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个贵人上下打量孟冬的时候,孟冬也重新审视着这两个贵人。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腰悬长剑温文尔雅的中年人男子,留着美须,扎着葛巾,一袭劲装,看上来能有三十多岁的模样。中年人男子身后,则站着一个老人。老人发须花白,精神精神矍铄,看上来甚是面善,颇具种仙流道骨老寿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腰悬长剑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留着美须,扎着葛巾,一袭劲装,看上去能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就在两个贵人打量孟夏的时候,孟夏也审视着这两个贵人。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腰悬长剑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留着美须,扎着葛巾,一袭劲装,看上去能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中年男子身后,则站着一个老人。

老人发须花白,精神矍铄,看上去甚是面善,颇有种仙风道骨老寿星的感觉。

看到这两个贵人的打扮,孟夏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却颇为有些玩味。

因为。

贵人一般可不穿这种没有印染任何装饰衣服!

在这个世界,给布匹染色的技术水平并不发达,颜料的获取难度也很高。

所以,一般的平民大多都穿着没有染色的衣服。

而这种衣服,一般都呈现布匹材料原本的颜色。

因平民的衣服多采用“麻”作为原材料,所以平民一般都穿着灰褐色的麻衣。

而有了一定经济水平的富户,穿着的布料更高级,颜色也更鲜艳。

但基本上都是同一种颜色!

而身份地位更高的贵族,身上穿着的衣服,在色彩、图纹上一般都会非常丰富。

至于花纹图案,一般都会有专门的绣娘精雕细琢。

所以,地位越高越有钱,身上的服饰一般都越是丰富多彩。

身上穿着色彩缤纷的衣服,简直就相当于前世开着豪车,等于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贵族,有钱”几个大字。

没错!

在这个世界,光有钱还不够。

商人、暴发户,哪怕有钱也不能穿丝绸等华贵的衣服。

至于一袭白衣......那是孝服!

而面前这两个贵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则非常的“朴素”。

但因为独特的气质,依旧给人以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而这些细节传达的信息,也是异常丰富的。

譬如。

这两人在伪装、他们的行动很机密!

或者说,他们自认为很机密!

孟阿烈拉着孟夏,热情道,“夏哥儿,这位是川岱县县令之子,钟宁钟公子!”

钟宁适时行了一个叉手礼,道,“孟兄,我不请自来,若有冒昧之处,还请多多包含!”

钟宁身后的老者,也跟着行礼。

还真是彬彬有礼啊!

在这个世界有句话叫做“礼贤下士”,孟夏能算“士”吗?

很显然,并不是!

孟夏连个武秀才都不是,顶多只能算是“民”。

更何况,孟夏可不认为现在的他有资格和县令之子称兄道弟。

当然。

身为高贵的穿越者,孟夏自认不弱于人!

孟夏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跟着回了一个礼。

孟夏:“钟公子是打算到猕猴山深处寻宝,然后阿烈叔推荐我当向导吧!”

钟宁和身后的老者,同时神色一凛。

孟夏满不在乎,随口道,“两位贵人不远千里来到山阳寨这穷山僻壤,还穿的这么‘朴素’,自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山阳寨附近可能的宝藏地,除了猕猴山深处,还有其他选择吗?”

钟宁目光明亮,笑道,“孟兄高见,既如此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希望孟兄能答应我的不情之请,担任向导一职!”

孟夏笑了笑,道,“在山阳寨有条饱经鲜血浇灌的祖训,叫做‘别惹猴子’,而猕猴山深处最多的就是猴子......想必钟公子也不会强迫我违背祖训吧!”

孟夏一语落,不仅是两位贵人,就连孟阿烈都不由面色一变。

孟夏这话,不是趁机抬价,就是明言拒绝了。

不过,这点小挫折,钟宁还没放在眼里。

钟宁:“孟兄的本事,闻名山阳寨以及附近的十村八寨。在你的组织下,一条马路畅通,山里的柴炭、粮食、药材都纷纷卖到了沛水镇,十村八寨都非常信服你......”

钟宁站起身,打量了一下茅草屋的四面八方。

“这些年,孟兄挣得钱也不算少,但你一不买产业,二不奢靡享受,就连身上的衣裳,还都是麻衣......想必孟兄心中也有宏图大志吧!”

孟夏重新审视了一下钟宁,笑了笑道,“钟公子说笑了,我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那点钱连您骑的一匹马的零头都没有。”

没错!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操蛋!

孟夏这些年又是忽悠乡民铺桥修路,又是组织大家互帮互助,将山里的药材、柴炭、山货卖到沛水镇。

但是。

挣得钱还真就连一匹马的零头都没有!

钟宁:“孟兄叫我钟兄就好,钟公子就太见外了。”

孟夏笑道,“好的,钟公子。”

钟宁一愣,随即面色如常道,“富贵险中求,孟兄既有大志,何不和我一起赌一回?”

孟夏:“十赌九输,我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

还年轻么?

这话一出,钟宁和孟阿烈两人同时面色一变,眸子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落寞。

捕捉到这些微表情,孟夏顿时将孟阿烈寨主曾经跟他讲的故事对应起来。

这位钟宁公子应该就是孟阿烈当年追随过的少爷了!

换句话说,这位少爷和孟阿烈一样,实际年龄都很......年轻!

就是不知道,钟宁被妖狐夺走了几年寿元。

想到此处,孟夏顿时有些明白,为何钟宁这样一个县令之子,非要入猕猴山深处搏命了。

穷人日夜为两餐疲于奔命,但贵族也有贵族的烦恼。

想必钟宁的地位,也时刻受到兄弟、族兄们的挑战吧!

在这个没有避孕手段的世界,人类最不缺的就是幼崽。

莫说是富贵人家,就连贫苦人家,幼崽也一个接一个诞生。

唯一的缺憾就是......夭折率太高!

想必钟宁现在正面临着被“弃号重练”的困局!

钟宁:“若孟兄愿意做我向导,我不仅会推荐孟兄入武院,还会支付一千两白银做报酬!”

孟夏点头,赞赏道,“不错,够买一匹不错的良驹了,钟公子真看得起我!”

钟宁:“......”

数息后。

钟宁诚挚道,“孟兄,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武院名额、三千两白银、外加上一本入品武学「百战刀」,这是我能支付的最高的报酬了!”

「百战刀」?

闻听到钟宁拿出百战刀做报酬,莫说是孟夏就连孟阿烈都不由一惊。

百战刀是入了品的武学,像是山阳寨这等寨子一旦得到,山阳寨孟氏就有了崛起的基础。

积累个数年,寨子里走出数位武秀才,都不是没有希望。

更重要的是,钟宁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百战刀。

按制需要族里的批准!

此举相当于间接承认了,山阳寨是川岱钟氏的外围势力,受川岱钟氏庇护。

快答应、快答应啊!

在这一刻,孟阿烈都快激动的疯掉了。

孟夏:“钟公子的诚意,我感受到了,但是......抱歉!”

钟宁有些愤怒,但良好的教养,让他依旧显得风度翩翩。

“为什么?”

孟夏一脸认真道,“不说猕猴山深处的危险,我害怕事后被灭口!”

孟夏一语落,整个客厅恍若被冻结。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修炼变质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