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活忙绿得前所未有,晓晴每日再重复着像的三点一线:学校,画室,家。晓晴要报名参加艺考,她想考到z市,跟逸辰同一所学校,最好是是同一个专业。“为什么还没发来他的回信?”寄送信件足足半个月,晓晴等得好急切。这天,晓晴发来了一条短信:“我想我们但是晓雨要参加艺考,她想考到z市,跟逸辰同一所学校,最好是同一个专业。。...

高三生活忙碌得前所未有,晓雨每天重复着一样的三点一线:学校,画室,家。

晓雨要参加艺考,她想考到z市,跟逸辰同一所学校,最好是同一个专业。

“为什么还没收到他的回信?”寄出信件将近半个月,晓雨等得好焦急。

这天,晓雨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我现在在大学很开心,每天都和朋友一起玩,一起唱k,一起跳舞,我想自由,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就这样吧。”

一阵眩晕感,晓雨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没有错,发件人是逸辰!

“逸辰跟我分手了?”晓雨一遍遍地问自己。

那天的课讲了什么,回家的晚饭是什么味道,晓雨统统感受不到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心裂开,裂得很疼。

晓雨的日记本里写着:“他负了我,我第一个爱的男孩怎么能这样对我?!”

他温暖的手掌,他深情的双眸,还有他在吻晓雨时害羞地把嘴唇贴上去之后不知道怎么做的样子,在晓雨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回放着。

迷迷糊糊中,晓雨看到逸辰走到她旁边,递给她一张画,上面画的是晓雨的背影。“我画的你,有点冒昧,看你在画画很认真,就没打扰你,嗯,送给吧,希望你喜欢。”逸辰微笑着,温柔得像一缕阳光,洒在了画室,洒在了晓雨的眼睛里。

晓雨醒了,原来她又梦到了第一次和逸辰见面的情景。

秋雨在敲打着窗子,没关严的窗缝里透进了丝丝凉意。深秋了啊!秋天的雨夜冷得像晓雨的心。

“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晓雨的日记停留在了这一条。然后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毫无感情为了高考奋斗的每一天。

“妹!等等你哥!”周鹏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上来,晓雨没有理他。

“你怎么了?”周鹏问。晓雨没说话。周鹏没有再问,两人推着自行车,走了一路,沉默了一路。

“我被一个男孩伤了。”晓雨突然开口,眼圈泛红,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知道,明天周末,我带你去个地方。”周鹏说。

第二天下午。

“你要带我去哪儿?”晓雨问。

“跟我来,最近有个《七剑下天山》挺好看的,看看打打杀杀的多热闹。”周鹏神神秘秘地带着晓雨拐进一个小胡同,走进了第一家的院子。胡同有点年头了,院子看起来跟周边的普通人家并无两样。

“老板,看电影,七剑。”周鹏对着一个正在晾晒被子的中年男子说。

中年男子转身进屋拿了一盒带子,递给了周鹏,又给他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开着门的屋子。

屋子略显简陋,一张铁架床,床上放着一床叠得歪歪扭扭的被子,墙边一个旧木头电视柜,上面放着一台凸屏电视机和录像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看到旁边的晓雨有些不知所措,周鹏一边走一边对晓雨说:“来吧,我朋友上次给我推荐的地方,说这附近的大学生都来这看电影,这条件,下回我得问问清楚。”

两人进了屋子,周鹏稍微琢磨了一下电视和机器,将卡带放好,播放电影。

“呀!”晓雨惊讶地叫出了声。床边的被子有些乱,晓雨想把它挪开的时候,掀开了一角,看到上面赫然醒目的一块暗红。

周鹏赶紧回头看,也是吃了一惊。默默将被子推到床角。“别怕,没事儿。”

周鹏拉着晓雨的手腕,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两人就这样默默看着热闹的电影。

这天的电影到底讲了什么,晓雨一点都没看进去。她满脑子都是“逸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是你吗?那个不语清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