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因为惊马耽搁了时间,忍冬错过了接那对母子入京的人。对方应该是将人带到鼎顺斋之后就走了。“娘,这的东西真好吃!”“敏儿记住,只要能讨得魏老太爷的喜爱,让他点头同意过...

天色已晚,因为惊马耽搁了时间,忍冬错过了接那对母子入京的人。

对方应该是将人带到鼎顺斋之后就走了。

“娘,这的东西真好吃!”

“敏儿记住,只要能讨得魏老太爷的喜爱,让他点头同意过继,以后咱们就能留在这京都成,魏家也是咱们娘俩的,想吃什么没有!”

鼎顺斋隔壁的同福客栈,母子二人吃饱喝足便住在这。

忍冬一直跟随盯着,客栈也是早就帮着安排好的,那暗中布局之人并未露面。

也是挖空心思,一到京都,就让屋里这对母子吃好的住好的,让他们觉得只要过继的事成了,他们就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小姐…他们……”

门外,当归隔墙听得这些话,不可置信的看向忍冬,还好忍冬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娘!我肚子疼!”

“怎么了?撑着了?哎哟!…娘先去如厕了!”

外头的忍冬听得动静拉着惊魂未定的丫头快速离开。

“小姐…里头是什么人?他们说的魏家是…”是咱们家吗?

出了客栈,当归急切相问。

忍冬站在细雨中回首看向客栈,略有些昏暗的光亮下,素净清秀的脸上五官分明,柔和的轮廓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杯温热的清茶,不张扬、不明艳,却自有一股独特的气度,看久了,会不由自主被她一颦一笑所牵动。

“走吧,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记住,不管今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忘了。”

她下的药,足够他们母子闹腾十天半个月,这期间,他们不会找上门的。

一个身体有恙的孩子,怎么好开口提过继之事?

而且,一般的大夫是查不出缘由的。

魏家祖训,医者仁心!

上辈子,将所学医术作为手段,她是不屑为之的。

可她现在更懂得,因人而异、曲中求直的道理。

当归懵懵懂懂点头,她看到小姐假装碰到他们,在他们碗里加了东西,她听到那对母子商量着...不,她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这一定是做梦。

“小姐,又飘雨了,晚上风凉,咱们快些回府吧。”当归只想快点回去,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忍冬收回视线一脸温和的点了点头,“起风了,回吧。”幸而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里离魏府不算太远,穿过两条街就到了,这个时辰,又下着小雨,街上已经没几个人了。

“世子,就是这两个人!”竟是两个女子!如今这世道变了吗?

“嗯,跟着看看什么来路吧。”

没想到,无意间竟然看了一出戏,有意思!

“她们坏了大公子精心布的局,怕是会被大公子的人盯上,世子,要管吗?”那个小姐...看着也不是善类啊,刚才给那对母子下料他还以为是什么歹人差点出手了,幸好世子阻止了,否则也听不到刚才客栈里那对母子的对话。

感情是撞上人家的家务事了。

“处理一下,帮着把尾巴清掉,她们是乔装的,这下跟不上,回头再要找她们就难了。”

“嗯,属下这就去处理,那她们...”

“你去忙,爷跟着瞧瞧正好顺路。”说完人就不见了。

雨中独立的男子看了看他家世子消失的方向,再回头看了看,这不是越顺越远吗?

晓风微雨,忍冬越走越慢。

“小姐,您脚不舒服吗?”当归跟随放慢脚步,心里略有不安,小姐不会又要折腾啥吧。

忍冬没有理会着急的丫头,继续雨中漫步。

她自己配的薄香,和市面上卖的薄香香味略有不同,里头加了迷迭香和几位药材,有镇定舒缓安神之效,只要染上一点便会留香很久,她从小闻药香长大鼻子特别灵敏,哪怕对方身上弥留的薄香很淡了,她还是能闻到。

有人跟着她们,已经一条街了!

白天她在明月楼送了画嫣一小瓶薄香,这跟着的人总不会是画嫣,而画嫣近日身体状况不好,又是明月楼的花魁,不是什么客都接的。

好似临走的时候,画嫣要待的客是郁苏世子吧!

“小姐,已经很晚了,万一偏门被锁上了咱就回不去了!”

闺中小姐夜不归宿,要是传出去,老天爷...

“嗯,那就快些吧!”忍冬眼角余光一扫,蒙蒙细雨中加快了脚步。

经上一世,她知道郁苏的为人,可万一不是呢?

“跟着我,别说话!”

忍冬用只有当归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了一句。

当归也算机灵,发觉忍冬声音和情绪不对,乖觉的跟着不敢吱声。

明知道走的不是回家的路当归也没敢发问低头紧紧跟着忍冬。

这一片是忍冬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所以每条路都还算熟悉,在一个拐角拉着当归进了一个大门虚掩的院子,随即穿过院子的一个角门又绕回了之前那条路,几乎闻不到熟悉的薄香之后才带着当归进了魏府的小偏门。

就在刚才忍冬进去的那个院子里,一身大红锦袍的慕容郁苏黑夜之中轻笑了一声。

“明明没武功,竟然发现了。”知道对方发现自己,郁苏就没打算再跟了,本也是觉得有趣。

没想到,这京都城竟还有如此有趣的...姑娘!

他若真想查出她们的身份,只要折回去寻客栈中的那对母子便有答案了,只是没必要,确定没将她们牵扯进来就好。

若是下次再有机会遇上,定好好瞧瞧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世子,都处理好了!”

郁苏身边的人办事效率也算快,这就跟上了。

“走吧。”

“世子,她们呢?”住这一带的,家境应该不算差,谁家的小姐这般行事?

郁苏:“...”跟丢了,这种丢人的事自己知道就好。

“世子?”他声音不小啊,世子没听到?

“长空,爷第一次发现你竟如此多话。”

长空:“......”

夜幕下,春雨润物细无声,忍冬回到自己的闺房换好衣裳洗漱完毕却久久无法入睡。

是他吗?她依然无法确定,只能肯定,那清冽的薄香是自己调配的。

若是他,为何要跟着她?

若不是,又是何人要跟着她?

罢了,多思无意,虽然今晚那对母子中招了,但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两日,她还是待在家中守着吧。

还有语花,后天要将她带出明月楼,还得一番准备。

她要护住魏家,除了让自己变强,还要懂得借势,可她一个闺中女子,不能出入仕途,想要立身得势,就得费尽思量步步为营!

为何这世道,女子就不能像男子一样活的精彩。

她终是不甘心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