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家规,也不能够这么说,是大夫人的管教,她曾说我们不能够玩,什么都不能够玩,不能够玩手机,不能够玩电脑,也不能够出门时去玩。我的青春年少,我所有的该疯闹的年纪,被她压得死死地的。因为在大夫人面前我和浩哥掩藏的很好。虽然但是被意外发现了。我用家里的电脑登了我的QQ所以在大夫人面前我和浩哥伪装的很好。。...

我家的家规,也不能这么说,是大夫人的管教,她说过我们不能玩,什么都不能玩,不能玩手机,不能玩电脑,也不能出门去玩。我的年少,我所有该疯闹的年纪,被她压得死死的。

所以在大夫人面前我和浩哥伪装的很好。

但是还是被发现了。

我用家里的电脑登了我的QQ,还点了记住密码,关电脑的时候又忘记了清除数据。阴差阳错,大夫人说她以为我是谁的QQ被她登了,她在空间看见了我的照片。

“QQ号?是你的?”面对大夫人的提问,我不敢不答,乖乖点头,也不敢撒谎,这个铁证如山,我着实没有办法,走投无路了,只能面对现实。而且就一个QQ号而已,也不至于怎么样吧!我除了偷偷申请了一个QQ号,我也没干嘛伤天害理或者对不起他们的养育之恩的事情。

但是大夫人的联想能力实在是超乎我的预料,“我看你空间下面评论,你叫谁哥哥?从我肚子里钻出来的好像没有这么一个人吧?哥哥,哥哥,叫得那么好听,人家拿糖给你吃了,还是养你了?”

我竟无言以对,只敢低着我的脑袋。我想了想我哪里错了,我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啊!那个人是玩游戏认识的一个网友,至于叫哥哥,只是因为在家我最大,虽然大夫人从来没有说过因为我是姐姐要什么都让着浩哥的话。可是电视剧看多了,小说看多了,就特别羡慕别人有个哥哥姐姐,我也想要。转念一想我觉得我好气,这个人并没有像你小说里面那种哥哥一样,除了偶尔聊聊天,他连游戏都没有带我玩,也没有给我一点点好处,现在因为他我还在这里被质问,等我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把他删了。

“你是不是早恋了?”老爸语出惊人,我立马又是摇头又是没有的一直说。大夫人看样子是信了老爸的话“这个人是谁?你同学?”

“不是,就只是一个网友,我没有早恋!”我的声音小得我自己都听不见了。

“网友!网友那你还叫别人哥哥?”大夫人的声音逐渐提高,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越跳越快。

“只是玩玩而已的。”我还在努力解释,此刻的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他们相信我,好像我说什么也没有用。

“李兴悦!你长本事了哈!我看你那书是不想读了!家规怎么写的?你要是想出去打工,想像我跟你爸一样每天累死累活的一样,你就尽管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在这个家呆着了。明天也不要去读书了,读什么书?去谈恋爱,去打工,跟你那些堂姐一样,早点嫁人算了。”大夫人越讲越凶。可是这些明明都是没有的事,她为什么要扣在我头上,我好难过,很生气,但是又不能顶嘴,所以只能哭了,也许哭了就听不见她说什么了。

旁边的老爸终于拉住了还想在说点什么的大夫人。哭起来对老爸还是蛮管用的,“好了好了不要说了,越说越难听,阿悦这么听话,怎么可能早恋,她都说了只是一个网友罢了。你少说两句。”

沉默了许久,我站着墙边悄悄的抽泣,啥也不敢看,啥也不想说,他们总是这样的自以为是,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觉得怎样就怎样。

“明天晚上,给我看到你的检讨书。”大夫人说完,老爸就让我回来房间。躲在被窝里,越想越哭,越哭越想。

大概长大就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一个人哭了好久好久。

那次以后,跟他们说的话是越来越少,偶尔大夫人会发脾气说我是哑巴了一天话也不说。这不就是你期待的样子,在心里是这样回答她的,但是实际依旧是一句话不说。

渐渐地和他们无话可说,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不想说亦或是无话可说。也许从这些时候开始,我们也不在是那个小孩子了,我们有了自己的脾气,有了不能给他们说的秘密,有了特别渴望长大的想法,有了想一个人去远方的冲动的萌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大的一瞬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