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官乃秘侦院副院长孙茂学,诸位请助我擒杀叛贼,本官日后必有重谢。”听孙茂学自报官职,那领头的黑衣人身形一震,暗骂自己愚蠢,但如今箭在弦上,若是今天不能将这些人全部灭口,实在...

“本官乃秘侦院副院长孙茂学,诸位请助我擒杀叛贼,本官日后必有重谢。”

听孙茂学自报官职,那领头的黑衣人身形一震,暗骂自己愚蠢,但如今箭在弦上,若是今天不能将这些人全部灭口,实在是后患无穷。

又呼啸了几声,与手下们打着暗语,应该是命令他们全力进攻。

孙茂学喊完这句话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似乎是有某种念力降落在已经战在一处的捕快与黑衣人身上。

捕快们觉得身体变得灵敏,内息源源不断,而黑衣人们却变得手脚沉重,思维迟钝。

秦轻语轻盈的身姿在黑衣人中左突右冲,时而快速侧身闪避劈来的刀锋,时而出刀斩断黑衣人的胸膛与喉咙。

几个呼吸间,秦轻语已经杀死数名黑衣蒙面人。

站在不远处的孙茂学点了点头,暗道:这女捕快看起来修为一般,但身法与刀法却极为高明。

所谓刀劈剑刺,女捕快几次的劈砍动作看似简单至极,事实上她已经将繁杂的刀法融会贯通,每次出手必是敌人来不及回防的弱点所在。

那领头的黑衣人见己方开始败退,本来已经萌生退意,但不知为何,内心深处却生出了强烈的不甘之意,像是被人操纵了心神,拎着手中的长剑便向孙茂学所在的方向莽了上去,竟被护卫们乱刀劈死。

某种不知名的助力帮着捕快们取得了胜利,这种未知情况他们闻所未闻,自然不会明白其中原理,捕快们只是觉得自己随着秦轻语战斗,士气高涨。

那孙茂学是知道这种手段的,但那祝福与诅咒都没施展在他与他的护卫头上,所以他没察觉罢了。

战斗很快结束了,部分捕快受了伤,却没一个阵亡的,而黑衣蒙面人们悍不畏死,宁可战死也没有撤退或者投降,最后竟然没留下一个活口。孙茂学只当这些是死士,也没怀疑什么。

走到指挥着捕快们照顾伤员的秦轻语身边,作了个揖,朗声说道:

“多谢这位大人出手相助,不知大人怎么称呼?”

秦轻语双手抱拳行了个礼,不卑不亢地回道:

“卑职京兆尹衙门捕头秦轻语,参见孙大人,孙大人莫要客气,卑职只是个小捕头,身无官职,不敢妄称大人。”

孙茂学点了点头,问道:

“不知秦捕头为何原由出现在此地?”

“近日京都出了一桩菜园藏尸案,数名女子尸骨在一商贾家的菜园被挖掘而出,府尹大人命卑职调查此案,近几日,卑职在去往江州途经的几个村镇公干,刚刚返回。”

孙茂学皱了皱眉,盯着秦轻语看了看,似乎是在判断秦轻语话语的可信度。秦轻语见对方没了下文,便又说道:

“孙大人,此地甚是危险,还是速速回京都罢。”

孙茂学又是点了点头。

“嗯,秦捕头所言甚是,还请秦捕头与本官一起返京,路上也有个照应。”

秦轻语沉吟了一下,便开口同意。随后转身走到捕快们身前,对张奎轻声吩咐了几句,张奎开始带着几名捕快打扫战场,秦轻语则领着互相搀扶的伤员跟着孙茂学的队伍向京都走去。

李员外的事,自然不能让孙茂学知道,否则定会被他察觉到自己差点当了替死鬼。

所以秦轻语悄悄让张奎借打扫战场之由脱离队伍,实际上是去接应大柱他们。

秦轻语与孙茂学一同走在队伍中间,孙茂学询问着秦轻语一些家常与工作履历,二人又聊了一些京都趣事,很像是老领导在关怀下属,谁也没提刚才战斗的事。

孙茂学对秦轻语的评价又高了一些,在知道自己是秘侦院的孙茂学后,不对自己被袭击的事情做任何询问,这一点足以说明她是一名非常聪明的女子。

行至京都西门时,已经过了丑时,孙茂学拿出腰牌亮给城门上的守军,守军恭敬地打开城门,进入京都后,众人皆松了口气,秦轻语对孙茂学行了一礼,轻声道:

“京都已到,便在这里与孙大人告辞了,卑职还要等一下同伴们。”

孙茂学点了点头,对守军吩咐了几句,让他们等一会放人进门。又将秦轻语唤至偏僻阴暗之处,小声问道:

“秦捕头,方才查看对方尸体,那领头之人你可识得?”

秦轻语愣了愣,似乎有些诧异对方会提起这事,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

“青竹帮第一高手,周安。”

秦轻语点到为止,都是聪明人,话不必多说,青竹帮帮主张青是太子的走狗。

孙茂学深深地看了秦轻语一眼,随后说道:

“秦捕头多保重,日后有任何麻烦来秘侦院寻我。”

秦轻语没说话,只是做了个揖。站在阴影里默默地看着孙茂学等人远去,她很喜欢阴影带给她的安全感,在那里会让她的头脑变得更加清晰。

她思考着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件,今天救下孙茂学后,所有事件都被串联起来了,她隐隐猜到这些事件加在一起会导致什么后果,也暗暗心惊,在背后拨动这一切的那双手有着怎样夸张的谋略。

寅时三刻,由于现在已是六月,天色比较早,太阳虽然还没露头,但东方的天空却已经渐渐亮起。秦轻语与张奎等人汇合后,直接向京兆尹衙门走去。

将李员外押进大牢,安排人员轮流看守,又设置了几名暗哨后,秦轻语终于空闲下来,回到府尹专门特批给她的单人班房,闭目养神。

疲惫感让她渐渐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一片虚幻之中,身边的一切从模糊逐渐到清晰。

好一会,秦轻语才看清周围的环境,原来她身处一片空旷的平原中,平原望不见尽头,仿佛这世界只有她一人。

不多时,眼前的场景已经切换,平原虽然没变,但是周围多了很多人,有的很陌生,有的秦轻语是认识的。

比如凌晨时刚认识的孙茂学,比如李员外,她甚至还看见了那个黑衣蒙面人周安。这些人都站立不动,面露茫然,不知自己深处何处。

看着这些人特定的站位,这好像是一个棋盘?秦轻语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回头向天空望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青衣男子伫立在天地之间,衣摆无风自动,似乎是正注视着自己。

秦轻语努力想要分辨男子的身份,却看不清他的面貌。正在她感觉自己已经要看清那名男子是谁时,外面的嘈杂声将她吵醒,原来这只是一个梦境。

秦轻语站起身,向外走去,刚出门,就看到大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头,不好了,刑部派人来要人,府尹大人不在,弟兄们拦不住,怎么办啊?”

秦轻语疑惑地问道:

“刑部有陛下的旨意?”

“没有旨意啊。”大柱摇了摇头。

“那为何拦不住?”

“刑部的人带着太子府的府兵,所以弟兄们拦不住。”

秦轻语的美目瞪了大柱一眼,然后训斥:

“下回你再过来传话能不能挑重点?或者你一口气把话讲完也行。”

来到大牢门口,捕快与狱卒们正在和太子府的府兵对峙,捕快与狱卒们都面露惧色,毕竟对方代表着太子殿下,这些小人物又怎敢与太子对抗?

众捕快和狱卒见秦轻语走了过来,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恐惧的神色已经褪去,等待着秦轻语为他们撑腰,毕竟不管结果如何,有人替他们来背锅了。

刑部官员和太子府府兵们,见一个身穿捕快服的漂亮女子拦在他们面前,先是愣了愣,随后传出了轻蔑的笑声与议论声。

更有甚者已经旁若无人地将不堪入耳的粗鄙之语大声说出,目光也肆无忌惮地盯着秦轻语看。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女人本就不会抛头露面,像秦轻语这般担任要职的更是凤毛麟角。

而秦轻语已经做了五年捕快,各种风雨也都经历过了,如今的秦轻语早已不是曾经那般青涩害羞的女孩,这般重伤之语,早已经默认屏蔽了。

依然还是不卑不亢的语气:

“卑职京兆尹衙门捕头秦轻语,敢问各位刑部大人来此何意?”

一中年官员走出,傲然说道:

“本官刑部员外郎王谦,奉尚书大人之命,前来提犯人李振回刑部受审。”

秦轻语看了一眼王谦垂在身侧的双手,开口说道:

“敢问王大人,来我京兆尹衙门提人,可有陛下的圣旨?”

那王谦倨傲的神色一凛,似乎想不到一个小小捕头也敢忤逆自己,随即斥道:

“大胆,我刑部办案自有我们刑部的流程,若是事事都要请示陛下,那也显得我们刑部太无能了些,尔等速速退下,耽误了刑部办案,本官定要禀告尚书大人,治你们个妨碍司法之罪。”

秦轻语笑了笑,没有正面顶撞对方,毕竟自己只是个小小的捕头,但也没有退让。

“卑职自然不敢阻拦刑部办案,只是目前府尹大人不在衙门,卑职也不敢擅作主张,请诸位大人移步大堂,等府尹大人应卯之后再议移交案犯一事。”

王谦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面前这名女子太过难缠,自己一番犀利言辞,本以为能唬住对方,让她畏惧,直接交出李员外。

就算没唬住她,若是她态度强硬一些,自己也好借题发挥,强行闯进去。可那女子不卑不亢,不喜不怒,言语有理有据。

看来靠言语是无法让对方交出李员外了,王谦回头看了一眼太子府派来的那位管事。管事心领神会,站了出来,朗声说道:

“奉太子殿下口谕,协助刑部抓捕案犯,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秦轻语暗道不妙,看来太子是豁出去了,宁可吃个嚣张跋扈的罪名,也要将这件事强行压下去。

或许自己只能退让了,这颗压死太子的最后稻草,以自己这小小捕头的身份是如何也守护不住的,这么简单的逻辑,怎么那布局之人会算不到这部棋?

正在秦轻语准备命令捕快们交人时,整齐的脚步声与甲胄的碰撞声由远及近,震得众人耳膜生疼,一大队装备精良的巡防营冲进京兆尹衙门,直至大牢门前,拦住了太子府府兵。

领头那位将领喝到:

“奉齐王殿下命令,今日朝会结束前,任何人不得将菜园藏尸案案犯带离京兆尹衙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学霸在线教做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