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晴风和日丽,院子里满是春的气息。两日已过,那对母子并没有上门,忍冬也暗暗松了口气。这日是老太爷的寿辰,早早丽娘就招呼下人准备上了。因老太爷不喜欢热闹,所以按着老规矩...

雨过天晴风和日丽,院子里满是春的气息。

两日已过,那对母子并没有上门,忍冬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日是老太爷的寿辰,早早丽娘就招呼下人准备上了。

因老太爷不喜欢热闹,所以按着老规矩,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娘,今日是祖父的寿辰,您也该穿喜庆点。”

看着一身墨绿长群的丽娘,忍冬上前挽着对方的胳膊,丽娘自前天和忍冬说了那一翻话后,这两日见着忍冬就有些不太自然。

但又不想推开主动亲近的女儿,其实她一直想要和女儿亲近些,就是性格使然,到最后反而是越来越尴尬。

“夫人,小姐说得对,老太爷难得回府一趟,今日又是他的寿辰,您这当家主母是该穿戴喜庆点。”

李妈妈看着忍冬主动和夫人亲近心里跟着高兴,忙在一旁敲着边鼓。

丽娘生得清丽,身段纤细柔美,刚嫁过来的时候,眼里是明媚的,脸上总挂着笑容,新婚燕尔琴瑟和鸣,可是后来因为子嗣的事……

一言难尽!

丽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低头看了看自己,好似的确沉闷了些。

“李妈妈,我记得娘有一套玫红色的丝缎裙,娘肤色白,玫红正合适,去拿来给娘换上!”

忍冬挽着丽娘进屋,直接冲着李妈妈吩咐一句。

“不行,太惹眼…”

“李妈妈?”

丽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忍冬截住了,直接扭头看向李妈妈。

轻轻的一声,听在李妈妈耳朵里却有毋庸置疑的力度。

连忙点头应话,“是,小姐!”转身的时候心里暗暗嘀咕,怎么感觉小姐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娘,你这两天气色好了不少!”

“是吗…?”丽娘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坐下打量了女儿一眼。

“光说我,你一个姑娘家,穿得太素了!”

水蓝长裙,罩了一层白色纱衣,的确是素了些,加之不喜涂脂抹粉,就越发显得素淡了。

好在忍冬的五官特别立体,双眼略有些深邃,浅浅一笑眉角微微上扬,整个人就鲜活了起来。

“娘说得是,但是女儿的衣裳平素都是这些颜色,回头我去做两身鲜亮些的,对了娘,一会我要出府一趟。”

“出府?”听忍冬一说,丽娘脸色立刻就变了。

忍冬拉着丽娘的手安抚道:“女儿想去接祖父,正好给祖父订了一份寿礼去顺道一起取了!”

寿礼可以让人送上门,但是女儿要去接祖父是一片孝心,老太爷就这么一个嫡孙女,自小就疼她,只是后来老太爷不让女儿习医,这才生分了许多。

“那让梁伯套辆马车送你去城门口迎你祖父!”女儿能转变态度,其实丽娘心里还挺开心的。

说起来,女儿最近好像真的变化挺大的!

“小姐还记得这套裙子呢,夫人您看,还崭新的,夫人穿一定好看。”

李妈妈正好取了裙子过来,打断了母女两的对话。

“嗯,我还记得这块料子是爹爹去元洲的时候带回来的,说是娘穿好看,可是娘做了衣裙之后一次都没穿过,我要是爹爹,还以为娘嫌弃不喜呢!娘,快换上,我先走了!”

忍冬略带俏皮的笑说着起身。

“你这孩子…”

丽娘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也思衬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忽略了夫君的感受。

“李妈妈,给娘换上,发髻也换换,这套衣裙妆容不能太素了。”

“是,小姐,奴婢一定好好帮夫人打扮。”李妈妈心里高兴。

忍冬点了点头,没等丽娘回过神便出去了。

出了屋,忍冬便带着当归出府了。

当归是越来越佩服自家小姐了,竟能让夫人点头让她光明正大出府,再借口去取东西在明月楼不远处下了马车。

还以为今天老太爷寿辰,小姐不会荒诞到跑明月楼来,没想到…

已经熟门熟路,知道忍冬是给楼里姑娘瞧病的,守门的龟奴自然不会拦着。

“小姐!你真要来带…”怎么带?赎人吗?

带走以后呢?小姐现在是真的啥事都敢做啊。

“嘘!”忍冬侧身做了个手势,瞟了一眼当归手里的药箱,她既说了,自然会来。

其实语花也只是将信将疑,并不肯定忍冬真的会如约而来,所以看到忍冬的时候有些恍惚,就像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道曙光。

“你来了…”

语花躺在床上,声音沙哑,面容憔悴不堪,和上次比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样。

“小姐,她…”怎么变成这样了?上次来还没这么严重,还有几分病态美,现在是有点吓人!

“忍冬姑娘,语花妹妹这嗓子还有…肤色…”

柔娘依然一副很关心姐妹的样子,可是眼里已经没了上次的耐心。

花楼里常用的把戏,新来的姑娘要是软硬不吃,那就用怀柔政策,妈妈派一个平素在楼里口碑不错,和大家关系也不错的姑娘来打姐妹牌,这时候妈妈唱黑脸,一软一硬配合着最后没几个姑娘能逃脱。

“嗓子是废了!该是哭的太狠了,这肤色…要养回来先要养身体,身体伤到根本了,这起码要养个一年半载!”

忍冬一派认真边号脉边摇头。

“嗓子废了?一年半载..忍冬姑娘,您再仔细看看。”

柔娘略显急切的问着,花妈妈将人交给她,现在弄成这样,妈妈的银子白花了不得拿她出气,这倒霉催的,这贱丫头也是,自己毁了不说还得连累她。

“姑娘要是不信,另请高明就是,当归,走!”

忍冬说罢就起身了。

“忍冬姑娘,奴家不是这意思,您别误会!”

忍冬医术不错,又肯到这来给她们看病,柔娘也不想得罪,本来就够倒霉的。

“她这样…在这能干嘛?”忍冬态度放软,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假装闲聊。

“还能干嘛,哎!就这样,干粗活也顶不了几天,转卖怕也没人要。”柔娘把玩着手帕叹了口气。

“想来花妈妈是花了大价钱买的,哎!也是可怜,原本我还缺个侍弄草药的丫头,看相倒是没所谓,但是太贵了就…算了!。”

柔娘一听,眼睛一亮,其实这忍冬姑娘来之前,花妈妈就请医婆看过了,医婆说的可是没几天活头了,嗓子也的确是废了。

如果妈妈能挣回点本,心气顺点就不会怪她没看住人了。

“哎哟,忍冬姑娘,一看您就是个心善的,您就当可怜可怜语花妹妹,妈妈那边我来说,价格保证合适!”

忍冬一脸为难,柔娘又说了几句,忍冬这才勉强点头让她去试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