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看得见,摸不着

捧着红烧牛肉配搭和健康沙拉,我味同嚼蜡。这在我二十七年的人生中但是从来不也没过的,所以我对美食有着极端化的爱好,都属于看见非常好吃的就走不动路的类型,要也不是我自小到大多也没停歇过武术锻炼,绝不可能会能保持身材纤瘦。实际上我老娘看我吃东西的时候,总说产生怀疑自己生这在我二十九年的人生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因为我对美食有着极端的爱好,属于看到好吃的就走不动路的类型,要不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间断过武术锻炼,绝不可能保持身材苗条。。...

涩女日记

推荐指数:10分

《涩女日记》在线阅读

捧着红烧牛肉搭配健康沙拉,我味同嚼蜡。

这在我二十九年的人生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因为我对美食有着极端的爱好,属于看到好吃的就走不动路的类型,要不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间断过武术锻炼,绝不可能保持身材苗条。

其实我老娘看我吃东西的时候,总说怀疑自己生了一只猪,虽然人生出猪听来比较稀奇,像是Discovrey频道播放的秘闻异事,但她居然还埋怨我说,生了猪还可以杀了吃肉,养了我就只有操心。

可我现在这是什么状态?相思?不会吧!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在屏幕上见了一个男人就一见钟情到茶饭不思的地步。没错,他正是我梦中情人的类型,但这太小白了!

“小新姐,你这是怎么了?不是真和男人滚床单了吧?”正发呆,小珊这丫头怀疑的问我。

“死开!”我连忙吞掉嘴里的一块牛肉,“小小年纪这么色,天天惦记滚床单!珍珠发夹呢?拿来给我!”

小珊嬉皮笑脸的跑去拿礼物,看着她年轻苗条的身姿和那一把乌光水滑的长发,我无奈又羡慕的叹了口气。这时,那种有节奏的狗叫声又响起了,引的一只被寄养在诊所一天的小狗好奇的跑过来嗅嗅。我指挥它乖乖趴下,看了一眼屏幕,然后按下接听键。

“大主管,关心孤残儿童来了?”我笑。

电话那端的,是我身边的怪异男女中唯一正常的人类,名叫江荣,但我们都叫她UU。她是个娇小玲珑的美女,大多数人以为她顶多二十三,实际上她是我的“发小儿”,已经是一个五岁男孩的妈妈,因为是娃娃脸,皮肤又特别细嫩,所以经常让人误会。她是幸福婚姻的代表人物,目前在CES公司任人事总管。

“生日之夜如何,小新?”她的声音里含着笑。

就猜她也知道,还有月月,贝贝,老白,一个不少,全是阴谋陷害我的人。而且我最怕他们含着笑意叫我“小新”,那会让我想起那个才五岁就猥琐得不得了的、粗眉毛、大饼脸的日本小孩。

“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哼!”

“好吧好吧,我们是坏人,但好人情况如何?”UU的个性是精明能干中带着温柔女人味的那种。

“那个好人差点被我打死,可惜我没车子,不方便抛尸荒野。哼。”

电话那端不知道是笑还是叹了口气,“我和月月就说一定不行,可兔妈和老白他们硬说野蛮女友也有春天。不过算了,还是随缘吧,有些事强求不来的。”

“你打电话就是来关心我身体成熟情况的?”我还在赌气。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UU笑道,“上星期我们去你家聚会,我好像把一张碟落在你家了。当时月月非要看,可是才拿出来,你就嚷嚷着开饭,然后我大概忘记拿回了。今天我们副总问我要,我才想起来。你现在帮我回家找找,待会儿我让公司司机来拿。”

本来我是一摊烂泥状塌在椅子上的,听到UU的话立即全身石化,心突如其来的揪成一团。

“什么碟?”我莫名其妙的紧张。

“就是一张银色的,背面印了――几个抽象化的字母。”UU艰难的描述。

“我是问什么内容?”

“就是我们公司大厦建成的剪彩仪式呀。你问这个干什么,不是A片,否则老白早就Q走了。”

“我昨天晚上无意中看了一下。”我口干舌燥,心里呯呯乱跳,似乎我的梦中情人正向我走来似的,“剪彩的人中有一个瘦高个,戴着无框眼镜,很斯文的男人――是谁?从哪里请的明星?”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用力回忆,直到我等得连气也喘不过来,UU才很不确定的说,“听你说的样子――大概是我们的副总裁林泽秀。公司有时候做产品广告,他确实是亲自当过模特,你说他是明星也没有错。不过我没看到你说的人具体样子,不敢保证就是他。”

我天旋地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满当当的挺热,可是又一下子变得冰凉,冷热交替,心脏好像打摆子一样发抖,禁不起任何触碰。

可这时候,UU突然怀疑的问我,“小新,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到――好奇。”我心虚的说,“我一直以为有钱人全长成奇怪的样子,没想到又有钱又靓仔的人也存在。”

不知道这话UU信不信,反正她还没回答,我的诊所就闯进一女土匪,而且进门就大声嚷嚷,“原来你看上了碟里的男人,我记得,那是上星期聚会UU带来的碟,快找她打听那男人姓甚名谁,家住哪里,有无婚配,收入有多少,房子多大,开什么车,生理上有无问题。你要知道夫妻生活和谐与否很重要,如果他那话儿太小,像一只口红似的,你很难‘性’福。”

“兔妈!”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叫,有我,有拿礼物回来的小珊,还有电话那端的UU。她叫得那么大声,估计诊所外有人路过,也会听到的。

“把电话给兔妈,我有话和她说。”UU极度好奇加焦急。

“兔妈兔妈,小新姐姐有看中的男人了?唉,真不容易,我还以为她在处女生涯中变态了,只爱漫画中的人物。”小珊的八卦之魂疯狂燃烧。

我则完全进入了植物人状态,脑子里全明白,可是肢体却僵在一边,感觉最深的秘密都给人挖了出来。

那梦中情人的影子是我在心底珍藏多年的,我无比珍惜。曾经以为永远不会遇到,想做为梦想把它埋葬,毕竟人家说成熟是梦想的结束,是生活的开始。

我二十九了,不可能不成熟。可没想到他却出现了,只是如此遥不可及。这还不如没出现过呢?看得到、摸不着,这不是馋人嘛!

而就在我发愣的当,兔妈从电话里传出的、很大的声音上判断出是UU来电,所以走过来,一把夺过电话,“UU,你下班后我们聚一聚,商量点事情。真是苍天有眼,于湖新看上某个男人了!看来我家贝贝判断的没错,她不是同性恋或者性冷淡,只是太理想化,接受不了现实。”

接下来一片混乱,兔妈和UU相谈甚欢,不过我的耳朵自觉回避了她们说的词义,而小珊对我审问,我也没有反应。

最后兔妈一脸坚定的放下电话,对我一拍胸脯,“小新别怕,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兔妈看中的男人,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魔掌。”

这是我的梦中情人好不好?我悲哀的想,随即想起了一件事,惊问,“是谁告诉你的?”

“西林呗。”

昨晚真该杀了他,原来我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脱他的漂亮眼睛,看来他真是从小偷转行做牛郎的呀!

……………………………………………………

……………………………………………………

………………六六有话要说……………………

今天三更,下午五点左右,晚上八点左右各一章,敬请关注。

另外,推荐票请扔到这本书上。六六拜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涩女日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