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可公开的情报:这世界很小,至少在京兆尹衙门里的捕快们眼中,世界是真的很小的,他们只知道武者修炼内力,知道靖国有着强大的炼器师,炼器师练成的法器能极大的增强武者战力。这世...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这世界很小,至少在京兆尹衙门里的捕快们眼中,世界是真的很小的,他们只知道武者修炼内力,知道靖国有着强大的炼器师,炼器师练成的法器能极大的增强武者战力。

这世界又很大,在捕快们的认知之外,还有着很多的修炼体系。事实上,在66年前,也就是炼器师崛起之前,这世界上的修行体系就已经千奇百怪了。

在秦轻语了解的情报中,修炼内力的功法是烂大街的,人人皆可修炼,就像本科毕业是找大部分工作的敲门砖一样,朝廷招募捕快、狱卒、兵丁等武职是需要内力深厚来做敲门砖的。

而内力修炼到极限时,就不会再变强了,除非有其他更高级的修炼功法,这些功法将会决定修炼者未来的走向。当然,这种功法只有特定职业所处的势力才会有。

比如靖国的炼器师就是这种特定的职业,除了炼器师以外,还有楚国的道门、西域的佛家、南疆的巫族与蛊族以及遍布天下的武师门派。

与修炼内力不同,世界上还有一种修炼精神力的方法,这又衍生出很多修炼的道路,秦轻语知道的有楚国特有的儒家、各个势力都可能培养的咒术师以及极为稀少且神秘的感知者。

~

秦府,秦轻语与舅母问安后,便回到自己的房中,唤丫鬟打来热水,在澡盆中惬意地闭上双眸。

这几天实在是奔波了些,作为一颗重要棋子,她也不得不去揣摩棋局中的形势,有些耗费脑力。前世的太平日子里,她从未受过一点挫折,也从没转动她的大脑去陷害或者提防哪个人。

穿越到这个世界中,对于她这种没有金手指的主角来说,实在是地狱难度的开局。

秦轻语十分庆幸自己不用与多智近妖的苏寒为敌,今天听了他的解说,秦轻语这个友军都有些微微冒冷汗。那些被算计的大人们甚至不知道有苏寒这个人的存在。

想起苏寒,秦轻语睁开双眼,伸出手,在立于澡盆边的衣架上摸索了一番,从褪去的衣物中翻出了一个蓝色香囊,香囊上用金线绣着一些花朵,不知名的花香味扑面而来。

单手攥着香囊,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打开呢?方才秦轻语要离开时,苏寒叫住了她,除了自报了姓名外,还交给她这个香囊,并告诉她遇到无法解决的危机时打开。

前世的秦轻语在电视上看过无数次这种锦囊妙计的套路,每次她都在腹诽,要是提前打开那种锦囊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她真的接到一个智计无双的人送给自己的保命锦囊,秦轻语好想破坏这种俗套的剧情,可是又想给自己留一些悬念。

穿好衣服,秦轻语将锦囊贴身藏好,默默在心里吐槽:哼,自以为是的家伙,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算无遗策。

休息了一下午的时间,秦轻语终于将近几日积累的疲累全部扫空。晚膳时,秦明远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回了府。舅母与小妹见他心情不好,也不敢与他聊一些家长里短,一家人沉默的吃完晚膳。

饭桌上自然不能讨论这等机要之事,秦明远将秦轻语唤到书房,叹道:

“诶,大郎远赴庆州当官,二郎又入了宣威营为将,这家中发生大事我只能与你商量,你说你要是男儿身多好?”

秦轻语翻了个白眼。

“舅父你是受汉族文化的影响,重男轻女的观念越来越深,已经忘记我靖国开国之时,女子也曾出任过要职,也曾上阵杀敌。”

秦明远被噎了一下,自然要找回家主的威严,狡辩道:

“妇人之见,当年是因为兵少、将少、有能力之人太少,又要管理偌大的江山,所以让女子出将入仕也是无奈之举。另外,汉族文化博大精深,传承千年,很多事值得我们学习。”

秦轻语不会傻到继续和这个舅舅讨论女权的问题,要想在这个辩题上获胜,她只能从靖国人已被汉族同化这一点入手。

然而她从九年义务教育中学过异族被汉族同化的历史,而这些身在历史中的异族人却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秦轻语自然不会提醒他们,这个观念要是点醒了一些异族人,或许会为汉族百姓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于是转移话题:

“舅父还是与我说说今日之事吧,看看外甥女的妇人之见能不能帮到舅父。”

秦明远对这个外甥女还是很宠爱的,毕竟她是已故妹妹留下的唯一骨肉。当年,妹妹秦清虽然与陌生男子私奔不知去向,但秦明远从未放弃寻找。

直到几年后,书房里出现一封家书,家书中,妹妹与他报了平安,提到他有了一个外甥女,小名叫做小雨,秦明远这才放弃寻找。

然而十年前,一位感知者将秦轻语送到他身边,还附带了信物与书信。

信中提到,她们夫妻遇到重大危机,把秦轻语托付给一位强大的感知者,如果那名感知者确认了她们夫妻二人已经死亡,便会将秦轻语的大部分记忆清除,并送到秦明远的身边,以求他的照顾。

妹妹为了掩盖她丈夫的身份,连女儿的姓氏都改成了秦姓,然而秦明远对那妹夫的身份却有一些猜测,但从未说给任何人听。

秦明远宠溺地说道:

“咱俩到底谁帮谁?明明是我在为你善后,好好的大家闺秀不当,非要去当劳什子捕快,现在好了,惹祸了吧?要是其他人,我直接把他推到前面去,我管他死不死,你猜太子临死前会不会拉两个垫背的?”

秦轻语笑了笑,性格逐渐沉稳的她已经很久没和这个舅舅表现亲昵了,刚才那种半开玩笑的言语便也算小小地撒了个娇了。

“这么说今天三司会审已经有结果了?这么快?太子要倒了?”

秦明远又是叹气道:

“诶,这次咱们舅甥二人是被人当成棋子了,不知不觉间替齐王卖了命。这齐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隐忍这么久,一出手,就把太子逼的无路可走。

呵,利用李员外,引导太子的人袭击孙茂学,这步棋简直是神之一手。也不知这背后用计之人是不是齐王,不过不管是不是他,我都可以考虑站队了。”

秦轻语惊讶舅舅的睿智,连忙询问:

“舅父是怀疑这件事不是巧合,是有人刻意布局?”

秦明远一副智者的模样,教导道:

“小雨啊,你还是太年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当然,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太子菜园藏尸案与其他两案并不关联。

事实上,如果他们像你我一样见过李员外也见过孙茂学,那就不得不感慨这次事件的巧合程度了,只是那些大人物可能会见过孙茂学,但他们是永远不会看到李员外的。”

这个舅父的头脑很是清晰,也非常睿智,所以他总是能在京都中各方势力的相互倾轧中明哲保身,秦轻语也不用担心舅舅会将这个分析禀告皇帝。稳,才是舅舅一直以来的为官之道。

秦轻语假装沉思,不想让自己在舅舅的面前表现的太过聪明,接着又点头表示赞同。

“还是舅父思虑周全,这么说,齐王一定稳坐东宫之位了。可如今大局已定,我们现在站队会不会有些晚?”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太子睚眦必报,嚣张跋扈惯了,这次犯了滔天的罪责,陛下也不可能杀他,最多就是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现在最恨的三个人里,齐王和孙茂学他动不了,但是想要碾死你这个查出菜园案的小捕头还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现在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是加入秘侦院,但秘侦院历来行事诡秘,也有残忍好杀之传闻。若你以女子之身加入秘侦院,朝不保夕先不说,日后怕是没人愿意娶你了。”

听秦明远这么说,秦轻语眼睛亮了一下,秘侦院真是一个拖婚金手指啊,怎么办?好想去。

自己才二十三岁,不想那么早嫁人不说,就算真的要嫁人,最起码也要嫁一个与自己两情相悦的吧?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温和的面容,吓得她打了个激灵,连忙想一些其他的事分心。

见外甥女眼中产生的向往,秦明远暗骂自己嘴欠,这不是给她出主意吗?哼了一声,打断秦轻语的思绪:

“哼,明天你与我一同去拜会齐王,虽然会惹得陛下猜忌,但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请齐王来庇护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学霸在线教做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