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小小没想到,一日之间,会见到那个男人两次。白袍已经染血,眉头紧锁,倒在院子里不省人事。想到白日的时候他没杀自己,还将战场引离了水潭,她没多少犹豫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俊脸。...

夜小小没想到,一日之间,会见到那个男人两次。

白袍已经染血,眉头紧锁,倒在院子里不省人事。

想到白日的时候他没杀自己,还将战场引离了水潭,她没多少犹豫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俊脸。

“喂,你还清醒不?”

啪啪的声音在夜色中也是挺响亮的。

夜小小想,她不是在报复他白日将她扔到水潭里的仇,只是想确认人还清醒不。

皇甫虞勉强睁了睁眼,眼神中微微有些诧异,却没有力气回她的话。

这是认出她来了?

她白天可是糊了一层黑黑的东西,这都能认出来?

“看来你人还是清醒的。”夜小小撇了撇嘴,嘀咕道:“算了,看在你白日放过我的份上,我就救一救你吧。”

她将手搭在他手腕上,皱了皱眉,叹息一声,起身来到他身后,将手伸到他腋下,使了全部的力气,也没将他拖离一点。

她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有些急躁,脱口吼道:“我说,我特么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你就不能使点劲儿啊!”

皇甫虞微微睁了睁眼,他现在是真的一点劲儿也使不出来。

“这个绿儿,总是整晚不见人,以前也没觉得什么,现在就觉得麻烦了。”夜小小忍不住抱怨。

又试了几次,她将人放下,来到正面,直接拉开他的衣服,伸手在他胸前摸了起来。

皇甫虞眼里闪过一阵恼怒,没想到这个女人,不,只能说女孩,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上下其手!

就在他忍无可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前一痛,接着,身上便有了些力气。

“你这点力气只能维持一会儿,快点扶着我进去。”

她的声音清亮淡然,并没有他想的那般龌龊。

夜小小将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手从腋下绕到背后,用力将他扶了起来。

皇甫虞就着她的搀扶,艰难地进到她的屋子。

夜小小将他扶到床上躺下,擦了擦额头的汗,叹道:“真是累死个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皇甫虞虚弱地问。

他在虚弱当中选了一处看起来甚是荒废的院子,以为没人,想着过一晚就能恢复些力量回去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白天的那个小丫头。

“这是我住的院子,当然会在这里。”夜小小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下,又道,“你跟那个穿黑衣服的打架,输了?”

“他、死了。”

见他隐晦地瞥了两眼她手里的杯子,懂了,倒了杯水过去扶着他的头,喂他喝下。

当然,她没忽略他皱的更紧的眉头。

哟呵,这是嫌弃她用过的杯子?

她想直接把他甩回床上,看到他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她……忍了!

“我猜也是,要不然你还能活着跑到这儿来?”

她将他放回去,把杯子放下,去翻了一根银簪子出来,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虽然你用修为压制了春无痕,但是也让你实力发挥不出一二。别想着明天就解了,这东西在体内呆的时间越久,越是伤害身体。我想白日要杀你的人,也不会傻到只自己来吧。呐,我现在替你将毒排出来,你要怎么报答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战神偏宠符师小娇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