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烟才不信她的话,全当是作弄,站出来将红薯放在了灶膛,能吃到红薯也是很不错的。唐宁宁淘了一大铁勺米,被顾烟看见了,她急道,“后娘,你米放多了。”家里的粥从来不都是清汤寡水的,看不见几粒米,那是原主在外头吃饱饭了。且再说她现在的饿着,几个半大的小子正唐宁宁淘了一大铁勺米,被顾烟看到了,她急道,“后娘,你米放多了。”。...

顾烟才不信她的话,只当是捉弄,站起来将红薯放到了灶膛,能吃到红薯也是不错的。

唐宁宁淘了一大铁勺米,被顾烟看到了,她急道,“后娘,你米放多了。”

家里的粥从来都是清汤寡水的,看不到几粒米,那是原主在外头吃饱了。

且不说她现在饿着,几个半大的小子正是长个子的时候,饭量大,她还怕不够呢,唐宁宁继续淘米。

“放心,以后,娘会对你们好的,明个儿,就去镇上买米回来,不会让你们没饭吃的。”

如此的温言细语,恬静可人,顾烟小姑娘一下子有些愣住了,看着忙碌的后娘,厨房里散发出的淡淡的温馨,她心底一怔。

后娘真的变好了吗?

小鸡炖蘑菇,更何况是这野生的小鸡,味道浓郁,香气直接逼近了堂屋。

“好香,是肉,是肉的香味。”小舟儿趴在窗户口,嘴角流着哈喇。

“肉肉,肉肉--”趴在顾舟身后的小歌儿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的喊。

顾寒看着弟弟妹妹,眼神不禁冷峻了几分。

爹爹到底何时才能找到人回来?

天一黑,农村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家家户户吃了饭,都睡下了,村子里,静谧的连狗吠声都听不见了。

顾家厨房里,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还伴随着阵阵香味。

“好了,烟儿,将饭端到堂屋去。”

唐宁宁拿抹布擦干净盆底,将一锅的小鸡炖蘑菇递给了顾烟,又盛了四碗米粥,一一送到了堂屋。

看着几个孩子,唐宁宁笑着开口,“开饭了。”

村里,除非是过年,谁家舍得做这么一大锅肉来吃,几个孩子看楞了眼。

刚出锅的鸡肉饱满金黄,鸡肉的鲜香散发在空气里,再加上浓郁的汤汁包裹着鲜嫩的蘑菇,引的人口水直流。

顾家这几个孩子各个都馋红了嘴。

唐宁宁将红薯拿过来的时候,几个孩子还都直勾勾的看着,不敢偷吃。

“怎么都不吃啊?”唐宁宁故意问道。

顾寒抿唇,不说话。

顾烟在炕边抱着顾歌,紧紧盯着鸡肉的眼神暴露了她的想法。

顾舟被打怕了,躲在姐姐的背后,馋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饭菜。

以往后娘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都是故意捉弄他们,一旦他们拿了吃,后娘就会哭天喊地的说养她们多么多么不容易,说他们又贪吃又不干活。

几个孩子都不敢动。

唐宁宁无奈,哄道,“歌儿饿了没?”

“饿--”小姑娘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颇有些委屈。

偏偏二姐还捂住她的嘴。

眼瞅着小可怜湿漉漉的大眼睛瞧着自己,唐宁宁笑着将人抱了过来。

完了!

小歌儿要被打了。

后娘要生气了!

小歌儿有些不适的撅了撅屁股,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后娘,小手试探的拽了拽后娘的头发,见后娘没反应。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小孩子忘性大,转眼间,就觉得后娘亲切可人了。

紧紧的抱着后娘的脖子。

哥哥姐姐们看见了,都不禁捏了把冷汗。

唐宁宁抱着小歌儿坐在饭桌前,先是给孩子喂了几口粥。

白粥香甜,入口即化。

小歌儿舒服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像是月牙似的,惹得唐宁宁笑了。

鸡肉入口绵密,伴随着蘑菇的清香,整个口中都洋溢着鸡肉身上特有的浓香味道,在夹起蘑菇,一口即破,吸满了浓郁的汤汁,整个味蕾都绽放了开来,

“好吃--好吃”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屋里响起。

烤地瓜的香气渐渐弥漫开来,外焦里嫩,将外面一层黑炭色的皮剥开,露出了金黄色,咬一口,香甜酥脆。

唐宁宁也赌气的不喊几个孩子,专心的喂起了小歌儿。

让他们不跟她亲。

这古代的红薯都是纯天然的,特别是炉火烤出来,绵远悠长,醇香净爽,暖到了心底。

身后的几个孩子再次被勾起了馋虫。

后娘吃的那么香,应该不会生气吧。

管他呢,先吃了再说!

率先出手的是早就饿极了的顾舟。

“慢点吃,小心烫。”

唐宁宁想制止,可几个孩子早就饿极了,连一向沉稳的顾寒都忍不住多夹了几次,吃的满嘴油。

有心提点,可孩子们太疯狂,唐宁宁便没再说话,默默的多盛了几碗粥。

吃饱喝足了,顾烟看了眼抱着妹妹的后娘,自觉地去洗碗了。

夜里,唐宁宁被冻醒了,狂风吹来,木门吱呀吱呀的作响。

透过缝隙,不少的风刮了进来,头顶的茅草也不遮寒,屋内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唐宁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家里需要添置的东西太多了,孩子们的衣物,厨房的生活用品,家里破烂的门,还有那篱笆也得扎高一些,防止贼盗。

手头的钱远远不够。

这样下去,万一真的下雪了,她和几个孩子就要冻死在这破茅草屋了。

看到蜷缩在一起的几个孩子,她连忙回身,将被子都盖了过去。

家里只有一床被子,孩子们连个过冬的衣服都没有,脸上的皮肤都被冻坏了,特别是出去打猎的顾寒,手上都有茧子了。

索性,也睡不着了。

唐宁宁起身,将柜子里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原主爱美,又怕冷,倒是有几件暖和的衣服,她一股脑都盖到了几个孩子的身上,见几个孩子没那么蜷缩着了,这才放心的下地。

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寒风扑面而来,唐宁宁冷得直打哆嗦。

抬头望了眼天儿,发灰蒙蒙亮,透过篱笆,可以看到前面的几户人家也都有妇人已经起来扫院了。

这里靠近后山,住户少。

住在他们前面的是一对老夫妻,再往外走不远,零零散散的还有几户人家,而住在他们隔壁的是一个寡妇,自己带着一个儿子,日子过得极苦。

以前,原主打骂孩子们,那寡妇还劝几句,后来,见原主不理会,索性关上大门,时不时的救济一下孩子们。

原主气恼,那寡妇也不是好惹的,泼辣的很,两人没少在村里吵架。

属于见面就互掐的那种。

快卯时了,唐宁宁赶紧跑到厨房,早上起来得用热水洗脸,大冬天的,别冻坏了,况且,这个点儿,也该做早饭了。

可理想是好的,现实时骨感的,这土灶的火她怎么都生不起来,搞得灰头土脸的。

“我来吧。”

一道冷不盯的声音响起,吓了唐宁宁一跳。

“你这孩子,走路没声的。”

顾烟脸色复杂,她早就醒了,看着后娘的一举一动,心里怪怪的,见她生不着火,这才站了出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