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这山峰中有一洞天。有一样貌清秀的女子正五心朝天,盘坐在一流光溢彩的玉石床上。没多久,那看似二八年华的女子秀眉微蹙,睁...

这是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

这山峰中有一洞天。

有一样貌清秀的女子正五心朝天,盘坐在一流光溢彩的玉石床上。

没多久,那看似二八年华的女子秀眉微蹙,睁开了眼。

又失败了。

这是她三千年来第一百次凝结金丹失败。

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呢!她自嘲地想。

想起上一次约了几个朋友出去历练,那些还活着的大乘期的同个时代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发现她的异常。

不仅如此,他们还常常用钦佩的眼神看着她,甚至出言询问,要如何压制身上的气息,免得被天道察觉,降下劫雷直接飞升。

千辛万苦修炼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飞升之后得从头拼搏,他们还想多逍遥几百年放松一下的呢!

可她有什么经验能够分享的?

她是个货真价实三千岁的筑基期弟子啊!

那些大乘期的,一个都不信,只以为她这是不愿说。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她看看自己掌中笔直又深长的命运线,十分苦恼,她的命明明很好的啊!

难道是三千年前投胎时,没有经历胎中之迷,保留了前世记忆的缘故?

所以这就是天道为了保持平衡带来的惩罚吗?

……

山峰外,五彩霞光似乎是被人惊动,凝成一团无色的能量,飞入她的眉心。

洞口外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弟子安思梅,求见大师姐!”

林玄真还没来得及回应,少女就紧跟着说道:“大师姐,不好啦,掌门师祖要飞升了!”

这声音听着好似就在门口,实则距离她的洞府还有好几十里。

不过对于修仙者而言,这几十里,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事。

掌门要飞升了?

林玄真皱眉,心里有些烦躁。

每隔五六百年,就要重新挑选个掌门,这果然太耽误她修炼了!

都怪这些没用的掌门,所以她才没办法结成金丹。

为什么挑选掌门这种事,也要让她来做决定?

她只是个筑基期的弟子啊!

她承受了太多这个境界不该承受的事。

洞口外,少女从剑上跳下,洞府设下的禁制已经被林玄真撤下,她却不敢随便闯入干扰了大师姐。

“进来吧!”林玄真说道。

安思梅战战兢兢地进入那洞府,眼睛不敢乱看,神识更是规规矩矩的,仿佛回到了在世俗界时,谨小慎微的后宅女子生活。

早已修炼多年的她,都快感觉自己呼吸不畅了。

这,难道就是大乘期修士的恐怖威压?

安思梅今年刚刚进入内门,但在新入内门的弟子中实力垫底,因此,她被派来找大师姐通传消息。

传说中,大师姐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她手段狠辣,残杀了几位有名有姓的炼器炼丹的大宗师后,又掠夺了许多修炼资源。

他们天雷门虽然因此受益,也因为大师姐凶名在外无人敢惹,但师弟师妹们却对她又爱又怕。

爱的是,大师姐带回来的丹药武器法宝都太好用了,量大管饱、人人有份;

怕的是,万一自己身上有什么大宝贝,被大师姐盯上了可怎么办?

什么?你说大师姐只是筑基期,怕她干什么?

放屁!大师姐那是故意压制自己的修为,不然她怎么能够出了那五雷峰?

谁不知道五雷峰的禁制只有大乘期可以来去自如?

而且掌门身为大乘期,也对大师姐恭恭敬敬,你跟我说她是筑基期?

呵,凡人!

听说,几百年前,对头仙门有个不识好歹的炼虚期长老,看上了大师姐的法宝。

他自忖偷鸡摸狗手法乃本修真界第一名,便想对她出手。

刚有所动作,就被大师姐的一道雷劈中,进而引来了劫雷,那长老竟然当场就要突破。

幸好他本来就在准备突破事宜,火急火燎地回仙门去闭关了。

只是后来,再也没人见过那长老了。

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安思梅这么想着,悄悄抬头,瞄了传说中动辄引来劫雷的大师姐一眼。

唉?

好普通的一个女子。

传说中凶残的大师姐,实际上五官端正,皮肤白皙,长发如墨,身姿曼妙。

可惜了。

这长相放在世俗界能够称得上是美人,放在美女如云满天飞,帅哥遍地多如狗的修真界,只能称得上普通。

“陆仁正在渡劫?”

林玄真不介意这个小师妹对自己的打量。

她早就习惯了。

每个通传的弟子,都是这样一脸好奇仰慕地看过来,再慌里慌张地收回目光,掩饰自己的失望。

她更在意的,是陆仁渡劫的事。

照理说,那陆仁做掌门不过三百年。

前不久他刚刚突破到大乘初期,远不是能够飞升的时候,怎么就渡劫了?

年轻的安师妹在心里感叹道,大师姐竟直呼同境界的掌门师祖名讳,可见她果然是宗门上下第一强者!

她在心里拍拍大师姐的马屁,忙又收敛心神,低头答道:“是的。弟子过来之时,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为什么不是刚开始渡劫就来报告?

因为他们这几个新入内门的弟子刚刚为了决定通传的人选,打了几架,用了一点时间。

不过这种事,无关紧要,就不用禀报大师姐了。

林玄真想不明白,就算她提供了许多天材地宝给掌门固本培元、洗精伐髓、改善体质、提升天赋,他也不可能那样快地到达大乘后期。

没道理啊!

按照她自己归纳出的《一般弟子从入门修至飞升多元函数》,理论上,这一任掌门至少还要两百年才能飞升。

她之前挑选的几任掌门,就已经验证过那个函数的准确性,这一次突然出了特例?

不对,那些修至飞升的长老,也充分验证了她的函数没问题的。

难道是自己那个诡异的祥瑞体质作祟?

说起这个“祥瑞体质”,她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三千年前,她出生没多久,刚有了意识,随后就被宗门的开山祖师捡回家,收为亲传弟子,还当成亲女儿一样,亲自照顾。

她一个啥都不懂,来路不明的小婴儿,一飞冲天成了祖师的掌中宝,占去了一个珍贵的亲传弟子名额,自然引来许多嫉妒的人。

奇妙的是,每当那些人想对她做点什么坏事,那人立刻会进入下一阶段的突破。

刚开始,祖师还能笑呵呵地称她是个祥瑞。

直到宗门弟子接二连三因为被迫突破而失败,境界不升反降,宗门实力也跟着大缩水,祖师才开始慌了。

这一慌,就想为了宗门,亲自把她给处理了。

祖师当时已经卡在大乘后期几百年,境界稳固一点突破迹象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

原先那些被迫突破的,都是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他这样平和通达的高手,问题不大。

结果,祖师飞升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普普通通大师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