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别离

见郑子苏要走,单舒快速的抓起她看的书,立马追上去,喊道:“哎,师兄等等我!”但是郑子苏头也不回,甚至连一个多的眼神都不给单舒。单舒:师兄好冷漠。过了几个月,单舒已经习惯了这里单调...

江山多谋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多谋》在线阅读

见郑子苏要走,单舒快速的抓起她看的书,立马追上去,喊道:“哎,师兄等等我!”

但是郑子苏头也不回,甚至连一个多的眼神都不给单舒。

单舒:师兄好冷漠。

过了几个月,单舒已经习惯了这里单调又简单的生活。

在长时间的接触中,她能感觉到她的师傅和师兄都是很好的人,只不过,每个月都有那么固定的几天,师傅和师兄都是神神秘秘的。

但是单舒也无心去打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师傅和师兄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她,如果他们不想说,她强求也没用。

并且,石室里的书使单舒受益匪浅,她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

“师妹,你要的药材我给你买回来了。”郑子苏把他从外面买回来的药材放在单舒面前,虽然表情还是冷漠,但是和刚开始相比,他的语气已经相对温和了很多。

“谢谢师兄。”单舒开心的说,她想尝试研究一种毒的解药很久了,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虽然她能上山采药,但是师傅不允许她单独去,因为山上有很多毒蛇,还有一些带毒的植物,还有熊瞎子和野猪,很危险。

要是她能和师兄一样,会武功就好了……单舒有幸见到过一次郑子苏在山上拿刀砍死了一头野猪,虽然她看的不太懂,但是她能看出,郑子苏是会武的。

她曾问过师傅,师傅会的东西虽然方方面面都有涉及,并且略精,但是不会武功啊,师兄是从哪儿学来的武功?

郑子苏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不用谢。”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单舒不经意间瞥见郑子苏的耳尖有些微微泛红。

师兄害羞了?

可惜没等单舒开口问,郑子苏已经走出去了。

单舒暗暗地下定决心,她一定要好好找个机会谢谢师兄,这几个月来,师兄帮了她不少忙了。

每天,郑子苏都要和单舒一起上课,付卓在一旁指导他们。

郑子苏和单舒学的东西有一些不一样,例如郑子苏会自己单独习武,单舒会研究一些医术和毒术甚至是一些奇门遁甲。

但他们也有学相同的东西,例如孙子兵法,学习如何排兵布局,还有四书五经。

有时学四书五经学的久了,他们便会对某一些诸侯国的人物或政事进行辩论,各有各的意见,但更多的时候想法是不谋而合的。

付卓看着他们和睦相处的样子,非常满意的笑了笑。

光阴如梭,时间转瞬之间就过了五年。

当初的小女娃已成为一个窈窕淑女,而冷漠青涩的郑子苏也变成一个气质淡然的谦谦君子。

“师傅,我也想下山了。”单舒站在付卓面前,嗓音轻柔却十分坚定。

“师傅,师兄已经先我一步下山了,我不能再在这里拖着了。”单舒见付卓仍在沉思,她再次说道。

“你真要这么快下山吗?你师兄可比你早了两年进来。”付卓仍在犹豫不决。

他明白单舒的想法,她想下山,她想实现她的抱负,但是,作为长辈,他还是担忧单舒。

单舒沉静的面容忽然笑的很灿烂:“师傅,师兄,其实是郑国国君的皇子吧?”

“师傅,师兄下山已经一年多了,你还不够放心吗?”单舒叹气。

付卓苍老的脸上闪过错愕,下意识的问:“你知道了?”

单舒摇摇:“不,我不知道,只不过这一直是我心中的猜测而已,但我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单舒语气很低,声音缓缓地说:“师傅,你和师兄,是郑国的人吧,从我进来的时候,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你和师兄总是奇奇怪怪的,而师兄还经常能下山,你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郑国国君的前任皇后在临产时被害,皇后产下的孩子也没了踪影,并且,几个月后,那位害死皇后的嫔妃就死了。”

“最重要的一点,皇后虽然姓苏,但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姓付。”

“师傅,你就是郑国国君前皇后的那个弟弟吧?”

付卓看着单舒有条不紊地分析,忽然大笑:“舒儿果然天生聪慧!”

付卓笑完了之后,才道:“你猜的没错,而子苏,也如你所料,是当今郑国国君的儿子。”

单舒看付卓的反应,便继续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测:“师傅,你原本是想让我成为师兄的助力,对吧?一开始你想让我做的事,是不是帮师兄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付卓承认道:“没错。只不过,我后来改变了想法。”这句话说完,他怜爱的目光看向了单舒,这么多年了,除了子苏,他其实,也把单舒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看待了。

付卓当然明白,单舒不愿意帮郑子苏,为何?因为郑子苏,不适合当一个君王。

单舒能看出来的事情,他付卓自然也能看出来。

虽然郑子苏有常人无可比拟的政治,但最致命的缺点是优柔寡断,坐上皇帝这个位置,终究不会长久。

再加上,郑子苏对待敌人的手段狠辣程度,是单舒无法接受的。

因此,单舒下山,必定会找一个她认为合适的君王,辅助他一统天下,但这个君王,绝不会是郑子苏。

也就是说,单舒和郑子苏,迟早有一天会对上,那时,他们便不是简单的师兄妹的关系,而是敌人了。

到时谁是成王,谁是败寇,都难以定论,但付卓肯定的是,单舒在政治谋略上,是比郑子苏要略胜一筹的。

他也担心郑子苏对上单舒会因为感情用事而吃亏,所以除了担忧单舒,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只不过,这丫头心思细腻敏锐,怕是早就察觉了。

“师傅,如果有一天我和师兄对上,我不会让师兄死的。”单舒认真且郑重地立下誓言,“若我违背这个誓言,那单舒,一辈子,不得善终。”

“舒儿,你是个好孩子。”付卓看着单舒,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算了,以后如何,那都不是他这个老头子该操心的事,由他们去吧。

“你走吧。”付卓闭上眼睛道。

“师傅,我还有一事相求,这次下山,我打算以男装示人,请师傅给我上最后一课吧。”单舒眸光满含不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山多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