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三更半夜,正挖坟,坟地里突然冒出一声羸弱的乱叫,吓得周青手一浑身哆嗦就把锄头扔了,差点儿没砸自己脚上。扭头看见了一个小伙子左手扶肩,左手扶墓碑,立在她一米之外。周青......男主?这登场有点儿套路啊。小伙子扶肩的手,手指缝里有血不断地的流出。转头看见一个小伙子一手扶肩,一手扶墓碑,立在她一米之外。。...

咣当!

三更半夜,正挖坟,坟地里突然冒出一声孱弱的叫唤,吓得周青手一哆嗦就把锄头扔了,差点没砸自己脚上。

转头看见一个小伙子一手扶肩,一手扶墓碑,立在她一米之外。

周青......

男主?

这出场有点套路啊。

小伙子扶肩的手,手指缝里有血不断的流出来。

周青扫了一眼他的血手,又认真看了一下他的脚下,松了半口气。

有影子!!!

“那个,我不会医术。”

男子......

“姑娘,我的腿受伤了,上不了马,能帮我一下吗?”

周青......

你的腿受伤了,所以你扶着墓碑捂着肩膀是什么意思?

皱了下眉,周青这才注意到,小伙子背后的确还有一匹马,马的脚下也有影子。

他们是怎么做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背后的?

“我扶你上去?”

小伙子点了下头,“有劳姑娘了,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大可不必,给钱就行。”

男子......

周青......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对!

摸了摸衣裳,摸出一块银子,男子歉然看向周青,“身上就只有这么多了。”

......

收了银子,周青麻溜的扶了小伙子上马,然后一脸幸福的捡起自己的锄头。

继续挖坟。

原主在坟边藏了一个小坛子,坛子里藏着原主自己偷摸攒的一吊钱。

......

等周青摸黑回家,才一进门,差点被屋内狼藉惊得叫出来。

家里仅有的家具乱七八糟横亘着,炕上铺盖四散,周怀山坐在板凳上大喘粗气,一身鸡毛。

“什么情况?”

周怀山朝周青挤眉弄眼一脸得意,“晚上饭没吃好吧?爹给你做叫花鸡吃。”

周青......

身份适应很快啊!

“你把院子里的鸡杀了?”

周怀山哼哼一声,“那饭是人吃的吗?以前,我家养的狗都比这吃的好!”

“那明天一早,家里人就发现鸡少了。”

周怀山嗐一声,“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咱们吃了的,死不认账不懂啊。”

周青目光落向周怀山身上的鸡毛。

周怀山顿时脸一垮,委屈道:“杀鸡好难啊,难于上青天,快来给爹摘毛。”

周青......

这话听得怎么那么别扭呢。

“你腿没事?”

“还有点疼,不过不影响吃鸡。”

周青到底没给周怀山摘毛,一屋子的鸡毛就够她收拾了。

等周青收拾完屋子,周怀山身上的鸡毛他自己也摘的差不多了。

周怀山将鸡毛全部塞到炕下的火灶里,还未熄灭的小火一燃到鸡毛,顿时旺了那么一下。

周青借着火苗,看到了一个泥蛋。

“那就是你的叫花鸡?”

周怀山得意的点头,“一会儿熟了吃,对了,你找到了吗?”

周青取出一块银子一串铜板,没提别的。

周怀山瞧见银子只有那么小一块,失望道:“这连一碗鲍鱼饭都不够啊。”

周青......

无语翻了个白眼,道:“这银子是用来给你买笔墨纸砚的。”

周怀山瞪大眼,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笔墨纸砚?我?我一纨绔,我要它干嘛啊,还不如给我买俩烧鸡呢!”

周青......

“那我给你买把锄头!”

周怀山脸一垮,“那还是笔墨纸砚吧,不过,闺女,我可提前和你说,我当真不会做文章。”

“不用你做文章。”

出门之前,周青让周怀山拿柴火棍在地上写过字,虽然写的不清晰,但周怀山的字还是写的不错的。

再怎么纨绔,也是一侯爷,小时候肯定是读过书的。

“等笔墨纸砚买回来,你就抄书挣钱吧。”

周怀山再次瞪大眼,一脸匪夷所思,“挣钱?我?闺女,你让我挣钱?”

这多大的笑话啊!

“你不赚钱怎么读书啊,不读书你人设就崩了。”周青没好气道。

周怀山顶着一张苦瓜脸,委屈的低声道,“我以为你养我。”

周青直接被他气笑了。

“我养你也得等我找到谋生的出路啊,目前咱们赚钱最快的就是你抄书,你先抄着,等我赚到钱了,就不用你了。”

周怀山唉声叹气,“那你快点。”

周青......

原本,她让周怀山抄书,当真也只是当做一个过渡的手段,毕竟抄书赚不到几个钱。

现在看来......

她得让周怀山多多的抄啊,不然他一定不会主动学习。

周怀山总觉得周青看他的目光有点不对,心里毛毛的,“闺女,你不会害我吧?咱俩虽不是亲生的,但胜似亲生啊!”

周青龇牙一笑,“想哪去了,你的叫花鸡熟了吗?”

周怀山一拍脑门,“差点忘了。”

从炕上下来,周怀山蹲在火灶前用火钳将里面的泥蛋掏出来。

“应该是熟了,闺女你等着,爹磕开这泥壳,鸡大腿鸡翅膀都是你的。”

说着话,周怀山举起火钳,朝着泥蛋敲了下去。

一火钳落下,泥蛋裂开一条缝。

周怀山丢开火钳用手去掰泥壳。

然后......

周青眼睁睁看着一只没毛的鸡从泥壳里挣扎着跳了出来。

周青......

场面太过刺激,周青直接笑倒在炕上,又不敢大声笑出来,憋笑憋的她肚子疼,来回打滚儿。

“你没杀直接拿泥裹了?”

周怀山......

没毛的鸡妄图逃命,周怀山唯恐它叫出声来,在鸡挣扎着跳出来的那一瞬,周怀山一个饿狼扑食,朝鸡扑上去,用自己的上衣将鸡死死捂住。

“我当时敲晕了它,见它不动,我以为它就死了,娘的,没想到毛都拔了,还活着!”

周青用被子捂着头,对着一只鸡笑出鹅叫。

周怀山捂着鸡,也不由的笑出来。

最终爷俩也没吃上叫花鸡,周青将鸡放到厨房去了,她打算明儿一早就炖了它。

嘱咐了周怀山几句,周青去周瑶那屋睡下。

周家大房一贯不做事。

周怀山和周怀林负责种地,赵氏和周瑶负责种菜,周青带着周平在家里负责一日三餐并养猪养鸡洗衣裳之类的。

翌日一早。

周青如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开始扫院子做饭。

孙氏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动静朝着周老爷子冷笑,“我说什么,老二就是装的,你还要请大夫,就不能开这个头,家里就这么点钱,远哥读书都不够,哪有闲钱。”

周老爷子叹了口气,“以后对老二老三好点。”

孙氏啐了一口,“我又不是后娘!”

说着话,天光大亮。

孙氏刚起,王氏就一头冲了进来。

“二房爷俩知错了吗?”

“娘,青丫头把鸡给炖了!”

孙氏一听,急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那鸡可是她留着下蛋的。

就算要炖,也要等周远回来炖了给周远吃。

“那小王八蛋!这是成心要气死我!”孙氏气的全身哆嗦,朝厨房冲了出去。

王氏紧紧跟在身后。

孙氏冲进厨房的时候,三房一家子已经坐定。

周平眼巴巴看着周青端出来的大盆,“姐,大早起的就吃鸡?我还不到生辰呢。”

周青把盆子搁在桌上,拍拍周平的头,“头上是不是有很多问号呀!”

“谁让你杀鸡的!”孙氏立在门口一声咆哮。

打断了屋里能够吃鸡的喜悦气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