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了唐宁宁,小女孩吓得脸色一瞬间惨白,紧紧地的搂住了男孩。“---”唐宁宁。“后娘,我们,我们这就回家去,昨天大哥猎到了野鸡,你--你切记打我们---”都是这个坏女人让大哥来这深山里找野味。大哥被逮捕兽器夹伤了。若也不是她从镇上回去,不安心进去找,“---”唐宁宁。。...

看到了唐宁宁,小女孩吓得脸色瞬间苍白,紧紧的抱住了男孩。

“---”唐宁宁。

“后娘,我们,我们这就回去,今天大哥猎到了野鸡,你--你不要打我们---”都是这个坏女人让大哥来这深山里找野味。

大哥被捕兽器夹伤了。

若不是她从镇上回来,不放心进来找,大哥就是冻死在这深山老林里都没人知道。

小姑娘虽然在讨饶,可眼神中分明藏着恨意。

唐宁宁叹了口气,罢了。

她上前将受了伤的顾寒背了起来,吩咐顾烟将野鸡、锄头放到背篓里,不顾顾烟惊诧的眼神,连忙往山下走。

这天儿越来越冷了。

顾寒的伤拖不得。

顾烟看着疾步往山下走的后娘,愤恨的咬了咬唇,背上背篓追了上去。

回到家。

两个小人儿看到了受了伤的顾寒,哭成了一片。

捕兽器应该是猎人用来捕捉兔子的,不是很锋利,伤口不深,趁着几人不注意,唐宁宁取了一碗空间里的神水。

端到了炕边。

“烟儿,将你大哥扶起来。”

顾烟紧紧的搂着顾寒,犹如猎豹一般的眼睛夹杂着不信任,摇了摇头。

唐宁宁懒得想这孩子在想什么,径自将顾寒抱了过来,捏住嘴巴,一股脑喂了下去。

“你--你是不是杀了大哥?”

冷漠的声音响起,小小的身影缩成了一团,散发着无尽的恨意,小舟儿和小歌儿听了,哭声更大了。

大哥死了。

没人保护他们了。

坏人,她是个坏人。

一时间,唐宁宁感受到了无尽的恶意。

“我跟你拼了!”

一声厉吼,顾烟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剪刀,朝着唐宁宁捅了过来,唐宁宁闪身一躲,反手就将顾烟卡在炕边,将剪刀抢了过来。

“你个坏人,放开二姐--”

那两个小人儿见状,立马扑了过来。

唐宁宁害怕伤到人,收起剪刀,将人放开。

“顾烟,谁教你的?!”

糟糕,后娘生气了!

唐宁宁气的手有些发抖,小小的年纪,竟然心思如此歹毒,真不愧是书中的大反派啊。

“是你--是你杀了大哥!”

嫉恨的声音响起,唐宁宁看着顾烟满眼的毒辣,浑身打了个哆嗦。

“咳咳--”

“大哥,大哥醒了!”小顾歌惊喜的从炕尾爬了前来。

众人都看了过去,只见顾寒睁开了双眼,面容冷峻,提防的看着地上的唐宁宁,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到底是个小姑娘,看到顾寒安然无恙的醒了过来,顾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顾寒紧抿着唇,将伏在他身上的顾烟推开,下地,走到唐宁宁身边。

“我在山上猎到了野鸡,拿到镇上可以卖一百文。”

原主是个好吃懒做的,顾寒打下的野味,都被她拿来换了银子买头饰,下酒馆了。

可每次顾寒都会不顾生命去打猎。

因为只有这样,弟弟妹妹们的日子才会好过一些。

唐宁宁看着几个孩子,身上婆破破烂烂的,各个面黄肌瘦,有气无力的模样,她心底酸涩了一下。

她决定了,她要抚养这几个孩子长大,但是不能长歪,尽干一些丧尽天良的事儿,最后,还把她这个后娘给弄死了。

不过,这几个娃,除了顾歌好糊弄一些,其他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慢慢来吧,急不得。

唐宁宁没有理会这个半大小子,径自走到了柜子旁,凭着记忆,将柜子里的暗格打开,把存银拿了出来。

原主存了跑的心思,自然会多存一点银钱。

她打开荷包,数了数,有三两五百文。

天啦噜,这原主也太能霍霍了,孩子爹走的时候可是给了她八两银子呢,再加上从顾家二老那儿坑来的二两银子,少说也有十两。

真是个败家娘们。

几个孩子看着后娘手里的荷包,不做声,只有顾烟拽了拽顾寒的袖子,努嘴不满,这个坏女人,有那么多的银钱,还要卖了歌儿。

可恨!

唐宁宁拿着银钱出了堂屋。

到了厨房,便将仅有的银钱放进了空间里,便着手处理晚饭了。

天气寒冷,顾寒又受了伤,她打算将野鸡炖了做汤。

以前,都是顾烟做饭,小姑娘爱干净,灶台上没落灰,唐宁宁利落的舀了盆水,将锅一涮,拿了菜板,就开始处理野鸡了。

将毛拔干净,开膛丶去内脏,洗了几遍,手起刀落剁成块。

“烟儿。”

一声高喊穿过冷风进了堂屋,几个孩子都被吓了一跳。

“后娘在喊我,你们都别出来。”

顾烟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了出去。

寒风萧瑟,冷风一吹,她的头脑清醒了几分,不禁后怕,刚刚---后娘竟然没有责怪她,也没有打她。

手里握着的剪刀依然留有余温,以往挨打的记忆浮上心头,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到了厨房,却看到后娘将野鸡开膛破肚了,呆愣着,就听到后娘囧囧的声音传来,“烟儿,你生火,娘做饭。”

后娘不会生火。

顾烟快步走过去。

生火这等小事,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但是以前后娘都是坐等着吃的,今天咋就自己动手了。

可能是怕他们偷吃吧。算她聪明,要是自己做的话,一定给弟弟妹妹偷藏几块,不被后娘发现,不过,现在看来,能喝汤就不错了。

小姑娘叹了口气。

唐宁宁见了,嘴角忍不住勾勒出抹笑意,正好被担忧顾烟跟上来的顾寒捕捉到了,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眼里藏着深深的探究。

唐宁宁顾不得那么多,火生好后,将鸡块倒进了沸水里。又将地上的蘑菇择洗去老根,洗净备用。

“寒儿,天气冷,想看的话进来把门关好。”

后娘会这么好说话,不骂人。

顾烟忍不住抬头望了眼忙碌的后娘,却瞧见了大哥转身的背影,门被关上了,屋内的光亮瞬间暗了下去。

家里没有粉条,唐宁宁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蔫吧了的葱姜,几粒花椒,又找到了几根胡萝卜,将胡萝卜切成了菱形片。

起锅烧油。

放入野鸡块煸炒变色,添水,加入葱段、姜片,放入野鸡块和蘑菇,香味瞬间就被激发了出来。

顾烟闻着味儿,馋的肚子更饿了。

“烟儿,拿五个红薯,放到灶膛。”唐宁宁早看到了小姑娘的拘谨和馋,笑了笑,将罐子里的盐倒了一勺,放进了锅里。

“一会儿,保准你们吃饱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