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惬意秋日

从那天就,田妈妈放佛对雨竹更不上心了,像她这种无婚无育的妇人实际上最是冷冷清清,但一但有了感情寄托希望能,便会比通常的人忠心,这也是崔氏的打算,希望能田妈妈做雨竹今后的陪房妈妈,当然这些能活着熬到出宫的宫人定对各种内宅隐私知之甚详,又无亲属子女,不容易被田妈妈果然不愧是宫里出来的,在养颜方面简直是骨灰级高手,又给了雨竹两种膏子,药材都是崔氏默认从库房取的,没经过任何其他人的手,从取药到捣药到制成药膏,全是田妈妈一手打理。。...

青竹梦

推荐指数:10分

《青竹梦》在线阅读

从那天开始,田妈妈仿佛对雨竹更上心了,像她这种无婚无育的妇人其实最是冷清,但一旦有了感情寄托,便会比一般的人忠心,这也是崔氏的打算,希望田妈妈做雨竹将来的陪房妈妈,毕竟这些能活着熬到出宫的宫人定对各种内宅隐私知之甚详,又无亲属子女,不容易被收买胁迫,有她看顾,雨竹做媳妇后的日子就会好过的多。这种情况是崔氏愿意见到的,又赏了田妈妈不少东西。

田妈妈果然不愧是宫里出来的,在养颜方面简直是骨灰级高手,又给了雨竹两种膏子,药材都是崔氏默认从库房取的,没经过任何其他人的手,从取药到捣药到制成药膏,全是田妈妈一手打理。

见雨竹抱着药膏一脸激动(宫廷秘制养颜圣品啊)的样子,田妈妈也很高兴,靠近雨竹耳边道:“小姐,这两种药膏的配方您要好好记得,白色的叫玉容膏是用甘松、山奈、香薷、白芨、白芷、防风、蒿本、白僵虫、白附子、天花粉、零陵香、绿豆粉一起捣成细末,是沐浴后用来擦身的,若能用美玉摩擦更妙。这红色的叫做朱颜脂,是用黄柏皮、木瓜根,研末后加枣仁一起捣成泥浆,每天起身净面后敷在脸上。小姐现在年岁还轻,肤色也好,不要太多,两种膏子都是不伤身的,只是好上加好,锦上添花罢了,现在常常用着,日后有了年纪也不显。”

雨竹很感谢田妈妈,看着她傻傻的笑,像个满足的小猪,恬着脸连连保证不会外传。

没多久,崔氏就满怀心事的告知雨竹,林远之的回京事宜已经定下来了,京城里相关的缺也有了头绪。五个月后,一家人就都要进京了。

“母亲,这么担心莫不是怕进京了便吃不成玉竹拌响螺肉了?”见到崔氏一副不高兴的模样,雨竹忙忙取笑道。

崔氏果然被逗笑了,道:“真真是我的傻丫头,句句不离吃食,也不怕叫人笑话。”

“才不会呢,哪里有别人。”雨竹也不介意崔氏的打趣,只要母亲高兴就好。况且自己确实无比舍不得那道玉竹拌响螺肉,想想就要流口水,她为偷师曾见王婶子做过。

先把响螺肉挑出,在沸水中焯透,并用凉开水冲冷后沥干水分。玉竹、白参,切成薄片,王妈妈的人不咋地,但那手刀工真不是盖的,均匀美观,加冰糖和适量的水,上笼蒸,至软、透并待凉后,与响螺肉拌和,塞入螺壳中,灌些特制辣酱一起煮,吃的时候将其取出切片蘸酱吃,那鲜美嫩滑的滋味好吃的能把舌头吞下去。

不仅雨竹爱极,崔氏也很喜欢,因为这道菜养阴生津,泽肤润肌。玉竹,和胃养阴;白参,益气滋阴,生津泽肤;响螺肉还有嫩肤作用。

响螺是一种海货,在交通靠马的年代,只有住在靠海的地方才能享用到,在登州倒是不难寻,新鲜的只是价格高昂些,故而能长吃到,到了京城,只怕只能吃干货了,明显味道和功效都打了不止一个折扣。

这么多年,拜登州的响螺、九孔鲍、鲛鱼、鳆鱼、明目鱼、镜面鱼、海耳、红蛤、珠菜、海红、江白菜、坛紫菜所赐,雨竹一家不仅吃到很多京中少见的鲜美的海菜,更是一个个的被养的脸色红润,皮肤细腻,头发乌黑莹润,身子倒比来时强健了许多。

看雨竹老爹林远之,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却还是风度翩翩,身姿挺拔,崔氏也是恍若二十多岁的模样,脸上一丝细纹都无,更不要说两个出色英伟的哥哥早已是远近闻名的美少年了。

雨竹的效果尤其明显,毕竟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几年的滋润生活为她身体打下了非常好的底子。

小人儿像玉娃娃一样,肤色晶莹剔透,却又泛着健康可爱的微微粉红,还未脱去婴儿肥的脸蛋白嫩细腻的能把人的手指吸住,天赋异禀的修长睫毛下是一双清澈的像覆了层水膜的溜圆大眼,顽皮时眼睛骨碌碌转动,仿佛有点点碎光在缓缓荡漾,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已显出母亲丹凤眼的特征。

上辈子面容只算清秀的雨竹照着镜子十分得瑟,想起那《诗经·卫风·硕人》里的那句著名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说不准这辈子还能长成那样的美女呢。

绫罗绸缎下裹着的小身子圆滚滚的,但又因为骨架纤细,所以虽多肉却不显得胖,抱着香香软软,舍不得放下。崔氏前时的一大乐趣便是抱着女儿喂食,看着她小巧粉嫩的小嘴蠕动着消灭食物,实在是赏心悦目的享受。不像雨兰,只比雨竹大了两岁,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自己那个没见识亲娘的影响,吃个饭像吃药的,这个怕油腻,那个嫌费劲,硬生生瘦成个竹竿,自己还高兴的很,整天作个娇娇怯怯的样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弱柳扶风的。崔氏眼里看着却不说破,由得她们母子折腾,须不知,女儿家的身子最是金贵,发育的时候不好好滋补,将来子嗣受妨碍是肯定的,说不定寿数也要受影响呢。不怪崔氏如此厌恶孙姨娘母子,那孙姨娘本是崔氏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趁林远之醉酒爬床成功,在崔氏眼皮底下居然得过一段时间的宠,还生下一个女儿,后来又处处抢雨竹风头,要不是要留着这么个蠢货占着妾室的名头,防止京中说嘴塞人,她早就收拾了她们,还容得孙姨娘和雨兰来添堵。

被雨竹这么一打岔,崔氏也从那个牛角尖中退出来,先前想不开只是怕麻烦,不舍得现在这样悠闲的日子,但一想丈夫的仕途可不能陷在这个小地方,儿女的前程也要回到京城再好好筹谋,她又本就是个精明爽利的性子,便精力充沛的打理起家务,为回京做准备了。

雨竹颇觉得崔氏转变过快,还有五个月啊,就收拾行李了?崔氏却根本不理她,整天风风火火忙的高兴,恨不得立时回京大战一场。反而觉得自家小闺女不会理家,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教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青竹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