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鸦雀无声。全家人正酣睡着了,惟有朱六七望着纸窗户上摇弋的柳条,悄悄地“哎”了一声。那王家是什么人。家里做着脚店买卖有点儿小钱就飘的性子,很是好朋友相处。他每次取货都是赔个笑脸贴着冷屁股。可头三天,他们家老爷却破天荒的唯独请他登门喝了酒。俩人面全家人正酣睡着,唯有朱五六望着纸窗户上摇曳的柳条,悄悄地“哎”了一声。。...

屋里鸦雀无声。

全家人正酣睡着,唯有朱五六望着纸窗户上摇曳的柳条,悄悄地“哎”了一声。

那王家是什么人。

家里做着脚店买卖有点小钱就飘的性子,很是不好相处。

他每次送货都是赔个笑脸贴着冷屁股。

可头两天,他们家老爷却破天荒的独独请他上门喝了酒。

俩人面对面坐着,酒水喝的美,老爷的话说的更美。

说他的外甥女长得漂亮,长得讨人欢喜,还说若是能给他的小儿子当个童养媳一家子都会很高兴的。

以后两家结了亲,生意上都会帮衬着他们家,绝不会看着亲家日子难过。

朱五六本没动心,可这丫头的病每次都来的蹊跷,一冒病就是急火,眼瞅着一笔又一笔的冤枉钱花在这病上,丫头的身子却还是好一阵坏一阵的,他们家是真的承受不起了。

如此,他想着要是这家人真喜欢她,说不定也能给她治病。

他不是为了占那点小便宜才按手印的呀。

“嗐——”

带着满满的负罪感睡去。

还没醒来,该面对的事就自己找上了门。

“姓朱的呢!给老子出来!”

周欢方一听到这句“老子”还以为是系统又下达命令了赶紧睁了眼。

“什么事?”

周满翻了个身,黏黏糊糊的揉着眼睛,“姐你要干嘛?”

“没人叫我?”

“没有啊。”

周欢挠挠鼻子,假装梦魇道了一句“做噩梦了。”

心想道:这才多长时间自己的社畜本质就显现出来了,竟然这么听甲方爸爸的话,这可不好。

“姐,你别怕,外头不是喊你的,是喊咱老舅的。”

“哦”周欢倒头继续睡下。

外面的人不依不饶,一进院就开始摔盆摔碗,连着挂在院子里的衣服也好,晒在地上的冬瓜条也罢,没有一样东西能幸免于难。

“干啥!你们要干啥!”

孙佩芳裹着棉袄系上腰带就出去了。

刚回身掖上门帘子外面的三个小混混就要往里面冲。

“干嘛你们!你们是哪的强盗土匪就往我们家里来,小心我到官府告你们去!”

为首的小混混一脸不屑的模样,摸着下巴打量了妇人一眼,嗤笑道:“女人抛头露面?你们家也够奇怪的。去!小娘子,把你夫君叫出来,我们今天是要来和他说话的。”

“我呸!”孙佩芳看着这群人就犯恶心,掐着腰道:“我家男人不在家!你们想找他去山里找吧!”

男人没在家,女人却死死的堵在门口,几个男人都是街边混过的,怎么可能没看懂是怎么回事。

带头的冲手下使了个眼色,俩人不由分说上前一左一右的架起了孙佩芳的胳膊。

脚轻轻松松的离开地。

孙佩芳急了。

“诶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屋里可是我闺女!你们这样是强抢民女!我今儿一定要衙门告你们我!”

“告?”带头的小混混一脸不屑,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竹纸摊开来,指着说道:“看见了没,要告也是我们家老爷去告,告你们家朱五六一个抹账赖账!告他行骗诈骗!”

什么东西?

孙佩芳眼睛看不清楚,认识的字也少,但上面红红的拇指印子确实是吓着她了。

她男人说好了的,江湖规矩,到货收钱,这怎么。。。。。。

小混混咧嘴一笑,转身就掀开了厚帘子一把从门角上薅起来蹲在地上的朱五六。

“朱老哥?”

小混混笑的不怀好意。

朱五六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人提着脖领子往前拱,脸上还装傻冲愣。

“诶呦,四爷,今儿什么风把四爷吹过来了,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土匪呢。”

被叫“四爷”的小混混没在意,眯着眼笑道:“土匪?姓朱的,我一进院就看见你猫墙角扒着门缝偷听呢,可真有你的,竟然让自己的娘们出来跟我们耍横,我们要是土匪你媳妇还有命在这站着?”

朱五六躬着腰背嘴唇惨白,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四爷说的都对。”

“对个六饼!”

小混混一脚踹在了朱五六的肚子上,只见朱五六跟个球一样滚倒在了地上,脑子嗡嗡的半响没起来。

“孩儿他爹!”孙佩芳急的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眼瞅着几个人要往屋里走赶忙又是哭又是喊的。

“那是我闺女!你们不许动我闺女!”

小混混的在门口拐了个弯压根就没打算往里头去,他们也是拿钱办事,自然不愿意浪费时间。

孙佩芳被人薅着头发这么一喊,他当即就明白过来了他们要的人到底会在哪。

偏房里,姐弟俩睡的回笼觉格外的沉。

门口“啪——”一声,摇摇晃晃的斜木板子彻底被推倒在了地上。

周欢猛地惊醒,从炕上忽悠一下弹坐了起来。

“小美人在这呢。”小混混看着隐约的玲珑身形抹嘴一笑冲着人就走过去。

周满光着脚丫子匆忙下地,张牙舞爪的挡在了高大的男人面前。

“你是谁!你出去!你离我姐远点!”

周欢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挡住自己的身体,可随后便放开了手。

屋里冷她昨天压根就没脱衣服,她挡个什么劲儿啊。

翻开了透明的纱布帘子。

冲着大色狼就吼了一句:“哪来的登徒子!你娘没告诉过你不许进女子闺房的吗!你个没教养的东西!”

“。。。。。。”

这一嗓子吼住了周满和小混混,吼住了门外的老夫妻。

朱五六趴在地上心里纳了闷:这孩子是随谁了?他姐可不这样。

带头的小混混看着下了地开始满地找东西的小姑娘,心里二话不说先给自己一巴掌。

张口道:“你这臭丫头还敢骂小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男人的力量再一次迸发出来,周满便不是他的对手。

“姐你快跑,姐你快跑啊——”

我鞋呢?

脱哪了?

周欢气的满地乱窜,刺骨的冰凉顺着脚心往上爬。

起床气让她失去了理智。

“老娘管你是谁!有能耐你就整死我!”

这一天天的还能不能消停了,主角不是她弟吗,这些个恶势力都冲她使个什么劲啊!

头顶小混混喉咙一紧,全然没有了刚才笑面虎的姿态,将凶神恶煞彻底暴露在了面上,故意把话说狠。

“想死可以,做王老爷家的通房,死也能让你死的体面,比在这用猪席裹身强。”

话音刚落,周满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什么意思?”周欢费劲的套上了布鞋,扭头看着小混混满脸戝笑的样子。

原来不只是小色狼,这人背后还有个老色狼。

周欢个子不高走到男人面前的时候只到那人的腰间。

但这个位置已经足以让她看清楚那白底黑字上写的到底是些个什么字了。

“小通房?”周欢杏眸怒睁。

她看过的小说可不少,这几个字代表着什么她清楚地很。

周满脸上气的通红,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了屋外使劲的给了朱五六几脚。

“你答应过我不卖我姐的!你骗人你个大骗子!”

朱五六任由孩子打骂,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叫喊:“不可能!这不可能!王老爷亲口说的让我侄女做童养媳,不是小通房!契约上写的清清楚楚!”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