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觊觎(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

这一世,他竟然是个将军?来人是四姨娘的兄弟韩勃尔,前生,但是一匹藏着尾巴的狼。“我的好兄弟,小表妹是你叫的吗?你但是她的叔。”四姨娘笑道。“没见过韩叔。”“啊………不需要客套。”韩勃尔瞪了几眼四姨娘,讪讪地的一笑,见郑楚儿已不再理他,犹自站了一“我的好兄弟,小表妹也是你叫的吗?你可是她的叔。”四姨娘笑道。。...

望兰陵

推荐指数:10分

《望兰陵》在线阅读

这一世,他居然是个将军?

来人就是四姨娘的兄弟韩勃尔,前世,可是一匹藏着尾巴的狼。

“我的好兄弟,小表妹也是你叫的吗?你可是她的叔。”四姨娘笑道。

“见过韩叔。”

“啊………不用客气。”

韩勃尔瞪了一眼四姨娘,讪讪的一笑,见郑楚儿不再理他,兀自站了一会,又尴尬的离开。

望着韩勃尔壮硕的身影离去后,郑楚儿捏在广袖里的小手,才慢慢松开。

…………………

高长恭回到了大将军府,在侍卫和婢女的搀扶下,摸索着坐下。

每次出门,都会被各种女子尾随,那些女子的目光,恨不得把他的衣衫剥光。

轻轻抚摸着手中的茶盏,高长恭轻唤:

“楚儿,你回来了吗?”

“公子,打听清楚了,今日喊楚儿表姊的女郎,叫元一丽,是前广阳王元湛的庶女。”高伏从外面匆匆回来。

“广阳王元湛的庶女?”高长恭秀眉微蹙。

“广阳王只有一个嫡女和一个嫡子,哪来的庶女?”

“公子就不知道了,有的,因娘亲病逝,自小在莲花庵由她姨母扶养长大。”

“莲花庵?”

高长恭拿出了那半截手帕,慢慢恢复视力的眼前,血红的“莲花”二字,有点模糊。

这半块帛绢手帕,就是高伏说的,高长恭半夜回来病倒的原因,那是他夜潜入父亲被刺的东柏堂时,寻找了一夜得到的。

当时,当高长恭从一张废弃多年的床榻侧门抽出一块帛绢时,突然从床榻底下,伸出一只手来,撕抢走了半截手帕。

因毒沙掌的毒发作,那人也趁机跳脱。

“元女郎,在莲花庵长到十二岁时,她姨母听说她自小许了人家,才忙把她送回广阳郡公府,以备男方家来迎娶。”高伏接着说。

“咳咳,咳。”高长恭忙用一块白色的手帕,捂住了嘴。

“公子,毒又发作了?”

“没。”

“那公子的脸红什么?”

高长恭抬起头来,俊冷独绝。

“有吗?”声音清冷得让高伏心虚。

“啊没………有。”

“另外一个呢?”高长恭提醒。

“那是从荥阳来的郑女郎,是元女郎的表姊。”

高长恭抚摸着茶盏的手,停了下来。

“高伏,替我准备诗会穿的衣袍。”

“是,公子。”高伏愣了一下答道。

自家公子,什么时候注重穿衣打扮了?难道………

其实,再华美的衣衫,在公子身上,只是陪衬。

诗会,在高伏的期盼中,如期举行。

在女孩子们兴奋的尖叫声中,谪仙飘然而来。

无数的女子,蜂拥着挤朝前,就为了看一眼他绝世的容颜。

一声惊叫,一个女孩被挤掉下去。

楼下的谪仙飞身,接住了坠楼的女孩。

郑楚儿没有料到,这次被挤掉下去的,竟是她的表妹元一丽。

“我们的姻缘,是上天注定的,我的妻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前世温情氤氲的夜晚,他搂着她,总是这样逗她。

那个传言,看来是真的了。

两家父辈过世前,真的为他们定下了亲事?所以,掉下去、被他接住的,才会是一丽?

郑楚儿想到前世,因为和高氏皇族有着姻亲关系,父亲又力主抗周,最后都父兄都惨死,母亲被带到长安,从此杳无消息。而这一世,他竟跟自己无缘?

郑楚儿心里酸溜溜的,和表姊一起,扶着元一丽上了牛车。

牛车载着三人,向广阳郡公府而去,但还没有等她们回到府中,已有人在等着她们了。

一众元氏宗亲,坐在了府中的正堂。

元叔公捋了下花白的胡须,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

“一仪,广阳郡公府,在你手上,一日之内,竟死了两个车夫,今日你妹妹又坠楼,真是元氏宗室的不幸呐,咳咳………”

郑楚儿捏紧小拳头,不露声色的看着元叔公,想知道他后面的话。

“我们元氏宗室商量了下,介于你年龄小,没有持家的经验,我们就来帮你掌管广阳郡公府了。”

看来母亲的担心是真的,这些人,欺负表姊无父无母,人年轻又孤单。

郑楚儿挣脱翠柳的手,站了出去。

“十二年前,我的姨父姨母薨逝时,我表姊表兄孤苦无依,那时,怎不见有人出面来帮帮他们?”

当年,身为太尉的姨父,死的蹊跷,似以谋反的人有关,姨父死了几年,这些元氏宗亲,都不敢来元府,怕牵扯到他们。

只有自己的父母,一直帮着打理元府的一应事务。

七年前孝静帝被迫禅让帝位,父亲辞官回乡前,把郑府最得力的管事仲孙伯,留在了元府,帮着表姊表兄处理府中事务。

现今陛下登基七年,看高家没有清算元府的意思,元一仪和仲孙伯,近来又突然病痛缠身,这些人,就又蠢蠢欲动了。

“你………你这小女孩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真是放肆。”元叔公恼怒道。

“她就是荥阳郑家的女儿,我表妹,以后元府的事,她也管,所以元叔公,她是有发言权的。”元一仪小声说着,但却用力握住了郑楚儿的小手。

“现今我表姊已十六岁,早已有能力掌家,就不劳各位操心了。”

“你,你小小年纪,目无尊长,白………”

“白辱没了荥阳郑氏的门楣。”另外一个人,见元叔公说不下去,赶紧接口。

“尊者,德行,言行,受人敬也,如是这样,小女子肯定敬佩。”郑楚儿不服。

“各位长辈,我和兄长早已成年,就不劳各位牵挂了。”

元一仪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听得那些人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你们两个小女孩,竟敢对长辈这样无理?”

“无理?”郑楚儿不解的扬起了小脸。

“无理?我们是跑到别家去,想管别人家的钱了?还是看人家无父无母的,去欺负人家小的去了?”

“你………无德。”元叔公气得手指哆嗦,指着郑楚儿。

“元叔公别气伤了身子,没有父母管教的孩子,野了。”跟在元叔公旁边的人忙安慰。

郑楚儿一听,被气着了,你个七十多岁的人,老得肉都瘪了,今年却还纳了两个十三岁的小妾,你才无德。

“你们,你们就是欺负人。”郑楚儿急道。

“阿姊,元叔公也是为我们好,我们姊妹毕竟年纪小,打理府中事务,没有啥经验,让长辈帮我们看管着点,也是好的。”元一丽突然插话。

郑楚儿和元一仪奇怪的看向元一丽?

结果,郑楚儿表姊妹俩还没有说话,嘴快的翠柳插话道:

“二女郎,你想让他们帮你管钱,等你出嫁时,大女郎给你的嫁妆,你让他们去管吧,现在元府的财产,完全在元公子和大女郎名下,他们兄妹的财产,他们自己会管。”

庶女没有资格继承遗产,除非父亲提前留下遗嘱,可是,广阳王死前,没有留下任何字据。

见那些人,都被翠柳的话给噎着了,元一丽看向了翠柳,眼里闪过一丝狠毒。

“桃子,给我掌嘴,一个婢女哪轮得到她来说话?”

元一丽不能对郑楚儿怎么样,但对付一个婢女,让她的贴身婢女桃子出手就行。

元一丽正得意间,只听一声脆响,桃子的嘴,被响亮的掌了一巴掌。

元一丽小看了翠柳,翠柳揉着打疼了的手,对元一丽歉意的一笑:“对不起了,二女郎。”

“反了,反了,一个外来的婢女,竟敢在元府打人。”

“把她抓起来,家法伺候。”

“你们想反谁?”

管事仲孙伯,突然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身体虽然孱弱,但声音洪亮。

“啊………我………”

嚣张的气焰,被仲孙伯的一句话,吓得不敢出气,这个反字,在高氏面前,可要了他们的命。

“元叔公,我们何不上府衙去,看看官府,会让谁来管嫡子嫡女都长大成人的广阳郡公府?”

“这………”

元氏宗室,除了几个受当今皇帝宠信的人外,恐怕没有人喜欢和高氏王朝打交道。

那高洋,一登上帝位,就把元氏宗室的爵位统统降爵一等,他本来就看你元氏不顺眼,你和要去打扰人家?官府衙门都是他高家的。

“这个,仲孙管事,我们也是来看看受伤的二女郎。”

“多谢了,人也看了,就不送了。”

一众觊觎广阳郡公府的人,在仲孙伯不送的声音中,灰溜溜的离开。

郑楚儿和元一仪,俩人扶着仲孙伯回房休息。

“仲孙伯,您且歇息着,府中的事,有我们呢。”

仲孙伯望着郑楚儿离开的背影,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郑楚儿母亲当年的身影。

“今日的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不管是桃子还是翠柳,都要好好相处,知道了吗?”

元一仪说着,拉过桃子和翠柳的手,握在了一起。

“只有我们大家团结了,才没有人敢来打元府的主意。”

“婢子知道了。”翠柳认了错,对桃子歉意的一笑。

“婢子也有错。”桃子低头道。

元一丽一看势头,也认赶紧认错,可怜兮兮的说:

“一丽以后不敢乱说话了。”

“嗯,晚了,都回吧。”

这一夜,郑楚儿睡得很不踏实。

郑楚儿总感觉到有双眼睛,像饿狼一样在暗中盯着她。

(南北朝时期,没有叫哥哥,大哥,二哥的称呼,一般称为兄长、阿兄,二兄、三兄,但为了读者的阅读习惯,本书一律以大哥,二哥,三哥为称呼,望懂得历史知识的读者见谅。)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望兰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