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廷昭离开沈砚星家,并没有回学校。他知道如果现在回了学校,周立跃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她以为揍那些人一顿就能帮到他么,天真。那只会让他陷入更深的地狱。嘴角勾起嘲弄的笑...

孟廷昭离开沈砚星家,并没有回学校。

他知道如果现在回了学校,周立跃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她以为揍那些人一顿就能帮到他么,天真。

那只会让他陷入更深的地狱。

嘴角勾起嘲弄的笑,他慢吞吞地走回了家。

“看什么看,狐狸精的儿子能是什么好人,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你可不能跟他一样,只知道跟人打架不学好,知道了吗!”

刚刚走到路口,就听到身旁传来一个妇人训斥孩子的声音。

小孩子好奇地盯着孟廷昭额头上的创口贴,上面印着可爱的小熊。

被母亲这么一教训,便不敢再看了。

孟廷昭瞥了一眼那个女人。

女人没想到他会停下来,脸上浮现一丝尴尬又恼怒的神情。

见他就这么默默地盯着自己不说话,女人反倒恼羞成怒了。

她怒气冲冲地扯着孩子的胳膊把孩子带走了,一边走一边嘀咕:“我又没说错,看什么看。”

路边摆摊的小摊贩似乎有新来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热心的老摊贩就给她讲解起孟廷昭的事情。

“他那个妈妈哟,听说是有钱人的小三,被正房的孩子发现了,才躲到我们这里来的……”

“啊,看不出来,我们这里居然还有这种道德败坏的人。”

路人根本不在乎孟廷昭怎么想,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议论起他的身世背景。

孟廷昭把他们的话都当做了污染物过滤掉,面无表情地往家里走。

老旧的楼道散发着说不上来的臭味,住在这里的都是这座城市里最穷困的一群人。

这是一栋烂尾楼,开发商破产之后就没有继续维修,于是很多业主就这么搬了进来。

没办法,房子没了,可房贷还是要还啊。

除了业主,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跑到了这里来。

大家彼此防备彼此嘲笑却又不得不住在一起。

孟廷昭爬上楼,打开了那扇摇摇欲坠的铁门。

门内的女人看到他回来,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笑容,但是笑容在看到他脸上的创口贴之后一瞬间就消失了。

“他们又打你了?”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孟廷昭嘲讽地看着她。

如果不是她,他可以不用受这些折磨。

“你没还手吧?”苏余梦忽视了儿子眼中的厌恶。

孟廷昭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了:“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苏余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你不还手他们就不会继续打了。”

孟廷昭忽然想起了那个女孩问他的话。

“为什么不还手呢?”

“还手会被打得更厉害。”

“没事,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以后我会帮你,你就放心大胆的还手吧。”

一瞬间怒意从心底涌出,他爆发了。

“不还手他们就不会继续打了吗?我们东躲西藏一直退后孟星光不也没有放过我们吗!”

一个陌生人都能鼓励他去反抗,而他的妈妈却只会让他忍,让他躲。

“阿昭……”苏余梦没想到儿子情绪会突然崩溃,看着他那猩红的双眼,眼泪一瞬间就落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不好,都是我的错……呜呜呜呜……可是当年我要是不答应,你外婆就没救了啊。”

看着苏余梦哭哭啼啼的样子,孟廷昭忽然觉得没意思。

这么多年了一直是这样,他挨打了她就让他躲,从来没有想过要替他出头。

一遇上事情她就开始哭,好像除了哭她就不会做别的事情。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孟廷昭把书包扔到地上,平静道:“我去接水了。”

这是一个烂尾楼,水电都不通,小区里的人都会去不远处的江边打水。

苏余梦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痛苦地蹲到了地上,双手捂住脸颊,眼泪顺着指缝滴滴答答地落到了地上。

“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用……呜呜呜呜……”

她实在是太没用了,保护不了儿子,还要儿子来照顾她。

孟廷昭沉默地提着水桶,从江边把水提回家。

苏余梦已经不哭了,她擦掉眼泪,挤出笑脸:“阿昭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随便。”孟廷昭继续拎着水桶下楼了。

他得再提两桶水回来,不然明天母亲一个人在家没水用。

苏余梦强忍着眼泪洗手做饭,她不能浪费水,这是阿昭辛辛苦苦拎回来的。

点上蜡烛,两人默不作声地吃完了晚饭。

孟廷昭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吹灭了蜡烛。屋子里没有门,根本不隔音,他能听到隔壁清晰地传来母亲抽抽搭搭的哭声。

他闭上眼,紧紧地拽住被子的边角,力气大得几乎要将被套扯破。

再忍一忍,高三毕业考上大学离开这里就好了。

孟廷昭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

第二天去了学校,老师已经习惯了他不上晚自习。

全班没有任何人来跟他说话,仿佛他是一个透明人。

看着被涂得乱七八糟的桌子,孟廷昭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恶作剧。

他默不作声地掏出课本开始补作业。

沈砚星也来了学校,正乖巧地坐在座位上听课。

她今天已经恢复了黑色的长发,穿着统一的校服,看起来和学校里的乖学生没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她要比一般的人,更好看一些。

“诶诶诶,回魂了啊。”同桌冯圆圆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这都盯着许书白看一早上了,还看呐。”

沈砚星一扭头,就看到冯圆圆一脸惊诧的目光。

“怎么了,他长得好看还不许我看么。”她笑眯眯道。

“我跟你说,你可别浪费时间了。那可是高岭之花,我们这种凡人就别妄想染指天上的神明了。”冯圆圆凑到她耳边小声嘀咕。

“哦,这样啊。”沈砚星点了点头。

果然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见沈砚星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冯圆圆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你别不自量力了,校花人家都不稀罕,还能稀罕你?人家说了,他心里只有学习,只有学习才是他的恋人。”

“我明白了,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沈砚星眼睛一亮,顿时有了攻略的方向。

冯圆圆:“?”

怎么突然就收到好人卡了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被迫绑定恋爱系统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