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赏月

五月十二日,多云转晴。对于这个月全食的日子来说,昨天确实是个好天气,清凉舒爽的风刮去了天上的乌云,更有甚者让人会觉得有一点儿闷热,这天气来的恰当的时间好处。毕竟,对于全国其他地区天文爱好者来说,或许就没这么好运了,或许他们所在的地区正下着雨。时间到了当天19点对于这个月全食的日子来说,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清凉的风刮去了天上的乌云,甚至让人觉得有一点凉爽,这天气来的恰当好处。。...

乾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乾王录》在线阅读

九月七日,多云转晴。

对于这个月全食的日子来说,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清凉的风刮去了天上的乌云,甚至让人觉得有一点凉爽,这天气来的恰当好处。

当然,对于全国其他地区天文爱好者来说,或许就没这么好运了,也许他们所在的地区正下着雨。

时间到了当晚22点,方初迈出图书馆的电子浏览室,准备去接老杨和方馨一起观赏。他刚才与网络聊天室内全国各地天文爱好者,畅聊关于今晚的景观,有些人抱怨当地天气不好,有些人则抱怨要加班之类,看来像他这样幸运的人还是为数不多。

破旧口袋中的手机传来一阵铃声,来电显示为方馨。

“哥,我和朋友已经出门了,我们待会在哪碰头?”

“沁心园,那里夜晚风景不错,是个观赏的好去处。这样,你带你朋友先过去,我去接我朋友再找你们会合。”

“恩,那我们到湖边的亭子等你们。”

“好的,一会见。”

老杨此时正在洗澡。

这两个大男人,都是单身汉,老杨和方初不同,自身因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和女生接触的时机太少,这个人嘴笨,不够圆滑,这才打了四年的光棍。每回瞧见别的情侣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老杨只能投去一副羡慕的目光。

精心打扮了一番的老杨,特地去隔壁寝室借来了吹风机,拿出行李箱中许久不用的发蜡,硬是打理出一副成功人士的大背头,不细看,还真有点唬人的意思。

这时,宿舍门被推开。

“老杨?你怎么磨磨唧唧半天还没出门?”

方初刚进宿舍门,便瞧见眼前此人正在精心打扮,赫然一副商务男士的样子。

“啧啧,你这干嘛呢,又不是喊你去相亲”

老杨笑嘻嘻的看着方初,指了指自己的头。

“毕竟第一次见你妹妹,何况还有个不认识的学妹,头回见面,总得留下点好印象。怎么样,老方,这个打扮会不会太过突兀?”

何止是突兀.。。。方初心想。

对老杨这番举动简直是无语,可能这四年的单身生活和充实的医学课程已经深深迫害了这位挚友。

“行了,赶紧出门吧,我妹妹她们已经在沁心园等咱们了。”

收拾好东西,二人出发向着沁心园方向走去。

“嗯?学长你们终于来了,这么晚了让我们两个学妹等这么久真的好吗?”

方馨身旁的女孩子对着姗姗来迟的老杨二人主动发出了询问。

见到学妹这么发人深省的提问,老杨不由强装着笑脸摸了把刚打理的发型。

“抱歉抱歉,是学长怠慢了。”

说完便挤眉弄眼的看向方初。

“你看看你,早叫你出门,非不听,还连累我陪你一起挨骂。”

这时,站一旁的方馨微笑着靠了过来。

“哥,这一定就是你常说的老杨吧。”

方初点了点头。

“杨立学长,你好,我是方初的妹妹方馨,谢谢你这几年来对我哥的照顾。”

老杨听这话,马上老脸一红,有点怪不好意思。

“哈哈,没有没有,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你说是吧老方。”

方初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十分不配合老杨这番言辞。

“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室友也是我同学,名叫苏浴枫。”

二人目光重新投向这位刚向他们发难的学妹,一眼看去,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水汪汪的眼睛,柳条般的眉毛,脸像鸡蛋般白皙,身躯修长婀娜,十足一个可爱的俏皮女孩。

方初最先回过神来,可能是自己妹妹长像足够清秀,自己对美女有些抵抗力,老杨就不一样了,还在呆呆的看着苏浴枫。

“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破了这份尴尬,方初连忙扯了扯老杨的衣服,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苏浴枫学妹是吧,我叫杨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可以让方初来招呼我。”

“嗯?真的啊,学长不怕麻烦吗?”

苏浴枫看着杨立这幅样子心里已经是捧腹大笑,只不过面上还是摆放着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

正当老杨准备应允下来

“好了好了,老杨你别贫了,小苏你也别消遣我兄弟了,他这个人一根筋,有时候转不过来。”

“不会啊,其实我觉得杨立学长还挺好玩的。”

此时已是23点,沁心园周围早已出现不少人,月全食的消息之前就已扩散开来,其中大部份人来凑热闹,或者打着幌子来公园约会之类。

“咱们就呆亭子里吧,这边视野开阔,观赏效果也不错。”

几人默许,接下来便开始了一系列闲聊,准备着月全食的到来。

----------------------------

一座透出淡青色的祭台,出现在一道道山壑之间,格局构造与之前的石台虽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又不尽全然相同,祭台的形状依然由八个方位向内延伸,直至汇合之处才出现一道八面体石台。

在这座祭台周边,可以明显感受到一股深厚的土之气息,看来这主材料应该是由精土构成。这种精土,顾名思义,不同于普通的土壤,而是一种既可以用于修炼,也可用于炼制器具的一种材料。这种土壤内,蕴含着比较浓厚的土之气息,对于对应属性的人来说,对修炼大有裨益。

不过这祭台面积之大,所消耗的精土数量肯定十分夸张,一般的势力不见得有这么大的手笔,由此可见,搭建之人必定背后有着不小的来头。

祭台之上,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布置任务。

“禀大人,方圆百里之内,已经打探完毕,并未发现有其他宗门势力的人,祭台也已经布局完毕。”

“嗯,你们暂且退下,看守好各个方位,不得有人打扰。另外,待我成功施展祭祀之后,这方圆百里的一草一木,如有任何异动,务必第一时间通报于我。”

“是,大人!”

待得手下离开之后,黑袍男子手中又凭空出现一锦盒,只见他使用一股封印之力缓慢的将锦盒包裹之后,又将此物慢慢揭开。

锦盒所藏之物,乃是一条绳状物体,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寻常材料所制,但也说不出什么特别之处。男子满意的看过手中之物,随即又将盖子合了回去。

虽不知此绳有何神秘,不过从男子不同寻常的目光看来,此物应该相当重要,却不知今晚的仪式和这绳子又有何关联。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乾王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