形之身,必得无形之气,相倚而不相违,乃成不坏之体。设相违而不相倚,则有形者化而无形矣……护其肾气,养其肝气,调其肺气,理其脾气,升其清气,降其浊气,闭其邪恶不正之气。勿伤于气,勿逆于气,勿忧思悲怒以损其气……”

子墨一遍遍在小邀雨耳边念着,她竟慢慢冷静下来,脸上的青纹缓缓褪去,人也逐渐恢复了神智。子墨念了整整一个时辰,邀雨的眸子终于变得澄明,她环顾四周,当她看到檀道济时,顿时委屈地涌出了眼泪,“爹爹,雨儿好疼……”说完便昏厥过去。

自从初八那日事发后,檀道济便四处奔走,直至正月十六这日,才得以见上刘裕一面。

傍晚时分,檀道济才疲惫地回到府中。一进大院,便见夫人匆匆迎上来。他牵过夫人的手,引她进入房中。

檀夫人显然心急如焚,不待檀道济开口便问,“可见到刘中书了?他怎么说?他可愿意为雨儿脱罪?”

檀道济深深叹了口气。那晚之后,京城便传遍了关于女儿的谣言,说她是邪魔附身,嗜血成性,每日都要以活人饲养。可谣言毕竟只是谣言,尚不可惧。只是那日列席的均是城中达官显贵,伤在邀雨手下的不在少数,打伤朝廷命官乃是死罪!

此事断不会这么不了了之,朝中不知有多少人等着这个机会扳倒他呢!更不要说士族门阀本就见不得他这种寒门出身的人飞黄腾达。如今能救女儿的,就只有刘裕,只要他愿意压住这件事,女儿尚有一线生机!

谭夫人见檀道济沉默不语,哽咽道,“可是无望?难不成真要咱们看着女儿被问斩?她才……她才三岁啊……”说着已然泣不成声。

檀道济四下看了看,见窗门紧闭,自己的心腹又在门口守着,这才将声音压得极低道,“刘裕,怕是要反……”

檀夫人双肩一颤,惊得睁大了双眸,骇然道,“怎会……”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道,“他可是要你……”

不等夫人说完,檀道济便轻轻点了下头。没错,刘裕答应帮他保住女儿,条件便是檀道济要支持刘裕称帝。

檀夫人慌了,“这可是死罪,要灭九族的!”

檀道济将夫人拢在怀中,安慰道,“或许能像当年晋汉交替一般,由皇上禅位于刘裕。皇室如今气数已尽了,便是没有我,刘裕也势在必得了。何况……若不依他,难不成真要看着女儿死吗?”

言及女儿,檀夫人拭去泪水,抬眸道,“子墨那孩子说的,你可尽信?”

檀道济剑眉深锁,“半信半疑吧……那老者虽有点疯癫,却不似奸邪之人。他留给子墨的心经,也的确能压制雨儿的狂躁。”

檀夫人最初便不信任那个老头,此时更是心怀怨怼,她含怒道,“即便子墨说的是真的,可咱们女儿还这么小,他怎可将如此危险的武功硬传给雨儿?让她饱受内力失控之苦!”说完她不禁又潸然泪下。

檀道济也是悔不当初,自己女儿的教习师傅,他怎会只因朝事繁忙便没去好好打听清楚此人底细。如今女儿成了这样,却遍寻不到那老头的踪迹了。

“你放心,就算是把天下翻过来,我也会找到那个老头,让他将女儿复原。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檀道济此时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只是他却想不出究竟是谁布的局。是世家的那些人?还是司马皇室?亦或是刘裕借此逼自己就范?时间不等人,为今之计,只能是步步为营了。

此后五日,檀道济再次登门拜见刘裕。

刘裕正与几位朝臣正于园中议事,见檀道济来了,他挥挥手遣退了众人,示意檀道济落座。

“檀兄这几日可真是马不停蹄啊。”

檀道济苦笑道,“若不是朝臣们看在中书大人的面子上,纵然檀某负荆请罪,怕是也无人肯见。”

刘裕轻笑道,“以檀兄今日在朝中的地位,就算是我不保你,也自会有人保住你。只是檀府千金,怕是要早夭了。”

檀道济立刻从位上起身,半跪在地上道,“末将愿为中书大人效犬马之劳。”

刘裕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俯身过去扶起他,“重伤数名朝臣,死罪是免不了的。可死有很多种,只要没人再看见她,她便是死了。朝臣们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安排,不知檀兄意下如何?”

檀道济一愣,刘裕这是要他将女儿藏起来,永世再不得出。可这……他心中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檀道济走后,刘裕立刻唤来心腹询问,“可查到檀家那个教习先生的身份了?”

心腹摇头,“属下无能,实在查不到。只知道是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而且属下发现,不只是咱们在查那个老头,嵩山上的各大门派,玄门,还有天师道,都在追查此人。”

刘裕微微眯起双眼,“看来此人定是个绝顶高手。檀家的那个女娃娃,大约是得到了他的真传,却不能掌控。”

心腹觉得亦是如此,便问道,“听大人所说,那女娃娃的功夫甚是诡异。留之怕是会成大患。不如……”

刘裕想了想摇头道,“那女娃娃眼下还控制得住。若是她日后能将这门功法交给我,那便是如虎添翼。一统中原也不在话下。”他叮嘱心腹道,“让檀府的探子看紧那孩子,决不能有差池。”

心腹忙应,“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女乱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