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进了狼窝(求各种票票)

元一丽这回,真的瘫倒在地。元一丽日常管理的一小部分账簿,被拿了回去。短暂休息了几日,郑楚儿就帮表姊对账。元府的产业收入实则很不错,三方面的来源,一是食邑上的粮食收成,和土地租金,二是房屋转租,三是元家老窖酒的收入。三方面的收入,现在倒也始终记得我清清元一丽管理的一小部分账簿,被拿了回来。。...

望兰陵

推荐指数:10分

《望兰陵》在线阅读

元一丽这回,真的瘫倒在地。

元一丽管理的一小部分账簿,被拿了回来。

休息了两日,郑楚儿开始帮表姊对账。

元府的产业收入看似不错,三方面的来源,一是食邑上的粮食收成,和土地租金,二是房屋出租,三是元家老窖酒的收入。

三方面的收入,以前倒也一直记得清清楚楚,反而是近一年来,可能是因为元一仪和仲孙伯生病的原因,账就有点糊涂了,收入也下滑。

“原来十年前,元家老窖酒,出过一场人命,竟一次死了八人。”

熬了九日的郑楚儿,终于粗略的看完了一次账本,发现元府最大的一次支出,是赔偿喝了元家老窖酒死去的那八条人命。

“竟一次赔偿了近三十万两银子。”

三十万两银子的漏洞,补了些年,才缓过气来,从账面上就看得出来。

“哦,那应该是广阳王刚刚薨逝后的事,那时女郎还很小呢。”

“哦,我想问问仲孙伯这件事。”

“婢子刚替女郎送了补品到仲孙伯那里,仲孙伯服了安神助眠的药,正睡着呢。”

俩人正说着,突然听到外面有嘈杂的人声。

郑楚儿出去一看,有两个人,在府中高声说着什么,病中的元一仪,有点招架不住。

韩勃尔,今日也来到了元府。

一见郑楚儿出来,韩勃尔马上住了嘴,殷勤的走了过来。

“楚儿,你来了?”

“叔,发生什么事了?”

韩勃尔咽了下口水,叹了一声:

“唉,我们广阳郡公府又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元家老窖酒,又喝出事来了。”

郑楚儿听了,心下一惊,仲孙伯不是说过,自从那次出事以后,元家老窖酒,从选料、发酵、装瓶,到出售,都有专门的人把守,不会再出什么事了,怎么又出事了?

“楚儿你别急,这事我能帮你摆平。”

韩勃尔见郑楚儿清丽的小脸,惊得变了色,忙安慰道。

“我兄弟现在可是司州牧下面的将军呢。”四姨娘夸道。

韩勃儿颇有点得意的一笑,接着道:

“楚儿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那就麻烦叔了。”

“一家人,这个自然不用你说,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要花点钱。”

“花钱,得花多少?”

郑楚儿一下子想到了那近三十万两摆平的八条人命。

若是元府再出一档子同样的事,损伤的可不再是元府的问题了,元家窖酒,恐怕再难在市场立足,搞不好,还得坐牢。

韩勃尔望着焦急的郑楚儿,忙安慰:

“楚儿不急,出事的那俩人,都是我的属下,他们敢乱要挟,我第一个不饶他们。”

“若需要钱看病,这份钱我们是一定要出的。”

“出也要出在光明正大处,治病当然要紧,但也不能让人敲诈。”

韩勃尔说得义正辞严,郑楚儿心下不由得高看了他几分。

“元家人应亲自去看看那两个人,毕竟人家是喝了元府的酒,才病倒的。”

“行,我去。”

“我陪你去。”见郑楚儿答应的干脆,韩勃尔愿当保镖。

“表姊,不要急了,我跟着韩叔去看看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议赔偿事宜。”

元一仪感激的点点头,刚刚被这事一闹,头又发昏了。

郑楚儿坐着广阳郡公府的马车,由翠柳陪着,随韩勃尔出了府。

马车随着韩勃尔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安静的豪宅外面。

“楚儿,为了怕他们去外面乱闹,我把他俩留在了我的府中。”

原来这豪宅,竟是韩勃尔的私宅。

郑楚儿想到前世,韩勃尔一直住在元府,是元府酒窖的一个管事,今世翻身了?

“就是他俩。”

在一个房间,郑楚儿看到了两个士卒一样的人。

“就是他俩喝了元家老窖酒?”

郑楚儿不露声色的看那俩人,两个人明显已无大碍,房间的食案上,还摆放着几碟肉。

最显眼的,当数食案上那瓶元家老窖酒。

刚刚喝酒中毒,还敢接着喝?

“你就是元家的人?我们哥俩可是喝了元家老窖酒,差点丢了命的,怎么了结,这件事?”

这俩人见来人竟是一个娇娇柔柔的小女孩,声音便大了几分。

其中一个人,还用手指着郑楚儿的鼻子,气势汹汹的,似乎想把郑楚儿吓趴下。

“叔,他凶我。”郑楚儿嘟着嘴,望向韩勃尔。

韩勃尔一听,一脚就把那人踹翻在地。

“韩将军,你偏心。”

“偏啥心?我………们楚儿,你也敢指?”

郑楚儿望望食案上的酒菜,问道:

“你们喝了元家老窖酒,有什么反应?”

“拉肚子,拉了三日三夜的肚子,差点没拉死。”

“拉肚子?”

酒中毒是拉肚子?上吐下泻还沾得着点边。

“行了,我知道了。”

郑楚儿说着,就要退出那间房,结果被那俩人堵住了门。

“你们堵着我作甚,不想要钱了吗?”

那俩人一愣,齐声道:“要。”

“要就让开,我去拿钱。”

俩人一听,刚要闪开,忽又忙说:

“你留下,让你的婢女去拿钱。”

“我留下,让我们女郎去拿钱来解决。”翠柳忙说。

“不行,主人留下。”

“叔,你看?他们欺负我。”郑楚儿又望向韩勃尔。

韩勃尔一听,想都没想,两巴掌甩在那俩人脸上。

“敢欺负我的楚儿?”

那俩人被打得发懵,不知接下来,该说,还是不该说。

“你们打算赔多少银子?”

韩勃尔这次没有动,似乎这个可以说,那俩人便又大了胆。

“我们要四百两银子补偿。”

“四百两,行。”郑楚儿只想脱身。

“楚儿,让翠柳去拿,只消拿四十两银子来就行,若他们以后敢在外乱说,我用银子塞死他们。”

郑楚儿见状,知道自己走不脱,把翠柳拉到一边,悄声交代一番。

“女郎?”翠柳不愿意把郑楚儿一个人留在这里,但郑楚儿给了她坚定的眼神。

“这是在他家,等会我去拜见他的妻子,在他妻子身边等着,不怕。”

翠柳点点头,忙出了门。

“楚儿,走,看看我这宅子怎样?”

韩勃尔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郑楚儿出来。

“叔,我想去拜见一下婶子。”

郑楚儿这些日,可是了解了一些情况。

这个韩勃尔,自从十年前,在了司州牧下属做事后,很会钻营,又加上他确实有点能耐,没有几年,就升为将军。

身世显豪后,就娶了一个下属十四岁的女儿,外有两个妾室。

只是那下属的女儿,两年后就病死了。没隔一年,他又娶了贫苦人家十三岁的女儿,有点强娶的意思,可怜那女孩,三年后也病死了。

听说三年前,他又娶了一个下属十五岁的女儿为娶。

看着韩勃尔壮硕的身躯,不知为什么,郑楚儿有点害怕,前世的阴影,一直未散。

“想拜见婶子?行,我带你去。”

韩勃尔带着郑楚儿向后院走去,一面走,一面和郑楚儿唠嗑。

“楚儿,今年几岁了?”

“十四岁了。”

“哦,这个年岁,最招人疼。”

郑楚儿闻言,咬紧了嘴唇。

偌大的宅院,一路竟不见一个人影,郑楚儿的心里,有点发毛。

“到了,她们就在这里。”

韩勃尔一下子推开一扇门,推着郑楚儿进了这间阴暗的屋子,郑楚儿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只见黑色的佛案上,供着三个牌位,上面都刻着“韩勃尔妻某某氏”。

韩勃尔看着惊怕的郑楚儿,叹了口气:“她们都病死了。”

“啊,她们都死了………”

“嗯,都是些小门小户人家的女儿,上不了台面,死了就死了,我这次,可要好好娶个家世好的。”

进了狼窝了,郑楚儿转身就想跑,但韩勃尔门板一样的身躯,突然把她堵在了墙角。

“我想娶你,我的小楚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望兰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