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归这乌鸦嘴啊...从梧桐巷回到府上,屋里已经有人等着了。“小姐...”李妈小声唤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椅子上的人低头走了出去。夫人!当归刚要行礼,就被李...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当归这乌鸦嘴啊...

从梧桐巷回到府上,屋里已经有人等着了。

“小姐...”李妈小声唤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椅子上的人低头走了出去。

夫人!当归刚要行礼,就被李妈拉了出去。

忍冬站在门口,看着面色沉沉正经端坐的女子缓步走了过去,“娘!”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出去抛头露面,你倒好,成天往外跑,传出去像什么话,你还找不找婆家了?”丽娘似是隐忍了许久,话出口便有些收不住。

魏家世代行医,虽比不得那些医药世家,但也积攒了一份不错的家业,只可惜…人丁不旺,老太爷名下就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一个儿子没养大就夭折了,女儿…获罪死于宫中,老夫人承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早年就病逝了。

开枝散叶的任务落到了忍冬爹爹这根独苗身上,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忍冬她娘自生了忍冬之后肚子就再也没动静了。

身为魏家唯一的儿媳妇,没能给魏家生下儿子传宗接代,丽娘一直心存愧疚,为了怀上孩子,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可...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忍痛往自己夫君房里送人,如今府上三个妾室,一人一个女儿,还是没一个男丁,其中有一个妾曾生过一个男婴,还没出月就没了,之后,三个妾室也再没动静了。

各种方法用尽都没用,现在已是心灰意冷了。

因为没能为魏家开枝散叶,丽娘这些年几乎没笑过,人看着比同龄的夫人也老成许多,从不穿艳色的衣服,年岁不大却早早就开始吃斋念佛。

“跟你说话,你发什么愣!你以为娘想唠叨你,你下月就及笄了,还没人上门提亲...”

说着说着,丽娘眼眶就湿了。

忍冬望着娘轻轻一叹,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上辈子,她便是不喜娘这幅样子,母女俩几乎没什么交流,怎么也亲厚不起来,后来她娘高龄为魏家生了一个儿子,生怕养不大全身心都扑在儿子身上,结果她那个弟弟还是没活过三岁,身在医术世家,却被一场风寒带走了。

也因为那个弟弟的出生,她和娘亲之间越发疏远,直到后来形同陌路。

而这一切的背后,其实是有人处心积虑想要一步步把魏家逼上绝路,让魏家断子绝孙。

为的就是魏家的一门医术绝学,只是上辈子她知道的太晚了。

算算,娘是在她及笄之后怀上的,深深吸了口气,上前挨着丽娘坐下。

丽娘明显愣了一下,连哭都忘了,和女儿之间少有的亲近,让她一时有些不适应。

“娘,我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菩萨说娘会给我添了个弟弟,一早醒来,女儿便去法缘寺求签,是上上签,解签文的师父说遇蛇添丁,家里不久就会有喜讯,赶巧,我去求签的路上就碰到一条菜花蛇...”

娘信佛,只能投其所好才能让她听进去,忍冬也是无奈之举,只能借菩萨之口了。

“真...的??”泪珠子还挂在脸上没有落下,古井无波的双眸终是有了一抹色彩。

就像将死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女儿还求了...姻缘签,也是上上签,说女儿会有锦绣良缘,只是时机未到,不可操之过急,娘,您看,这是签文!”

做戏做全套,都是事先准备的,原本今日娘没在这等着,她也会去找她。

丽娘的手微微抖动着,拿着签文当着女儿的面便打开了,看过签文之后,脸上难掩激动。

“冬儿..这是真的吗?”丽娘其实已经信了几分,因为女儿从小就是个直肠子,不会那些弯弯绕绕,也从未花过这种心思讨她欢喜。

难道是这些年吃斋念佛终于感动了菩萨?

“娘不信就去寺里问问解签的师父便是。”一副不欲解释的样子,倒是和从前的她一模一样。

丽娘紧紧拽着手里的签文连连摇头,“既是菩萨托梦,怎能胡乱怀疑,信则灵...可是我这肚子..”这么多年都没动静,能说有就有吗,都这个岁数了。

“娘十六嫁到魏家,十八生的女儿,而今也才三十三,正是女子旺盛之年,医书有云:先伤其气者,气伤必及于精,娘想要替魏家延续香火,首先要调理气血放宽心境...”医者,要治疾先医心。

听着听着丽娘已经忘了来的目的,直到离开,神情还有些恍惚,不知不觉竟是与女儿说了这些话,回过神顿时面色羞红凭添了几分颜色。

“小姐...夫人...就走了?”

目送丽娘离开当归才缩着脖子小心翼翼进屋,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忍冬细声问了句。

这丫头!

忍冬白了对方一眼,气笑道:“怎的,我娘没罚我抄佛经你很失望?”

“小姐这就冤枉奴婢了,奴婢怎么会这么想。”是啊,小姐不抄佛经后天还得想法子出府去明月楼,哎!今儿夫人遇到喜事了?

忍冬笑着起身走向书桌,摊开宣纸让当归研磨,落笔,一手草书任谁也看不出是出自女子之手。

“收拾一下,晚上跟我出府一趟,准备两套男装。”许久没练字了,这一手字还是从小跟祖父学的。

“出府..晚上!男装?“

当归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忍冬急忙搁笔捂住对方的嘴,这丫头是想囔的人尽皆知吗?

“呜..小姐,你疯了!”大晚上的出府,去做什么,不会又是去...

这下当归是真的怕,这要是出点啥事,一百个当归也赔不起,不行...不行,不能让小姐出去。

“听说,鼎顺斋的狮子头只供晚客食用...”

鼎顺斋?狮子头!

“哦,今日路过珍馐楼的时候订了些栗子糕和酱肉饼子,说好的晚上去取...”

栗子糕!酱肉饼子!吞口水。

当归的眼神一点点发生变化,“小...姐,晚上府门关了,你穿成啥样府上的人也都认得出啊。”

“好像晚上东院偏角的小门会打开方便倒夜香对吗?”

“小姐!”小姐绝对不是临时起意。

忍冬撑着头,笑得几分惬意,没事逗逗这丫头也挺有趣的。

今夜她必须出府,如果没记错,在祖父生辰的前两天,那对母子便被人带到了京都,也就是今晚。

她要在明日他们入府之前先拖住他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