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妤……小妤……”昏沉中,宋妤听到耳边传来舅妈叫自己的声音,苦笑的皱眉,看来是舅舅他们得到消息,来找她了。她又让他们失望了吧,这么多年,一次又一次,她总是让他们跟着操心。明...

“小妤……小妤……”

昏沉中,宋妤听到耳边传来舅妈叫自己的声音,苦笑的皱眉,看来是舅舅他们得到消息,来找她了。

她又让他们失望了吧,这么多年,一次又一次,她总是让他们跟着操心。

明明知道他们不同意,她还是要跟着狼心狗肺的渣爹郑华离开,结果却被卖给那奸商黄水生做二奶。

被强迫生下儿子,她不顾舅舅舅妈的反对,把儿子留下来自己抚养,却累的他们辛苦帮她带孩子,本来身体健康的舅妈因此累弯了腰,一身的病。

而她付出了所有心血,努力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环境,养大的儿子,却是刚从戒毒所出来,就带着人来家里抢钱,被她发现后,那些人对她动了刀子。

老两口本来已经该退休养老的年纪,现在还要处理她的烂摊子,面对这样血淋淋的画面。

想到自己过去18年来的过往,宋妤流下悔恨的泪水。

是她错了,从一开始,就应该听他们的话,就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她应该快死了吧。

一步错,步步错,她活该,死不足惜。

但她已经错了那么多次,这次又怎么可以再让舅舅舅妈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她得活下去,活着弥补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用她的余生去照顾舅舅舅妈,照顾他们终老。

她不能死!

宋妤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三角形的房顶,黑色的木横梁上吊着长长的电线,电线下面是个白炽灯泡,灯泡旁边还坠着细细的尼龙绳,是灯泡的开关。

她记得他们家老房子就是这样的结构,但随着拆迁,他们村里都住上了楼房,早就不见这样的房子了。

而且,她不是在家里休息的时候,被那些流氓闯进门捅刀子的吗,怎么会在这里醒来,这是哪儿?

“小妤你终于醒了!”

听到这声音,宋妤转过头来,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个女人。

约莫不到40岁的模样,大概是因为常年务农晒太阳,黑脸膛,大眼睛,瘦瘦小小的身上松垮的穿着一件不合身的黑色毛衣和黑裤子。

外面还穿着一件白色的麻布孝衣。

看到这人,宋妤睁大了眼睛,这是她的舅妈,确切的说,是年轻的舅妈,薛萍。

薛萍看到外甥女终于醒了,眼睛又红了,她略低了低头,把泪意压下去。

“舅妈知道,姥姥过世你伤心,但姥姥生前最心疼你了,你好好吃点东西,你舅舅已经在路上了,今天就能回来,然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送送你姥姥,让她入土为安……”

薛萍伸手把宋妤扶起来,抽个枕头垫在她腰上,让她靠着,然后从旁边端过来一碗粥,盛了一勺浓稠的白粥放在宋妤的嘴边。

宋妤却是好像傻了一样的看着薛萍,还有自己所在的房间,她不会记错,这明明是她在她家老房子的房间。

所以,她还是死了?

但并没有真的死,而是,重新回到了过去,看着薛萍身上的孝衣,她姥姥病逝的2004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我靠着年代系统暴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