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慕白是到了太阳快要落山才回到家里的,一进院子,就能看到厨房的烟囱朝着半空中燃着徐徐青烟,显然,是有人在厨房做饭。他的脚步停在自己的家门口,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

苏慕白是到了太阳快要落山才回到家里的,一进院子,就能看到厨房的烟囱朝着半空中燃着徐徐青烟,显然,是有人在厨房做饭。

他的脚步停在自己的家门口,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作为一个单身汉,还是一个常年独居的男人,在他回家亲自动手前,这个家十多年未曾燃烟。

“纤纤?”想到家里的人,苏慕白回过神来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三岁的苏纤纤,他丢下肩上扛着的野猪,一路直接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一到门口,苏慕白才看清楚里面的样子。

苏纤纤的确是在厨房里,但是,却是像尾巴一样的跟在陆依依的身后,而陆依依此刻正弯着腰往锅里不知道撒什么东西,她一转身往边上走两步,苏纤纤就紧紧的跟着,她回到灶台,苏纤纤跟着回去,她若是去添柴火,她就跟着蹲在旁边。看的出来,陆依依和苏纤纤两人之间相处的很融洽,所以苏纤纤才会这般的黏着陆依依。

苏慕白站在门口静静的看了会儿,但是厨房里的两个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所以,他多少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是直接走进去好,还是回到院子扛着野猪再走一遍好。

正在他打算弄出点声音的时候,苏纤纤发现了他,“哥,你回来啦,嫂子做了好吃的甜粥,很快就能吃了。”苏纤纤十分的高兴。

“你回来啦,我看厨房里没什么东西,只有点玉米,糖是在柜子里找到的,所以做了点玉米甜粥。”陆依依有点不好意思。

“怕哥哥你吃不饱,嫂子还煮了点红薯。”苏纤纤很是高兴。

陆依依有点不好意思,苏纤纤这么说,好像她很关心苏慕白一样。

苏慕白看着陆依依说:“谢谢你,纤纤好久没那么高兴了。”

陆依依有点心疼的摸了摸苏纤纤的头,“这有什么,纤纤很是可爱呢,快洗洗手吃饭吧。对了,你打到什么猎物吗?”

“打了只野猪,等下处理了,明天一早拉到镇上的酒楼里去卖。”苏慕白边洗手边应到。

晚饭很快就吃完了,陆依依把桌子,厨房里收拾干净,洗完澡就躺床上了。

很快苏慕白也收拾好了,回到了房间。

“明天去镇上带我一起吧。”陆依依看着苏慕白。

“可以,明天一早起来就去。”苏慕白想了想。

“苏慕白,我不太了解你们苏家的事,你跟我说说你们家的事吧。”陆依依看着他说道。

陆依依在陆家的时候,每天有干不完的活,休息的时间都很少,再说,苏家在村口,陆家在村尾,都没什么交集。

苏慕白也知道陆依依在陆家的时候的生活,心里有点隐隐的不舒服,他忽略掉这点不舒服,缓缓开口道:“十年前我十岁,随着战乱,我爹带着我和娘亲从别的地方搬迁,路过陆家村,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了。父亲身体不太好,搬过来没多久就病倒了,天天喝药,勉勉强强熬过了五年,母亲那会怀着纤纤,整天忧思过虑,在生下纤纤就撒手人寰了。那会纤纤刚出生,而我又不懂怎么照顾,也幸亏邻居杨叔家的儿媳刚出月子,知道了家里的事就把纤纤带过去帮忙带了。为了报答他们家的恩情,我进山打猎都会分给他们家。”

苏慕白的眼里闪过一丝的伤心难过。

“苏慕白,没事的,以后我们会好好的。”陆依依也有点难受了。

“天不早了,我们赶紧休息吧。”苏慕白缓了缓情绪,“明天还要起早去镇上。”

天微微亮,陆依依就被苏慕白叫醒了。很快他们就收拾好了,煮了点玉米,还有稀饭,跟苏纤纤嘱咐了一声,他们就出门了。

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镇上了。苏慕白推着板车带着陆依依来到了一个就楼的后门,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个小厮来开门,苏慕白跟他说了来意,小厮很快就把掌柜叫出来了。

掌柜姓梁,脸圆圆的,看着挺和善的。

“苏家侄儿,你来啦,你帮了我个大忙啊,来了几位贵客,正愁没有野味照呼呢。”梁掌柜对着苏慕白作了一揖。

“梁掌柜您客气了,要是没有您这些年的照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苏慕白把梁掌柜扶了起来。

“苏家小侄,这位是?”梁掌柜看了一眼陆依依,然后问了苏慕白。

“梁掌柜,这是内人,陆依依。依依,这是梁掌柜,回味楼的掌柜,这些年多亏了掌柜的照顾。”苏慕白给两人都做了介绍。

陆依依行了一礼:“这些年多谢梁掌柜多次照顾我家夫君。”

“原来是侄媳妇啊,这不算照顾,反正都是要买的,好了,楼里这会正忙,就不多聊了,苏家侄子有空来喝一杯啊。”梁掌柜摆了摆手,就要回去了。

“多谢掌柜了,您先忙吧。”苏慕白对梁掌柜行了个礼。

野猪一共卖了一两多的银子,然后梁掌柜还让小厮送了五百文,说是新婚礼金,让苏慕白没理由拒绝。

卖了野猪,苏慕白和陆依依在镇上了逛了逛,路过了杂货店,陆依依看着里面的种子,跟苏慕白说:“家里院子这么空着有点浪费了,要不买些菜种子回去吧,也省得去别人家买了。”

苏慕白没什么不同意的,以前家里只有他跟妹妹,都不会种这些,现在有个人会了,哪里能拒绝呢。

陆依依在杂货店买了点胡萝卜种子,生菜种子,还有一些不认识的蔬菜种子,这些种子就花了一百多文钱。

家里也没有米粮了,然后又去了粮油店,买了五斤糙米,还买了五斤精米,又买了点面粉。不得不说,这粮食真是贵啊,这些米粮居然花了九百多文钱,刚卖野猪的钱就花了差不多了。

又在猪肉摊买了一斤板油,一斤五花肉,就回村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美娇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