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姿冷冷一笑一声,从车子里下去,带着几个男人横穿过一盏一盏老旧的路灯,往自己的住处去。外婆的这房子,装潢很老了,是外婆几十年前买的。但是小区的年纪也很大,坐落于能量石渣废旧坑的最底层,位置好,但幸好这小区的左左右右都是凌姿外婆的熟人。所以在能量石外婆的这房子,装潢很老了,是外婆几十年前买的。。...

凌姿冷笑一声,从车子里下来,带着几个男人穿过一盏一盏老旧的路灯,往自己的住处去。

外婆的这房子,装潢很老了,是外婆几十年前买的。

虽然小区的年纪也很大,位于能量石渣废弃坑的最底层,位置不好,但好在这小区的左左右右都是凌姿外婆的熟人。

因为在能量石坑的最底层,所以房子的面积也大,可贵的是,能源供应稳定,价格也便宜。

而凌家的大房子?并不是白住的,那靠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凌家女人,在酒吧一条街一年又一年的辛勤工作,所造起来的房子。

如果凌姿不跟着外婆住,早在来月经的那一天,就被凌家的男人们,送去酒吧一条街了。

一直到凌姿被看押着,进了外婆留给她的房子,她才是回头,对跟着进来的那5个男人说道:

“你们等等,我去取钱。”

大姐夫充满了狐疑的看着凌姿,问她道:

“从你的学校,把你抓回来的时候,这一路上,你不是都在说没钱?现在肯这么顺利的把钱拿出来?”

他就觉得凌姿现在这态度,和之前在凌家,也就是凌姿奶奶家,那副非死不从的态度比起来,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一般。

凌姿的大姐夫,很担心凌姿在搞什么把戏。

只见凌姿的唇角嚼着一朵冷笑,说道: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那到底是要我给,还是不给呢?”

她的语气很不好,看着大姐夫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个垃圾一般,成功的把大姐夫的火气给挑动了起来。

一身魁梧的男人刚要大骂凌姿几句不懂尊重长辈,一旁早已经在凌姿家客厅沙发里,坐了下来的大舅舅,伸手拉了一把大姐夫。

这种时候,把凌姿的钱逼出来最重要,别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先忍一忍。

免得到时候凌姿反悔了,又不拿钱出来了。

而且,凌姿怎么可能没钱?

本来嘛,凌姿的外婆可是暖香酒吧里风靡了几十年的超级大红牌,而凌姿的外婆也就生了凌姿妈一个女儿。

凌姿外婆所有的钱,都留给了凌姿的妈妈周若水,所以在周若水还在世时,她们母女在凌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悲剧始于凌姿的奶奶,周若水跟凌旭的感情,起初其实也挺好,周若水嫁给凌旭之后的头几年,还是过了几年幸福开心的日子的。

但他们也只生了凌姿这一个女儿。

因为周若水有个在暖香酒吧当红炸子鸡母亲,周若水本来长得就不差,暖玉、玫瑰酒吧,都跟凌姿的奶奶白爱云说了好多次,想让周若水出来开张......

过程比较残酷,反正婆媳斗争到后来的结果,就是周若水自己选择跳楼死了。

那时候,周若水被凌家人逼死,凌姿外婆利用自己在酒吧一条街的人脉,直接切断了周若水的所有账户资金,年纪很小的凌姿被外婆接了回来自己养,凌姿也在外婆的庇护下,安安全全的长到了14岁。

而凌姿大伯家的那三个姐姐,就没有凌姿那么好运了,他们在月经来了的第一天,就被凌姿的奶奶白爱云,带去暖玉酒吧赚钱。

就是因为凌姿的外婆有钱,可以为女儿和外孙女提供温饱,不用她们母女如她一般,为了一点物资,就被迫去酒吧开张。

所以凌家人谁都不信,凌姿的外婆死了,会不给凌姿留钱。

那可是上上一代,风靡酒吧一条街的当红炸子鸡,怎么可能没有为自己的后代,攒下一点钱来?

但不管凌家人信不信,凌姿是真没钱,一直到去年,凌姿的外婆去世了,但她只给凌姿留了一套房子和一张奇奇怪怪的黄纸符,钱在哪里,凌姿真没看到。

其实凌家人逼死了周若水,凌姿本来就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算起来的话,凌姿又不是凌家养大的,她和凌家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这辈子是打死都不想跟凌家再扯上半点干系的,她爸爸凌旭的帐,怎么都不应该由她来还。

但这次也是她疏忽大意了,刚出校门,就被凌家人给软绑架回了凌家,轮番儿的威逼利诱了她二十几个小时,把她软磨硬泡得没有办法了。

在凌家人即将对凌姿用上暴力手段的时候,凌姿不得不答应了凌家人,拿钱出来给凌旭还债,但她身上没有,钱都在外婆家。

因而,在这种关头下,只要凌姿肯拿钱出来,大家都省事了,不然,凌旭的帐一爆发,他被人砍,他们身为凌旭的近亲,平时都以凌家人自居,每一个小家都会受到牵连。

严重点,他们自己也会被人砍的。

大姐夫读懂了大舅舅的暗示,憋着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其余小舅舅三姐夫二姐夫,则是在凌姿的房子里左看看右看看,把这里当成他们自己家那么随便。

其实别看这个破旧的老小区外面臭,这房子里头的气味倒还是可以,门窗一紧闭,倒也没有那么臭了,反而因为房间里不知道放了什么香料,还有种让人精心凝神的清香气味。

看着凌家这五个男人,把这里当成他们自己家那么随便,凌姿心里头同样憋着气,她冷冷了看了几个人一眼,转身走入了自己的卧室。

年代感很浓郁却透着一股大气的装潢中,凌姿将卧室门关上,阻隔了外头五只蛀虫的窥探,她将身子靠在门上,闭上眼睛平复了一番心情,然后走到书桌边,拉开了老书桌的抽屉。

卧室里,凌姿将抽屉里的书,一本一本的拿出来,新的,旧的,叠成一小堆放在桌面上,然后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那本小说。

小说的书皮早就已经掉了,书只有半册,凌姿拿着那半册书,坐在了床边翻了翻,翻到了一张书里夹着的一张黄符。

这张黄符看起来年代已经相当的久远,难能可贵的是,符纸上的红色符印,却鲜红似血。

而这张符纸,就是凌姿的外婆,临死之前留给凌姿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废柴从今天开始反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