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可公开的情报:感知者,强大且神秘,数量极为稀少,可以探查他人情绪、情感以及是否存有歹意,高级感知者可以直接读取人心中所想,更能操控他人思想与情绪,抹去或篡改脑中记忆。感知...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感知者,强大且神秘,数量极为稀少,可以探查他人情绪、情感以及是否存有歹意,高级感知者可以直接读取人心中所想,更能操控他人思想与情绪,抹去或篡改脑中记忆。

感知者们各自为战,没有派别,并且无法后天修炼,只能通过先天觉醒。

翌日,秦明远带着秦轻语来到齐王府,舅甥二人本已做好了被怠慢的准备,毕竟高高在上的皇子自然要有一些架子才符合对方的身份。

另外,前厅挤满了朝中的文武百官,按品级算,轮到三品京兆尹也要排到傍晚了。

可是没想到,半刻的功夫都没等到,就被仆人引至书房,见到了那位端坐在书案后认真读着书籍的齐王。

竟然是那位昨日秦轻语在牛栏街见过的华贵男子,可这件事并没让秦轻语产生惊讶的情绪,苏寒昨日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是否见过齐王,这一点她昨晚已经想明白了。

见这齐王与苏寒一样的做派,秦轻语心中吐槽:文化人都喜欢这么装杯吗?

前世电视中看到的很多上位者一样,苏寒与这个皇子也一样,接见手下,不是看书就是写字,不就是塑造自己的高人形象嘛,秦轻语懂行。

与自己外甥女不同,秦明远的内心中没那么多戏,只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这神奇的优先级让他摸不着头脑。

秦明远给秦轻语使了个眼色,然后二人共同对齐王行礼。

齐王放下书本,打量着两人,片刻后说道:

“秦大人免礼,很抱歉将二位卷进这次争斗,秦大人放心,本王会护秦捕头度过这次危机的,用不了多久太子就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威胁了。”

听这齐王讲话,秦轻语竟然莫名其妙地觉得他有些亲切,看起来也有点温柔的气质。

秦明远却觉得这齐王很是与众不同,正常人行这等阴诡之事后,一定会遮遮掩掩,大家心中有数便可,怎会拿到台面上来说?心中虽是这么想,但口中还是恭敬地说道:

“齐王殿下智计无双,将来定能带领靖国一统天下,成不世之功。”

“秦大人过誉了,其实秦大人今日不来见本王,本王也会护着秦捕头的,毕竟她也算这次的功臣之一,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于她。”

二人又谈了几句国事,秦明远汇报了一些思想工作。而秦轻语却放空了大脑,没听两人之乎者也般的对答。

每次听这种咬文嚼字的对话都让秦轻语这个纯理科生头大,反正不听也能猜到大致含义,不外乎就是老滑头向小银币表示效忠,小银币表示定会照顾老同志你一家老小。

正在神游天际的秦轻语被秦明远一肘怼回了现实,了解外甥女脾性的秦明远连忙提醒:

“殿下夸赞你办事得力,立了大功。还不赶紧谢过殿下。”

秦轻语行了一个抱拳礼,朗声说道:

“谢殿下赞赏,卑职办案也只是职责所在罢了,不敢居功。”

齐王盯着她看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你一个女子之躯,若是让你平白无故地避在本王府上,怕是会误了你的名节。

这样吧,正好本王胞妹云昭总嚷着要出宫游玩,明日本王将她接到这里,秦捕头这几天便负责陪她在京都游玩一番。”

秦轻语知道,这是对方释放的最大善意了,为了保护自己,竟然还要拉上云昭公主,有公主在身边,自然还会有很多侍卫,这一定会让太子投鼠忌器。

“多谢齐王殿下,劳殿下费心了。”

齐王摆了摆手,示意秦轻语不要客气,叮嘱她明天一早来府上接云昭公主,便打发了这舅甥二人。

~

秦明远回了衙门,秦轻语则独自返回秦府,身后还跟着齐王安排的一队护卫。

这让她有些猜不透齐王心思,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换成现代的职务就是个首都刑侦大队的队长,这将来靖国的一把手何必对自己如此照顾?

想到苏寒昨日的话,他笃定齐王会来接触自己,那应该是苏寒在暗中使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手段吧?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了。

秦轻语骑着马带着护卫们穿街过巷,百姓们纷纷避让,这让秦轻语很不自在,产生了一种嚣张跋扈的错觉。

行至聚贤楼门口时,一位白衫老者拦住了秦轻语去路,秦轻语看清老者面貌后,翻身下马,对其行礼:

“卑职参见孙大人。”

孙茂学冷笑一声,说道:

“呵,秦大人好威风啊,与那日跟老夫初识的那个秦捕头简直判若两人,不知秦大人可否赏脸与老夫一叙?”

秦轻语假装听不出对方的讥讽之意,连忙指着聚贤楼的门口说道:

“那就由卑职做东,孙大人楼上请。”

孙茂学一甩衣袖,哼了一声,率先向聚贤楼走去。秦轻语摇了摇头,只好跟在其身后。

原来孙茂学早已订好了位置,两人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孙茂学点了一壶绿茶。

没有与秦轻语寒暄,开口便是诛心之语。

“齐王殿下好谋略,秦大人好手段,将老夫耍的团团转,还要老夫替你们冲锋陷阵。”

孙茂学这咄咄逼人的语气还有这字字诛心的话语让秦轻语很不舒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不会有好印象了,便也失去了恭敬之心,但也没表现的太过明显。

“齐王殿下的谋略自是天下无双,但是,不管孙大人你信与不信,我与舅父也是今日才结识齐王殿下。”

孙茂学愣了愣,似乎没想到秦轻语会否认自己参与齐王的布局,说谎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她也是不明真相的棋子,那齐王或者背后为齐王筹谋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他习惯性的怀疑一切,不管事实如何,这笔账他是一定要算在秦轻语的头上的。

“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老夫这次来见秦大人,是想邀请秦大人加入我秘侦院的。”

仍然是开门见山,秦轻语喜欢这种谈话方式,但她心中很是疑虑,这奇怪的转折是何用意?便开口说道:

“不管今日之前,我是不是齐王殿下的人。”说着又指了指楼下的护卫问道。

“孙大人也看见了,眼下这种情况,您还要让我入秘侦院?”

孙茂学解释道:

“我秘侦院从不插手党争之事,只效忠皇帝。但如今大势已定,太子近几日便会被废,今后再无人可以撼动齐王的地位,天下已是他囊中之物。

我秘侦院自然是不会提前向未来新君效忠,拉你进秘侦院只是与齐王结个善缘罢了。”

秦轻语这才明白,官场中的水有多深?她以前只是大概了解,这几日她才知道,水深不可怕,可怕的是暗流。

齐王刚一得势,百官纷纷前来宣誓效忠,就连从不理会各个皇子的秘侦院都要低头向齐王示好,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若是现在不留个好印象,将来新皇登基,没准就要靠边站了。

秦轻语沉吟了一下,说道:

“此事过于重大,请孙大人容我回去考虑一番。”

孙茂学也知道,这种事秦轻语一定会去请示齐王,反正答不答应无所谓,善意传达到就行,便也没过多坚持。

两人之间已经没了昨天凌晨时的友善,经过刚刚一番交谈,此时确实有点话不投机。正事已经谈完,便不想再过多闲聊,孙茂学起身告辞,态度却没了倨傲与冰冷,像是两个平等身份的同僚在互相告别。

孙茂学走后,秦轻语没有马上离开,喝着茶水,想着心事。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博士,明明是开朗活泼、乐观向上的性格。

如今来到这个世界,却背负着家仇国恨,接触的全是尔虞我诈。凭什么自己不能像其他穿越者一样,开局就有王爷将军什么的大人物宠爱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学霸在线教做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