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在个把星期前,凌姿的爸爸凌旭,在暖玉酒吧,为了一个女人豪掷千金的事情,刚传向凌姿哪里。后来还在学校的凌姿心烦意乱,她那时就有一种很好的预感,爸爸这件事,可能会会被打破她现在的所有的波澜不惊。后来在内心烦燥的时候,凌姿就翻家里的那些旧书,翻着翻当时还在学校的凌姿心烦意乱,她那时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爸爸这件事,可能会打破她现在所有的平静。。...

也是在个把星期前,凌姿的爸爸凌旭,在暖玉酒吧,为了一个女人豪掷千金的事情,刚刚传到凌姿哪里。

当时还在学校的凌姿心烦意乱,她那时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爸爸这件事,可能会打破她现在所有的平静。

当时在内心烦乱的时候,凌姿就翻家里的那些旧书,翻着翻着,就把外婆留给她的那张符纸给找了出来。

结果,不触摸不知道,一触摸,内心焦虑的凌姿,当时身体里有一种呼应,她对这张黄符,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共情。

14岁的凌姿,镇静的看着书业中夹着的黄色符纸,这不是她第一次领略这张黄符带给她的神奇共鸣了。

这几天的时间,凌姿一有空就会摸摸这张黄符,在最初的震惊与惊讶,胆怯与犹豫过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得到了一件很神奇的东西。

光线暗沉的卧室里,凌姿偏头看了看卧室紧闭的门口,外面的5个男人正在她的家里肆无忌惮的说着话儿。

多么令人厌恶!

除非凌姿现在可以跳楼跑掉,否则要脱身是很难的。

床边坐着的凌姿,垂目想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抬手,将眼前夹在书页中的黄符用双指夹起来。

符纸的触感,跟普通的纸张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于还有些质量比较轻薄之感。

凌姿莫名的,在夹起这张符纸的那一刻,眉心突然跳动的厉害,仿佛在依循一种血液的召唤,她将这张符纸双指夹着,放在了自己跳动的眉心处。

双指中夹着的黄符,立即化为一道红黄相间的轻烟,飞入了凌姿的眉心之中。

她的脑子里,突然多了一张符咒......那是一种很神奇的,看起来又苍茫又古老的物件,符咒还是黑色的,上面有着血红色的几个古体字。

还感觉,有点儿苍茫的气息。

凌姿浑身莫名的打了个冷颤,现在也来不及分析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了。

她只动动念头,内心对于此刻的困境产生了一种迫切的心情,她不管脑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她现在只想尽快解决外面的5个人,好东西坏东西,只要能让她脱身就行!

而且最好还是能把这凌家的几个人放倒,毕竟逃跑只是暂时的,她跑了,凌家的人还是会来找她,会用尽一切手段,迫使她就范。

她想要一劳永逸。

或许是凌姿的心情太过于迫切,脑子里,记忆宛若突然被打开了一般,无数张符咒的虚影,在这张黑色的符咒背后晃动着。

最后,凌姿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出了一张符,那符从黑色的符纸背后,缓缓的透了过来。

于是那张黑色的符咒上,血红色的字体开始产生了变化,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凌姿自己就领会了,这是一张可以眩晕他人的符咒。

就是,可以把除了凌姿之外的,她身距5米范围内的所有人眩晕。

至于怎么从脑子里得到这张符,很简单,依葫芦画瓢,找张纸和笔,按照刚才那血红色的符咒运行轨迹,画出来!

这时候,门外的二姐夫开始觉得时间太久了,他坐在凌姿家的沙发上,舒适的拍着沙发扶手,有些抱怨道:

“怎么搞的?怎么进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不就是取个钱吗?”

比较具有社会经验的大舅起身来,说道:

“不会是跑了吧?”

说着,他就走到凌姿的卧室门口,用力的敲了几下门,喊道:

“凌姿,你不要耍花样了凌姿,这里是5楼,你是跑不了的,凌姿你出来,没有钱我们也好商量,你去酒吧上几年班,你爸爸的帐不就还清了吗?”

卧室里,凌姿飞快的找了一张白色的纸,一支黑色的水笔,在纸上按照脑子里的那张符,画了一张山寨版的眩晕符。

感觉没有效力,她又找出剪刀来,把那张画了黑色水笔印的长方形纸,裁剪成了细条状的纸符样式。

这样依葫芦画瓢的一顿乱搞,符一成形,凌姿就感觉到了,虽然她弄出来的这张符是个不入流的山寨版,但好歹也有眩晕的效力的。

就在安旭的大舅不停的拍门,要把凌姿家的那扇用了几十年的木门给拍散架之际,

凌姿急忙将那符纸拿了起来,左右看了一眼,那符纸的背面水笔印力透纸背......脑子的记忆里,还有这张眩晕符操作步骤。

也就是使用这张符咒的奇怪手势。

凌姿简单的看了一下操作步骤,疾步走到卧室门边。

她双指夹着符纸,放在眉心前,对着不断震颤的木门,另一只手也是双指并拢,缓慢的,不太熟练的,在空中划了几下,夹着符纸的手指,往面前的木门用力一点。

那双指间的符纸立即化为袅袅青烟。

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神奇的景致,凌姿只觉得周身的景物没什么变化,她却仿佛经历了一场献血般,门外“咚咚咚”几声倒地,她五米范围内的所有生命体,都被眩晕了。

而她自己也腿软脚软的,浑身发颤的跌倒在了地上。

她并不是被自己的眩晕符给眩晕的,而是突然有种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的,浑身无力的感觉。

好神奇......凌姿缓了口气,忍住突如其来的虚软,起身来打开房门,站在了自己家的客厅里,头晕脑胀的看着客厅里被眩晕了的五个大男人。

心中顿时一阵的狂喜,哈哈哈哈,她成功了,太棒了。

已经逃掉了。

凌姿疲惫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揉了揉自己好想睡觉的额头,长长的松了口气。

然而,还不等她将这一口气松到底,书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电子产品在废弃坑里并不值什么钱,每个月只需要缴纳一点点的流量费,就能拥有一个手机。

这里最贵的就是物资,各种可以吃的物资,排在所有的生活用品的最前面。

充满了疲惫的凌姿蹙眉,扭头往书包里看,条件反射的从自己的书包里找出了自己的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她奶奶白爱云打来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废柴从今天开始反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