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通房但是童养媳纸上写的清清楚楚。朱六七蹭了一头的灰趔趄的从地上爬出来抓着竹纸来回翻阅,双手不停地地颤抖着着。“你真把孩子卖了当通房?孩儿他爹你但是也不是人那!”孙佩芳的声音隔壁院子里的邻居都能听到,不一会儿篱笆上头就冒出了好几颗很好奇的小脑瓜。朱朱五六蹭了一头的灰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抓着竹纸来回翻看,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是通房还是童养媳纸上写的清清楚楚。

朱五六蹭了一头的灰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抓着竹纸来回翻看,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你真把孩子卖了当通房?孩儿他爹你还是不是人那!”

孙佩芳的声音隔壁院子里的邻居都能听见,不一会儿篱笆上头就冒出了好几颗好奇的小脑瓜。

朱五六充耳不闻,嘴里车轱辘话来回说。

“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小混混举起了手,耀武扬威的晃悠着手里的东西。

“凡认字的都看好咯,当初朱五六和我家老爷签的契约上写的清清楚楚,只要朱五六愿意把自己的外甥女送给王老爷当通房,王老爷就送给朱五六家五十两当聘礼,五十两啊!一年到头庄稼人都没有这个钱,等事儿成了大家伙别忘了来老朱家吃席子啊!”

三个小混混得意的笑了起来。

吃你奶奶个腿。

这就是原身老得下地干活不能留指甲,要不然周欢非要上手给他脸挠花了不可。

伸手抢过来朱五六手里的东西,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姐、你别怕,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给老头子做通房的。”

“对,孩子你别怕,我和你舅不会有那个心思。”孙佩芳说也没说够,两只胳膊还被人架着动不了直踹腿。

“朱五六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你!通房和童养媳都看不出来!我看你是喝飘了吧!你对的起咱姐吗!”

周欢没理会旁边都在说什么,伸手摸了摸童养媳上面的凹凸不平的地方。

这是被人做过手脚了的呀。

闻闻味,是米糊糊。

这回她明白了。

一甩手将东西扔到了她舅目前。

“咱是被人摆了一道啊。”

朱五六听着头顶轻嗤的声音,埋着头就知道哭。

“是,都是舅不对,舅不该跟人喝酒,不喝酒不就不能迷糊,不迷糊就不能看不清这上面写的啥。都是舅的错。。。都是舅啊。。。我的姐呀。”

这人还是没明白。

周欢脑子乱,心里也烦得慌。

她想叫系统,她想炒系统鱿鱼,她是宁可回骨灰盒都不想面对这样糟心的古代一家人还有这莫名其妙的身份。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压下去了。

压下去的人不是系统,是她过世的姥姥。

老太太一辈子乡下人,但过得比他们在城里开心,为什么?因为她爸妈总吵架,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吵到离婚分家那天周欢竟觉得是种解脱。

用她姥的话她爸妈那就是大米饭喂撑了,饿两天看他们还有没有心思琢磨别的。

那她姥又是什么样人呢?

她从来不生气,黝黑的脸上全是笑出来的褶子,嘴里常挂着的话是做人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了好身体又想要大房子,有了大房子又想要金山银山美女如山,任谁就不可能什么都有,就是天王老子也不可能事事如意。

她现在,死而复生后又惦记享福的日子了,是不是也有点不知足了呢。

咽下一口气、攥紧小拳头,好容易重活一次,日子还得继续过。

“明明是你们家老色胚耍诈欺负了我们农家人,怎么的?还要我们感恩戴德进你家后门啊。”

小混混不屑,“耍诈?小丫头片子,你可看好了这上面的手印——”

“我看看看,我看你个头啊!”周欢恨不得一个鞋底子抡过去,又从朱五六手里掏回来东西大声吆喝道:“大家伙都别在院外了,都进来,进来瞧瞧别客气,瞧瞧这城里人是怎么欺负我们一家老实人的!

大家看看,这手印,没错,是我舅按得;这上面的字、也没错,是人家写的,但是可但是啊!大家伙只要仔细看看,甭管认字不认字都能瞧得出来这上面在我老舅按手印之前就是被人动过了手脚了的呀!这我老舅才被人骗的!是他们骗咱们!骗咱们庄稼人心眼实在好欺负!”

啥?

几人一怔,周满率先反应过来接过来她姐递过的东西照周欢的意思摸了摸通房两个字,恍然大悟道:“这字上面原来沾过东西!”

“大家伙听见了吧,孩子都看得出来!”周欢拍拍周满的脑袋瓜。

围着院子一圈高声说道,“大家不信的都可以来摸摸,我要撒谎被雷劈的。

这不要脸的老色胚早就知道我舅不舍得外甥女去当通房,所以他就事先用米糊粘好了带有童养媳三个字小纸条黏在了这契约上,等我舅这手印一按完,只需要用水轻轻一搓那纸条和字迹就都没有了,只剩下干米糊糊!大伙说说吧,这不是耍诈这是什么!”

周欢走了一圈,巴不得所有人都伸手摸摸体验一把,整不了你们,吐沫星子还喷不死你们吗。

几个小混混纷纷哑然。。

篱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高。

“真的是,还有点黏糊呢。”

“听说是昨天要送去的,那这纸岂不是刚撕?”

“造孽哟,这王家脚店的老爷子都多大岁数了还玩这么花花,恶心死个人。”

“怪不得是个秃顶。”

。。。。。。

周欢扭头看着院里的几个人,冷哼了一声:“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对又怎么样,错又怎么样,他们做惯了坏人的还怕这点场面。

小混混仰着脖子大声一笑,“你倒是挺会想啊,这些说到底也是你自己掰扯出来的。

你有证据吗,谁能给你证明我们家老爷骗人了,我说我那地方就是不小心沾水了你能怎么地,没有证据那就还得按原来这个走,不服咱们还可以去官府闹!”

“我和你们拼了!“朱五六晓得自己是被耍了,一拳捶在了地上爬了起来,吆五喝六的就要往前冲。

面目很狰狞、把式很复杂。

可就是中看不中用,还没走到跟前就让人一脚又给踹回了原地。

继续缩缩。

小混混胸口憋着笑,一边笑一边往周欢身边走。

周满羸弱的身板张开手臂死死地挡在他姐前头。

“不许你碰我姐!”

“不许?”小混混“切”了一声,“不许也可以啊,按着这个契约走,不给人那就给钱。”

“多、、、多少钱。”

小混混伸出了五根手指在周满面前比划,“不多不少,五十两白银。”

朱五六抬头刚要喊“不可能他没答应过”,转念一想又是同样的欺侮手段,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给不出来了吧,给不出来就让开。”

“我给!”周满脑袋瓜直打颤,两条腿始终扎根在地上,寸步不让。

小混混不耐烦道:“你个小娃子拿什么给?”

“我、我赚钱,五十两分文不差都还给你们,我给我姐赎身!”

个头不高气势不小。

周欢看着周满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比昨晚看孩子高兴还难受。

她是觉得别管男人女人,该伸的时候就得伸,该屈的时候就得屈,屁本事没有瞎嘚瑟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可此时也不知道是原身的情感在作祟,还是因为这孩子对她实在太好了,好到她不愿意看这人受一点欺负。

他姐是没了,可周欢不能站着原身的茅坑不拉屎啊。

从今往后几十年她就是他的姐了。

她得对他好。

“小满你让开。”

“我不让。”周满什么话也不想听,只记得绝不后退四个字,就是他姐开口也不行。

周欢无语。

抱着肩膀藐视着几个瘦不拉几的小混混,阔步上前一把推开了周满的脑袋。

面前的小混混见人走过来,心里美滋滋的,你有个好脑袋瓜怎么了,最后还不是得认栽。

呵呵。

眼睛一眯,正得意。

忽然间,右脸毫无防备的被人踹上了一脚,身子一歪,连同鼻涕和吐沫星子横飞出来。

“咣当”一声,整个人扎进了水缸里头。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