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武比周青大五岁,但依旧喊周青青姐。原因无二。小时候成武被欺负周瑶,被周青结结实实揍了一顿,揍服了。不仅仅成武喊周青青姐,村里好些孩子都喊周青姐。成武家每日往县城里送菜,去年原主及笄后,想去县城看一看有也没什么挣钱的营生,就经常跟随成武进县城原因无二。。...

成武比周青大两岁,但依旧喊周青青姐。

原因无二。

小时候成武欺负周瑶,被周青结结实实揍了一顿,揍服了。

不光成武喊周青青姐,村里好些孩子都喊周青姐。

成武家每天往县城里送菜,今年原主及笄之后,想要去县城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营生,就时常跟着成武进县城。

这也就是为什么周青刚穿越来,孙氏就吼她不要成天往外跑的原因。

“青姐,怀山叔的腿咋说了?”赶着骡车,成武担心的问道。

周青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靠在背后菜筐上,“没事,不过得养个十来天。”

“伤筋动骨一百天,青姐,你可得劝着点怀山叔,别经不住奶奶念叨就早早下地,到时候瘸了腿还是你们二房受可怜。”

阳光洒在周青脸上,她的肌肤像是蜜一样。

成武想说,就算是怀山叔真瘸了,他也愿意和她一起养怀山叔。

可嘴角动了动,没敢说。

他怕说了,朋友也做不成了。

对于小伙伴的关心,周青嗯了一声。

“一会儿进城,你把我放城门口那家笔墨斋就行。”

成武一脸疑惑,“笔墨斋?你要买?”

“嗯,我要让我爹读书去。”

成武......

“怀山叔?读书?”那表情不亚于让雷劈了。

周青呸的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这事,还得求你帮忙,我奶要是问起来,你就说这笔墨纸砚的钱,是你借我的,行不?”

“行当然行,青姐你让我干啥都行,可,好好地,怀山叔咋就要去读书了?你家爷奶能同意?”

周青盯着远处的路,“同不同意,我爹都要去。”

“那怀山叔读书,得要多少钱?青姐,我这里有......”

周青立刻打住他的话,“我爹读书,哪能用你的钱。”

成武......

你嫁给我,就能用了。

这话在心里打了个转,成武依旧没敢说。

赶着车,两人说着话,马车辘辘,直奔县城。

到了城门口,周青跳下车,成武笑道:“青姐,我送了菜来接你。”

笔墨斋紧邻着城门口,位置偏僻,价格也比别处低很多。

周青实在想不通,一个笔墨铺子,为什么要开在这种地方。

“强哥,你真的打算娶庆阳村周家的周青?”

周青正要进铺子,耳朵里钻进这么一句话,惊得周青转头朝声源方看去。

笔墨斋旁边是个茶水铺子。

两个年轻人正坐在一角处喝茶说话,桌上堆了不少东西。

“骗你做什么。”王强晃着二郎腿得意的道:“我娘说了,三五天就去提亲。”

“周家同意了?”

“周青她爹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这事儿周家大房说了算,也就等于我家说了算。”

“周青长得倒是好看,可性子实在算不上好。”

“去了我家,不听话打断她的腿!”王强嚣张的笑。

“强哥就是牛!”同伴竖了个大拇指,“好容易进城一趟,去红袖坊坐坐?”

“走着!”

王强提溜着东西起身,嘴里哼着小调。

周青抱臂站在王强身后,“王强。”

听到有人唤,王强回头,一眼看到周青,惊得王强刚起了一半的身扑通一屁股又坐回去。

“你......你咋在这里?”

“我警告你,不许去我家提亲!”周青沉着脸瞪着王强,开门见山。

王强......

缓出一口气,哼了一声,“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可说了不算。”

周青也不和他废话,捞起茶水铺立在外面的扫把,朝王强劈头盖脸抽去。

感谢原主是个混不吝!

说打王八蛋,就打王八蛋。

爽!

王强怎么也没想到周青突然动手,惊得下意识就躲,结果脚绊在板凳腿上,砰的一声人跌在地上。

周青扬着扫把噼里啪啦的打,就跟打谷子似的。

王强的小伙伴眼见王强挨打,吓得立刻撤后。

擦!

泼妇!

王强被扫把抽中,疼的扯着嗓子地上打滚,“你疯了,敢打我,住手!”

“你要敢去我家提亲,我见你一次抽你一次!”

周青手里的扫把雨点子似的往王强身上招呼。

王强哪能抗住这份疼,嚎了几声开始求饶,“别打了,别打了。”

打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周青住手了,“去不去了?”

王强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咬牙道:“不去了。”

“滚!”

扫把放回原处,周青拍拍手看着王强离开。

周围吃瓜群众......

头一回见女方用这种方式拒婚啊!

刚!

笔墨斋门口,一个穿着玄色衣袍的男子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着周青。

周青拍了拍身上的灰,朝笔墨斋走去。

“姑娘,又见面了。”

周青抬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好看但穿得有点老的小伙子正在朝她笑。

周青......

认识?

脑子迟疑了一瞬,猛地想起来了。

散财小伙!

“是你呀,伤好了吗?”周青笑着看了他腿一眼。

男子嘴角微扬,带着淡笑,“多谢姑娘昨日帮忙,已经无大碍了,姑娘这是来买东西?”

周青点了下头,进了笔墨斋。

“你也买东西?”

男子摇头,“这是我家的店。”

周青......

“你家的店啊~~~”她觉得自己说话的声调都变了。

那便宜点呗!

瞧着周青,男子忍俊不禁道:“忘记自我介绍了,在下姓沈,单名一个励,鼓励的励。”

周青龇牙嘿嘿嘿。

沈励笑意颇暖,“姑娘买什么?”

周青扫了一圈铺子,龇牙笑道:“笔墨纸砚。”

说着,周青掏出自己那块银子,一点没有不好意思,“诺,就是用你给我的银子买,你看能值什么货,就给我拿什么货吧,纸要多点,墨一般就行。”

你好意思给我太差的吗?

沈励看了一眼银子,没收,只笑着转身进了柜台后面。

柜台那里立着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大爷,沈励和他低言几句,大爷转头拿了砚台和笔,又抱了一厚叠纸。

“这些够吗?”沈励笑着看周青。

周青......

就算她不懂行情,也知道那笔和砚台是好货色。

“够是够,我觉得,我的钱不够。”

“不要你的钱。”

“无功不受禄啊!”

“就当是在下报答姑娘救命之恩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