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号上午两点,四十二工作室铁三角才悠悠转醒。嘴上说是要自我放纵,要拟补这一个十天的禁闭,要好好的慰劳自己,但实际上都很压制住,成年人和项目组基石的责任感在。三人脸不洗,牙不刷,厕所不上,第一件事是再打开电脑接着点开《无隙》的Marge页面。好嘴上说是要放纵,要弥补这一个半月的禁闭,要好好犒劳自己,但其实都很克制,成年人和项目组基石的责任感在。。...

10月27号下午两点,四十二工作室铁三角才悠悠转醒。

嘴上说是要放纵,要弥补这一个半月的禁闭,要好好犒劳自己,但其实都很克制,成年人和项目组基石的责任感在。

三人脸不洗,牙不刷,厕所不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然后点开《无间》的Marge页面。

好消息是审核通过了,这个页面能打开了。

坏消息是,到目前为止,一单都没卖出去。

虽然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还是有些失落,关心则乱。

“是猴急了点儿哈。”陆启跟身后的杨海同和万康道。

“没宣传嘛,就这样。”

“酒香不怕巷子深,那也得给酒香散出去的时间啊。”

杨海同还在宿醉之中,迷迷糊糊地问:“要不要跑到游戏论坛上去发几篇帖子打打广告什么的,还有你们加过的行业群什么的。”

“要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我干不出这种事来。”

陆启则问:“老师你有没有多的小号,我去试试?”

“没有。”

用自己大号……这谁干啊,封了不就没了。

一阵沉默。

真没办法啊……

这时候心情是最是忐忑,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也是最难受的。

能不能卖出也没人给个准话,这样都不知道玩家是没看到还是看到了不想买。

后续开发计划陆启都已经做好了,只是这种情况压根儿没动力去做。

三个年轻人,心态显然修炼还不到家。

烦。

陆启一拍桌子:“不行,好财者困于财,好色者困于色,太看重反而迷失。本来就刚上线,又没有宣传,怎么可能有人刚好在游戏库里乱翻翻到然后购买下载。”

“咱们先不管这个了,先放假三天,自己想干嘛干嘛,一周之内绝不打开这个页面,就当没做过。”

杨海同问:“那这一周没忍住或者不小心打开了呢?”

“那你自己憋着别告诉我们就行。”

做都做完了,爱咋咋地吧!

……

……

几个人说到做到,真就放了一个星期假。

一直到11月2号,早上陆启有一堂《文艺理论》的专业课,又去了学校。

如这两个月其他时候一样,找了个不那么显眼的位置,孤家寡人地坐着。

有过几次女生过来搭讪,尬聊几句实在聊不怎么下去,年龄上和同学们相差没那么大,但经过社会洗礼后代沟这东西却客观存在。

他的辅导员张舒,本校研究生毕业后留校的28岁年轻少妇,也带了一届学生了,想关心一下她这个班上特立独行的复学生。

开学到现在没找这个陆启谈过一次话,她自己看来有点说不过去了,与她认真负责的理念相悖。

她是大概了解过陆启的家庭状况的,好像这次秋招黄金时间都快结束了,也没看见这小伙子听过哪家公司的宣讲会,投出去一份简历。

她把陆启叫到了导员办公室,还有另外两三名差不多年轻的辅导员也在。

一进门就听到“叮”的一声音效,显然是哪个辅导员刚下载好什么东西。

“陆启啊,你复学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还习惯学校生活吧?”

陆启有点懵,他好久没有这样的体验了,老师坐着,他站在办公桌前,有种被训话的感觉。

当初他和四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云信负责人聊项目据理力争,和国产游戏三巨头擎火的制作人说理念谈笑风生。

大家都是平等的关系。

在外面走了一圈之后确实不太习惯。

“还行,挺好的。”

“课程没那么多,还跟得上哈?”

“可以的。”

张舒又问:“你这两年是去哪里工作了啊?”

“唔……姑苏,陵城。”

“去那么远啊。”

“是有点儿。”

“去做什么行业了?”

“做游戏,嗯,算互联网吧。”

张老师有些意外,文学院的学生跑去做软件开发?

“那今年秋招你有比较重点关注的企业吗?”觉得寒暄得差不多了,她决定进入正题。

“啊,暂时还没有。”

“怎么会呢,比较知名的游戏公司,我知道的都有黄浦天海,钱塘擎火,南山幻世,京城星月这些都已经在我们学校开过宣讲会了,你没有去听吗,那有网报任何一家吗?”

“这个,还没有。”

“那你不找工作了啊?你这种有经验的应届生本来应该是比较有优势的。”

陆启没想到这辅导员还挺了解,只能道:“我算是自己在弄吧。”

“噢,创业?”

“就一个小工作室。”

“那你是有老板已经谈好,拉到投资了?”

“嗯……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啊多,你别工作又没找,结果最后投资也没到位,我之前也见过有些学生创业的,失败的占绝大多数,负债累累的也有的。而且在游戏公司上过班和自己开公司是两回事,你有工作经验不代表你会管理员工……”

张舒也觉得自己好像说得有点过分,怕刺激对方的自尊,又道歉道:“不好意思啊,其实我也是外行,只是你们4班是我带的第一届,我还是希望班里的每个同学毕业后都能有好的发展前景。”

陆启自然不会介意,反到觉得这辅导员真挺负责的:“我知道的,张老师,我就是开了一家小工作室,自己在做游戏。”

这时陆启余光瞅见右前方一名男老师,背对着他,正保存关闭了正在修改的文档,然后打开了一款游戏。

午休时间到了……

图标有点小看不太清,但配色上眼熟得很。

游戏启动,V3引擎和四十二工作室的Logo接替着闪过。

陆启觉得自己恍若身处梦境,脑海中唯一的一个念头,这什么情况!

张老师非常认真负责,还在继续发问:“那你是已经注册成立,招募好了员工,还是只是个计划?”

陆启脑袋转向了张舒,但心思已经完全在另一个地方了:“啊,对,已经招募员工了。”

“那你们有已经完成的游戏了吗,又开始售卖吗?”

“有,应该卖出去了吧……”

“叫什么名字,我搜一搜。”

陆启指向那名男老师的电脑屏幕:“就是那款……”

这次轮到张舒懵了,而陆启再也忍不住,走到那名男老师跟前,非常急促的声音道:“老师你好,你这是在玩《无间》?”

男老师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确定已经到午休了,点点头:“你也玩儿?”

陆启急促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款游戏的?”刻意控制了声线,但听起来仍有点像质问。

男老师一时间也不知道这位是学生还是社会人士或者哪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只觉得对方眼神炙热,气势汹汹,感觉要把自己吃掉似的,弱弱道:“在全民游戏上看见的。”

他自己倒有些心虚,全民游戏,国内最大的单机游戏论坛,同时也是最大的盗版游戏下载网站。

说实话陆启现在很想抢过鼠标来自己操作,但确实不太礼貌,只好道:“能让我看看吗?”

男老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弱势有点丢份,但这人气场太强感觉就很不好惹,只好一边操作一边找话聊:“这游戏还有全程中文,挺良心的。”

废话,国产团队做的能不是全中文吗,而且只有中文。

他大概还以为是哪个国外团队做的。

陆启看到了全民游戏上的资源发补贴,目前热度已经挺高了,后面的跟帖都有三十多页。

然后他又让男老师点开Marge的网页端,想看看数据,灵机一动拉到页面中部,赫然看见主页的编辑推荐栏上,《无间》正是其中五款游戏之一。

他几乎就要为Marge鼓起掌来,35%的过路费,申请开发者账号要钱,上传游戏还要钱这些东西统统暂时一笔勾销,既往不咎吧。

Marge能做大自然是有他们的原因的,至少眼光没问题。

点开销售数据,Marge平台上是有专门数据统计页的,面向玩家的页面只会粗略显示显示购买人次,同时在线人数等主要数据。

开发者后台自然会详尽很多,但现在在辅导员办公室看个大概就差不多了。

当前累计上线7天,销量7.8万份。

陆启傻了,7天将近8万份,全新工作室的第一款处女作,没有粉丝积累,没有媒体宣传,目前为止仅仅是吃了编辑推荐的红利。

那如果等玩家之间口碑发酵,那将会迎来另一个爆发式的增长。

还有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同时在线人数,目前总共才卖出去7.8万份,同时在线最高达到了3万,那说明玩家粘度极高。

你想,全球这么多国家和地区的时差,如果刚好能同时在线,那肯定有人玩到深夜,有人玩到清晨。

陆启又道:“再看下评论?”

男老师此时已经没把电脑当自己的了,言听计从。

目前第一波口碑已经出炉,Marge上的评分采用的是10分制,目前有四千多条评分平均给到了9.4分。

这是什么标准呢,作为米国游戏行业霸主的星光娱乐,旗下无数超人气IP产品,目前他们在Marge平台上发售的游戏上百款肯定有的,超过9分的也不会超过5款。

当然确实小众游戏容易出高分,而且第一时间愿意打分的玩家肯定都是相当好这口的,后续人数越来越多这分数应该会相应下降一些。

陆启终于等不了了,回头跟张舒道:“张老师,我有急事现在得回工作室一趟,非常抱歉,下周有课我还回来学校,如果还想聊到时候找我也行。”

然后一边从裤兜里掏手机,准备打给杨海同和万康,一边跑着出了办公室。

张舒云里雾里地看着男辅导员,男辅导员用比她更云里雾里的表情看着她。

“小舒啊,这位壮士是……”

“啊,我班上的学生。”

“他平时都这么……飒吗?”男老师有些找不到形容词了。

“平时……挺温文尔雅的吧,都没怎么见他说过话。”

“那这是受了啥刺激了?”

“他说,你玩的那款游戏是他做的……”

男老师当场就打了个寒颤,这当着开发者的面玩儿人家作品的盗版,太尴尬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游戏制作人的自我修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