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可公开的情报:66年前,楚国历533年,楚国国君翰景帝昏庸无能,整日居住在后宫中寻欢作乐,不理朝政,却为了天朝脸面,下达了唯一的一道命令:不得学习蛮夷炼器之术。534年,蛮夷从极北之...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66年前,楚国历533年,楚国国君翰景帝昏庸无能,整日居住在后宫中寻欢作乐,不理朝政,却为了天朝脸面,下达了唯一的一道命令:不得学习蛮夷炼器之术。

534年,蛮夷从极北之地杀出,十万军队,配备炼器师制作的精良刀剑以及威力巨大的手弩等法器。数百万楚国军队百战百败,五年内丢失大半江山。

539年,翰景帝与他的后宫被生擒,沦为蛮夷的猪狗牲畜,被万般羞辱。中原丢失的大半江山中,也有大半汉族人民被蛮夷屠戮,半个神州大地满是哀鸣。

同年,蛮夷将政权迁至京都,更国号为靖,改历法为靖历。

部分逃亡南方的楚国官员,拥立久居南方的康王为新帝,定都江宁,更名为应天府。若不是靖国总人口不足百万,无力吃下全部神州大地,楚国几十年前就已经被灭国了。

靖国历15年,靖高祖下令解除高压政策,并颁布了一系列保护汉族人民的法令,从此,北境的汉族人民得以休养生息。

几十年的时间,靖国人学习汉族文化与习俗,与汉族通婚,已经渐渐被汉族所同化,大部分靖国人都已抛弃了原来拗口的姓氏与名字,改用汉族姓氏。

楚国历599年,靖国历61年,也就是今天,秦轻语坐在青衣男子面前,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看完手中书籍的某个段落,然后与她交代接下来的行动。

片刻后,男子呼了口气,将书籍放下,轻声说道:

“见到他了?”

“见过了,他让我遇到任何麻烦去秘侦院寻他。”

男子看着秦轻语,似乎不满意她的回答,接着又说道:

“你觉得我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是为了让你结识孙茂学?”

秦轻语皱了皱眉,疑惑道:

“难道不是吗?一个区区京兆尹衙门的捕头能做的了甚么,打入秘侦院,窃取关键性情报才能真正发挥我的作用。”

男子温和地笑了笑,没说什么,拿起书案上的水壶,壶中的水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一样,突然开始沸腾,男子低下头耐心地清洗着手中的茶具,亲手为秦轻语沏了一杯茶。接着又说道:

“这次的计划已经基本成功,接下来我要回南边去做一些事,清理一些蛀虫,而京都内的所有谍网将全部休眠,直到我从南边回来。如果我回不来,就由你来接手这里的全部工作。”

秦轻语压下心中的担心,识趣地没有追问他话里‘回不来’这种词汇的含义,只是安静的接受了这个指令。

“说起来,也有很久没考校你了,你说说看,以你得到的情报来看,这次我的布局,都达到了什么目的。”

秦轻语捧着茶杯,吹了吹茶水冒出的热气,盯着漂浮在茶水表面的一片茶叶,思考了一会,抬头看着男子说道:

“第一,使靖国上层陷入党争的漩涡之中,消耗靖国实力。

第二,让我救下孙茂学,从而接近他,并且打入秘侦院。

第三,我猜你一定将某些筹码压在了齐王身上,这次的谋划应该是让齐王夺得太子之位,从而获得某种利益。”

男子点了点头,对秦轻语的表现很是满意,能推测出第三条就已经算她过关了。然而男子却举起了右手,比了个四,接着又说道:

“第四,查出了太子与我朝走私战略物资的人员名单。”

在秦轻语讶异的目光中,男子又相继摆出了五和六的手势。

“第五,铲除了一批叛逃靖国多年的我朝官员。

第六,将这批叛逃官员毁尸灭迹后,误导孙茂学,让孙认为这批官员乃是我朝多年来隐蔽在京都的谍网组织。

当然,误导在前,铲除在后。达成的第六个目标是为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的,这可以很好的隐蔽我们的痕迹。”

秦轻语被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放下茶杯,钦佩地说道:

“一次布局,达成这么多目标,这是人的头脑能达到的程度吗?能给我讲讲细节吗?”

男子轻咳一声,似乎是为了让自己忽略秦轻语话中的吐槽。他很重视秦轻语,愿意耐着性子将更多的细节告知于她。

也可能是他觉得自己刚刚下了一盘精彩绝伦的棋局,靖国的所有上位者包括靖国皇帝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而这盘棋局需要一个观众。于是,他开始为秦轻语讲解:

“上次我们刺探到靖国潜伏在我朝的密探名单后,我一直在筹谋怎么利用这个名单做些事,直到有一天遇见了那个李员外。

我发现他的面貌和外形与孙茂学有些相似,便开始暗暗调查这个李员外,也渐渐完善了这个计划。

先是在我楚国朝堂布局,散播靖国太子与我朝官员走私的风声,接着又让那些靖国密探得到一些隐藏在京都的我朝间谍‘名单’。

这一步果然引得负责我朝情报网的孙茂学秘密前往边境调查走私一事,在他得到那个走私名单后,我又将那些叛逃官员的名单全部放给靖国的密探们,这样,孙茂学就带着两份名单回了京都。

在孙茂学准备返回京都之时,我让人引出菜园藏尸案,让感知者去蛊惑李员外的思想,诱使他躲避太子并且逃离京都,又在恰当的时间,引导你去抓他,同时给你下达了那两个任务。”

听到这里,秦轻语基本明白了整个布局的所有操作,再一次开始怀疑对方大脑的构造,连忙拿起水壶,为对方将茶杯续满,给大佬递茶。

男子喝了口茶水,又继续为秦轻语讲解:

“接下来的事你也差不多都能理解了,先是让你去确认目标,当时你也看见了,第一道伏击点,是让孙茂学认为是名单上的我朝间谍狗急跳墙,但行刺失败后只能逃走,造成整个楚国谍网从京都撤离的假象。

这样既隐藏了我们,又能让那些叛逃官员们的消失合情合理。当然,针对这些官员的行动是提前进行的。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很顺利,太子的人本是去堵截你们押着李员外返回,结果正好遇上了被我们追赶的孙茂学,双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战在一处。

就是这么巧,孙茂学刚查出太子的罪证,就遭遇太子的人想要截杀他。截杀秘侦院副院长这事本也不算什么,走私战略物资和菜园案都不算什么。

单独一项都不能扳倒太子,皇帝会为了皇家脸面替自己儿子遮盖的。但这些事组合在一起,那性质就不同了,菜园案闹的沸沸扬扬,坊间已经在传是太子杀人抛尸了。

皇帝要想掩盖这件事,必须借助秘侦院的力量,可是实在太巧了啊,太子袭击了孙茂学,这事要不给秘侦院个交代,秘侦院怎么可能再用心替皇帝做事?

嘛,幸福三选一,这三个官司至少要有一个扣在太子头上才行。”

“噗!”

秦轻语被男子的话语逗笑了,与男子接触不多,每次都是公事公办,也许是要离别了,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一直给她阴诡印象的男子也有幽默的一面。

男子望着秦轻语的笑容,有些愣神,强压下内心深处涌出的轻松感,让自己心肠继续坚硬下来。

或许是多年来的筹谋有了重大进展,产生了一些骄傲自满的情绪,从而让他不经意间流漏出了原本的性格。

男子又喝了口茶,缓缓说道:

“算了,布局的细节已经讲给你了,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难理解,我就不给你解释了。另外有件事,你要心里有数。

这次的布局还会达成第七个目的,过段时间你自然就知道了,这才是这次布局的最终目的,你先有个心里准备就行。”

秦轻语心中吃惊,还有最关键的目的?她没敢问,只是点了点头,男子又接着说道:

“这次离开后,也许要很久才能回来,这段时间你需要注意两件事。

第一,孙茂学会来招募你进秘侦院,秘侦院里有很多我安插的人手,也没必要硬塞你进去,这件事如何做你自行决定,毕竟只是一步闲棋。

第二,齐王会让人与你接触,当然,更有可能是秦明远带着你去站队齐王,小心应对,维持好与齐王的关系。

切记,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考虑你的其他身份,你只是一个京兆尹衙门的捕头。”

男子拿起书案上的书籍,秦轻语知道,这是让自己离开的意思,于是站起身对男子行了一礼,随后向门外走去。

秦轻语打开房门,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和你做过自我介绍,现在时机差不多到了,记好了,我叫苏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学霸在线教做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