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大清早起的吃鸡你这么兴奋啊!你们吃你们吃,我了吃完了,我先回去了。”她爹那份,她也早就送屋里去了。说着,20-300孙氏反应时,周青笑嘻嘻麻溜撤了。前天了明摆态度了,如非刚需,她是不想和周家人拌嘴的。当然不高兴使人身体衰老,贫困使人难以保养。“你她爹那份,她也早早就送屋里去了。。...

“奶,大早起的吃鸡你这么激动啊!你们吃你们吃,我已经吃完了,我先出去了。”

她爹那份,她也早早就送屋里去了。

说完,不等孙氏反应,周青笑嘻嘻麻溜撤了。

昨天已经摆明态度了,如非刚需,她是不想和周家人吵嘴的。

毕竟生气使人衰老,贫穷使人无法保养。

“你又往哪跑,不许出去野,一会儿和你三叔下地去!”

孙氏气的跳脚吼,眼看周青都要跑出院门口了,她都顾不上骂吃鸡的事儿。

站在院门口,周青远远笑道:“我去县城给我爹买笔墨纸砚啊!奶你放心吧,早起我和成武借了银子!”

说完,周青转头跑了。

孙氏......

大早起的迎来三连暴击!

“这小王八蛋是成心不想让我活了啊!”一拍大腿,孙氏嚎啕大骂起来,“老周家这是倒了哪辈子血霉,让我要遭受这种磨难啊,儿孙不孝,儿孙不孝啊!”

周老爷子上完茅房回来就看到这一幕。

黑着脸道:“大早起的又怎么了这是?”

孙氏哭骂着将刚刚周青的话说了一遍,“她杀鸡做什么,还不如杀了我,我也不想活了啊!”

周老爷子听完,脸黑成碳。

然而肇事者已经跑了。

木已成舟,鸡已装盆。

一会儿......

笔墨纸砚也要买回来了!

周老爷子黑着脸转头朝周怀山屋里走去。

孙氏忙跟上,王氏眼珠转了转也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拉上周怀海。

赵氏朝周怀林看过去,“咱们去吗?”

周怀林摇头,“就娘那嗓门,不去也能听到。”

说着,周怀林从盆里捞了几块肉给周平,“你先吃。”

周平想说谢谢爹,一张嘴,口水全漏出来了。

......

周怀山躺在炕上,听到外面逼近过来的脚步声,深吸口气。

考验本侯功底的时候到了!

周老爷子一进门,就看到周怀山睁着一双大眼,盯着头顶房梁。

“醒着了?”黑着脸,周老爷子在炕上坐了。

周怀山没说话,眼睛依旧直勾勾盯着房梁,憨厚老实的脸上,是一种想死的绝望。

以前他斗蛐蛐斗败了的时候,经常用这个表情,拿捏得很准。

见周怀海不吭声,孙氏朝他脑袋拍了一下,“你爹和你说话呢,死丫头不孝,你也不孝?”

一想到盆里的鸡,一想到周青说和成武借了银子去买笔墨纸砚,孙氏就心口疼的上不来气。

啪一巴掌落在周怀山头上,疼的周怀山没跳起来。

人设,人设,人设。

重要的事情默念三遍。

周怀山依旧一脸死灰的盯着房梁,大有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心死如灰不动如钟的样子。

“山子,你到底想怎么样,爹和娘都来看你了,你倒是说说啊。”周怀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就由着青丫头这么闹,对她名声也不好啊。”

周怀山盯着房梁,神色不动,但是眼角开始流泪,哗哗的流。

那样子,任谁看都是受了极大委屈的。

周老爷子心里颤了一下。

到底是亲儿子。

“你怨爹?”

周怀山不说话,哭的更厉害了。

孙氏气的头大,“你哭个屁,大早起的你闺女把家里鸡杀了,现在还和成武借了银子去买笔墨纸砚,我还没被气死呢你哭什么!”

孙氏话音一落,周怀山嗷的一嗓子哭出声来,嚎啕大哭那种,一边哭一边抽气,鼻涕时不时吹出个泡来。

孙氏和周老爷子直接懵了。

老二从三岁懂事到现在,还从来没哭过。

这......

王氏原本想说几句,眼看人哭成这样,一时间也不好插嘴,只拽了周怀海一下。

周怀海叹着气,“山子,你有什么委屈,你说出来。”

周怀山嚎啕的声音更大了。

一家子人......

不管别人说什么,周怀山就是放声大哭,哭的惊天动地肝肠寸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死人了。

没办法,无法沟通,几个人只能出来了。

周老爷子黑着脸朝厨房走去。

周怀海跟在一边,叹着气道:“爹,我看山子这样子,怕是铁了心要读书了,要不然......”

孙氏呸的骂道:“读什么,家里没钱。”

王氏就道:“可青丫头和成武借了银子。”

一提银子,孙氏心口就疼。

“借了银子买笔墨纸砚,难不成成武还借银子让他读书!”

王氏张张嘴正要说话,但想起心里那件事,看了周怀海一眼,周怀海摇了摇头,王氏就闭嘴了。

老两口和大房黑着脸吃完一顿奢侈的早饭,孙氏一边吃一边骂。

从来没有吃鸡吃的这么心口疼过。

三房吃罢,一抹嘴下地去了。

扛着锄头走,赵氏朝周怀林道:“她爹,你说二哥哭啥?”

周怀林没回答赵氏的话,却道:“没准儿,这次咱们真能分家了。”

他是真的很想分家啊!

分了家就能给闺女攒嫁妆,就能供儿子读书。

可老两口和大房不同意,他和周怀山说了不算。

一听分家,赵氏眼睛亮了,“真的?”

周怀林笑了下,“八九不离十!”

这厢,三房两口子说着激动人心畅想未来的话。

那厢,王氏收拾了厨房,朝孙氏屋里走去。

“娘,有个事我和您说一声,我娘家侄儿想和咱家结亲呢,让我问问您的意思。”

孙氏让周怀山和周青气的头疼,坐在炕上没好气道:“你娘家那侄儿不是瘸子吗?”

王氏就赔笑道:“娘,人是瘸了点,可没有别的毛病,而且我哥嫂就这一个儿子,准备的礼钱也足。”

孙氏听到礼钱,面上的怒气略淡了淡,“多少?”

王氏就伸出手,伸开五指。

“别的礼数一概不少,另外再拿五两银子。”王氏叹了口气,“娘,就青丫头这脾气,若不是我娘家侄子看上她了,别人家怎么会愿意出这么好的礼。”

养闺女,不就为了出嫁的时候能多得些聘礼嘛。

孙氏缓了口气,“这事儿我和老二说说。”

“嗳!”王氏应了一声,“娘,二弟还不是什么都听您的,您要是应了,我一会儿就回娘家和我兄嫂说一声,他们好上门提亲。”

孙氏......

以前老二是什么都听她的。

可现在......

想到刚刚老二嚎哭那样子,孙氏心里又憋屈又没底。

这事儿,她得好好琢磨琢磨。

被惦记婚事的周青,正坐在大骡车上,跟着同村的成武进县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