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下来。这是大自然最简单的最简单朴素最冰冷最残酷无情的道理!生存下来是所有物种的第一需要,也没任何物种的存续单纯靠饶幸!而在坐落于猕猴山南麓,偏远蔽塞人口总数但是两千的山阳寨,却有着一条祖祖辈辈世代广泛流传的祖训......别惹猴子!在无数鲜血的这是大自然最简单最朴素最冰冷最残酷的道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是大自然最简单最朴素最冰冷最残酷的道理!

生存是所有物种的第一需要,没有任何物种的存续单纯依靠侥幸!

而在位于猕猴山南麓,偏僻闭塞人口总数不过两千的山阳寨,却有着一条祖祖辈辈世代流传的祖训......别惹猴子!

在无数鲜血的浇灌下,这条祖训成为了全寨的铁律。

......

山阳寨。

寨主孟阿烈的家。

满脸皱纹异常苍老的孟阿烈不知沉默了多久,这才双手交叉,艰难的行了一个大礼,道,“少爷您放心,带您入猕猴山深处的向导,我已经物色好了人选!”

被孟阿烈称呼为“少爷”的中年男人,眸子中顿时露出一抹狂热。

“是哪位好汉?”

孟阿烈干褶的面皮抽了抽,道,“他叫孟夏,是闻名周围十村八寨的英雄少年......”

孟阿烈将孟夏的事迹,一一说给少爷听,而少爷的眼眸则越来越明亮。

“如此英雄少年,实在相逢恨晚,走走走,我们这就亲自去拜会他!”

孟阿烈有些为难,支吾道,“少爷......”

“阿烈怎么了?”

“少爷,这孟夏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说服!”

“为什么?”

“因为孟夏很有主见!”

......

【系统名称:一梦万古。】

【宿主:孟夏。】

【年龄:14。】

【系统加载进度:99.9999%。】

【历经梦境数量:0。】

【境界:淬体五重。】

【功法:九箭连珠;猴形拳。】

看着加载进度99.9999%,但却始终无法彻底完成加载的系统,孟夏不由一阵心塞,忍不住想要问候「一梦万古系统」祖宗十八代。

好系统果然都是别人家的!

身为魂穿过来的地球人士,孟夏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了十四年。

而一梦万古系统,早在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早早和他完成了绑定。

但让孟夏郁闷的是,别人家的系统都是瞬息完成加载。

而他这个垃圾系统,都加载了十四年了,依旧卡在99.9999%。

似乎这一卡,就要卡到天荒地老。

99.9999%之后,或许还会有99.99999%、99.999999%......∞

真不知彻底完成加载,究竟还需要多少年?!

垃圾系统,骗我感情,误我青春!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完成加载呢?]

孟夏忍不住郁闷的想到。

不过,即将彻底完成加载的系统,终究还是带给了孟夏无尽的希冀。

这个世界很危险!

这是孟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的道理。

医疗水平极度糟糕,一场小感冒可能都会夺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树密林深,野兽横行,人类并没有完全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莫说是猛虎猎豹这等大型猛兽,就算是一只小野猴那也不是好惹的;

若这还只是小儿科的话,那么妖魔鬼怪的存在,更是尤为致命。

在这个世界,可不是只有人类这一种高智慧生物,很多实力强大的智慧生物,甚至以人类为食。

而其中最让人痛恨的,则是「食人魔」。

这种魔物,在外观上看和人类甚至没有任何区别,能够完美的潜伏在人类社会之中。

但是。

人类却是他们的......主食!

至于其他的非人妖魔鬼怪,也尤其致命。

给孟夏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妖狐!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山阳寨的现任寨主孟阿烈。

山阳寨是一个相当封闭、原始的村落。

寨子中绝大多数山民,这一辈子最大的活动范围,都不超过方圆五十里。

对于这些山民而言,最繁华的都市,也不过是三十多里以外的沛水镇。

而现任寨主孟阿烈,则是寨子中少有见过“大世面”的存在。

孟阿烈曾独自一人到川岱县城闯荡过,还曾加入过军队,最辉煌的时候甚至还担任过什长。

但是。

孟阿烈只是在外三年,就被迫灰头灰脸的的回来了。

不仅断了一只手,还瞎了一只眼,二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六十岁的老翁。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他不幸遇到了一头妖狐,几乎被妖狐吸干阳元。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孟阿烈寨主的血泪教训,更是时刻给孟夏敲响着警钟。

美色如狼似虎,瓦解人的意志,至于遇到美貌狐狸精,和她双宿双飞什么的,更是想都不能想。

但是。

[我总不能一直窝在这深山中吧?!]

孟夏望着天空,眸子愈发的幽邃。

出身穷困,环境凶险,系统未能加载完成,父亲身体不好,弟弟妹妹们年纪还小......

这一切宛如枷锁一般,牢牢的将孟夏束缚在了这狭小的山阳寨。

但是。

被困的越久,孟夏对外面的天地就愈发的渴望!

......

庄户人家就算是农闲的时候,依旧少有休息的时间。

尤其是对于勤快的人来说,更是尤为如此。

孟夏前世不说懒惰,但毕竟生活在现代社会,还真没有多少干农活的经历。

但是。

在这个世界生活十四年,孟夏早已习惯了干各种活计。

耕地、锄草、施肥、劈柴、担水......

就在孟夏忙碌的时候,一声声呼唤却是传来。

“二哥!”

“家里有客人来了!”

声音有些稚嫩,尚且还没有变声,但意思却清晰的传达给了孟夏。

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治安靠狗......

对于这种原始的传讯方式,孟夏早已习惯。

客人?

孟夏有些意外,他们家又能有什么客人?

不过,孟夏还是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

扁担上的两桶水,也跟着扁担一起一落,但是任凭两个水桶摇晃,桶里的水却是没有丝毫洒落出来。

山路崎岖,担着两桶水,孟夏的呼吸也始终平稳。

不多时,孟夏就看到了正站在路口等他的小女孩。

女孩叫孟秋,是孟夏的三妹,今年十岁。

扎着两个羊角辫,一袭青黛色的麻衣,脚上踩着千层底布鞋。

虽是农家女,但并没有因为营养不良而一脸菜色。

相反。

孟秋大眼睛黑亮,脸蛋肉嘟嘟的,白里透红,有点像红扑扑的大苹果,青春、活泼。

“二哥,咱家来了两个贵人,阿烈叔说是大机缘,事情一旦办成,你或许就能去县里武院求学了!”

“贵人、求学?”

孟夏的眸子不由闪烁一下。

天上不会掉馅儿饼,这是有事找到他头上了吧!

武院名额尤为难得,像是孟夏这种平民,需要历经重重考核,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说,都丝毫不为过。

在争夺这个名额的过程中死人,那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相对于平民,贵族依靠祖辈蒙荫,可以直接进入武院进修。

但是。

贵族的名额也是有限的,为了这个名额,家族内部争破头都不是不可能。

至于孟夏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那是因为孟夏曾经花费大力气调查过。

提前许下承诺,这不仅是有事儿,而且还是大事儿。

搞不好可能会......要命!

“三妹,你怎么看?”

孟秋:“黄鼠狼给鸡拜年,二哥,我来之前阿妈偷偷叮嘱过我,让我转告你,千万不要逞强!”

孟夏:“我省得。”

兄妹两一前一后,不多时就回到了院落。

说是院落,其实就是几间茅草屋,外加上竹排篱笆。

[家里来了三个人,一个是阿烈叔,另外两个完全陌生,应该就是小秋说的那两个贵人!]

[呼吸节奏绵长,心跳格外有力,两个都是武者,而且......好强!]

孟夏挑着水,脚步平稳,双耳微不可见的摆动着。

院落内的各种细微的声音,纷纷被孟夏捕捉。

孟夏面色如常,但心头不由一凛。

[是两个强敌,硬碰硬基本不可能杀了他们,陷阱、投毒、借刀杀人......]

孟夏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宰了这两人的各种方案,但孟夏还是强行将一切都给按捺下去。

这两人太强了,孟夏害怕被他们感知到......杀意!

客厅内,阿爸孟大山正陪着客人,呼吸急促,甚是紧张,话语都有些结巴。

但是。

那个贵人很和善,问的问题都很接地气,譬如,粮食收成、税赋徭役、水果蔬菜。

这些都是孟大山熟悉的,一问一答之间,无形之中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慢慢也就不紧张了。

[不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纨绔......难缠指数倍增!]

孟夏虽没有进屋,但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厨房。

阿妈孟孙氏背上则绑着一个婴孩,正忙得热火朝天。

或是因为家里来了陌生人的缘故,婴孩哭闹的厉害。

孟秋见状,连忙从阿妈背上抱下婴孩,非常熟练的哄着孩子。

不多时,孩子就破涕为笑!

孩子是孟夏最小的弟弟,目前还没满周岁,也没取正式的名字。

将两桶水倒进水缸里后,阿妈悄悄瞅了客厅一眼后,悄悄道,“夏哥儿,阿妈知道你从小就有主意,但是......千万别逞强!”

孟夏点头。

“夏哥儿,你回来了,来来来,我给你引荐两个贵人!”

说话的是寨主孟阿烈,他一把拉住孟夏的胳膊,一脸热情的将孟夏拉进了客厅。

唰唰唰!

所有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汇聚到了孟夏的身上!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修炼变质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