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泠沅揉了揉头,醒了,睁开眼睛眼望着眼前的建筑,有点儿懵。古色古香的床帘,和面前穿着古装的女孩,顾泠沅会觉得自己是作梦了。“这里是天堂吗?咳咳咳咳咳咳……”啊,嗓子好疼。“小姐,你醒了?”床边的小丫头哭了出来。小姐?我丢。我怎么变为小姐了?我也不是在家里吗古色古香的床帘,和面前穿着古装的女孩,顾泠沅觉得自己是做梦了。。...

顾泠沅揉了揉头,醒了,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建筑,有点懵。

古色古香的床帘,和面前穿着古装的女孩,顾泠沅觉得自己是做梦了。

“这里是天堂吗?咳咳咳咳……”啊,嗓子好疼。

“小姐,你醒了?”床边的小丫头哭了起来。

小姐?我丢。我怎么变成小姐了?我不是在家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成小姐了?

这女孩不是天使?难道我进地狱了?不要啊,苍天啊,我顾泠沅没做过什么坏事啊,怎么让我进地狱做小姐呢?呜呜呜呜~

听着耳边的哭声,顾泠沅只觉得有点烦躁“哭什么哭,我当小姐我还没哭呢。”

那小丫头立刻停止了哭声,瞪着眼,张着嘴看着顾泠沅。

我脸上有东西?顾泠沅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啊?

突然,一阵头疼,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传进顾泠沅的脑子。

她现在在天元国,将军府嫡小姐,是一个花痴兼傻子的废物,母亲叫楚沅,可惜没有生出一个儿子,被父亲顾曳安排了在一个很破很破的院子里。

有一个庶妹,叫顾阮阮,还有跟顾阮阮的弟弟顾明,他们的母亲叫陈美香,看顾泠沅是个傻子,母亲还不受宠,这几个人经常欺负顾泠沅。王钰看中名声,自然不喜这个呆傻的女儿,只要做的不那么过分,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更是陈美香三人敢如此放肆欺负顾泠沅的原因。

不给饭吃是小事,轻则一顿打,重则各种虐待,顾泠沅就是被活活打死的。

该死的渣男!顾泠沅在心中狠狠的呸了一口王钰。

没关系,我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就一定为你报仇。

我竟然没死,难道我命大?还是老天眷顾我这个幸运儿。改天一定要去庙里烧点香感谢列祖列宗。

“你叫什么啊?”顾泠沅稳了稳心神。不就是穿个越嘛,谁怕谁啊,说不定这古代还有哪种穿着古装,拿着折扇的斯文帅哥……诶嘿嘿嘿,想着顾泠沅的口水就流了下来。

“小姐,你怎么了啊,别吓秋夕啊。”小丫头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似的,又开始哭哭啼啼。

“哎呀,别哭了,我不傻了。”事不宜迟,应该先恢复自己不傻的事实。

秋夕依旧一脸懵的看着顾泠沅“小姐,你当真不傻了?”秋夕还是觉得自己小姐在胡言乱语。

顾泠沅翻了个白眼,也懒得解释了,想动一动身体“嘶—”这么疼?!!!!顾阮阮!你们一家简直不是人!

秋夕忙扶起顾泠沅“小姐,您还是别乱动了,大夫说了,尽量别动。”

哼,我也是大夫,凭什么听别人的“秋夕,扶我起来。”

顾泠沅慢慢站起来,只觉得身体快散架了。走到洗漱台。

我的妈,这……脸上这是一百层粉吗?这么白?跟墙一样,怎么回事?

又一些记忆涌入顾泠沅脑子里,顾阮阮拽着顾泠沅的头发,使劲往她脸上抹粉,边抹变说“该死的傻子,长这么好看,要不是不能毁了你这长脸,我怎么会这么麻烦的给你脸上抹那么多粉!该死!该死!要是可以,我一定扒了你这张脸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王爷,您家王妃又跑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