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号,项目G完成4了第一个了可以添加了部分美术资源,而且可通过战斗中的Alpha版本。程序方面唯一的工作量(技能,项目G做为一款动作游戏核心游戏玩法是战斗中,而战斗中要有趣的则是通过技能来能够实现。按照陆启定了的第一个传上到Marge的对外版本计划,程序方面最大的工作量来自技能,项目G作为一款动作游戏核心玩法就是战斗,而战斗要有趣则是通过技能来实现。。...

9月28号,项目G完成了第一个已经添加了部分美术资源,并且可进行战斗的Alpha版本。

程序方面最大的工作量来自技能,项目G作为一款动作游戏核心玩法就是战斗,而战斗要有趣则是通过技能来实现。

按照陆启定下的第一个上传到Marge的对外版本计划,那些技能目前杨海同差不多实现了其中2/5。

游戏的剧情很简单,作为一个冤魂的主角,从地狱一层一层往上攀爬,他只有一个目标,找到自己的死因。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打败无数地府鬼差,判官阎王,渡过忘川河,踏过奈何桥,最终才能回到阳间。

但每一次回去的时间线是不一样的,穿插组合,8次之后,玩家才能最终清晰前因后果。

不过也只是借用了神话传说的背景,角色和场景设计并不是华夏式神话仙侠风。

因为考虑到是面向全球玩家发售,需要兼容多个国家的审美,所以更偏向现代魔幻,连牛头马面都是皮质风衣的精英形象。

游戏的操作也并不复杂,虽然是动作游戏本身相对于其他类型天然更硬核,但陆启一直很清晰无论游戏难度实际如何,他必须要做到上手简单。

陆启现在就坐在电脑面前试玩着,杨海同与万康也坐在他身后,就像大学宿舍里一人游玩,全宿舍观战一般。

只是两人看着看着,不自觉地血压就有点升上来了。

会设计游戏和会玩游戏需要两种不同的天赋,在他们看来,陆启显然把天赋点全部点在前者上了。

要不是因为这是内部测试体验,杨海同真有点儿想抢过鼠标来自己帮他打。

实在是太菜了!

“大哥,技能是你设计的,数值是你给的,这个是普通难度你不至于吧。”杨海同忍不住道。

“我就是在体验技能和数值,还有打击感。”陆启也有些嘴硬。

耿直的万康道:“这不还没到调数值和优化的阶段吗?”

“不必拘泥于传统流程。”陆启道,“打击感是动作游戏的灵魂,没人规定最后才弄这些,这是已经发现的问题而且可以现在修正的。”

杨海同问:“怎么改,你说。”

陆启想了想:“第一,在命中怪物的同时加入顿帧,让画面短暂停留后再继续播放,让玩家可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建议先把功能做出来,先设成10帧吧,也就是0.16秒,这个数字才是后面慢慢再调的东西。”

杨海同点头:“可以,很快就能加上。”

陆启继续:“第二,我待会儿会给几个打击特效的需求,不同技能的打击,轻攻击和蓄力攻击各种会有区分,康你那边自己安排一下吧,优先级2级。”

这是四十二工作室内部的优先级排序方式,从1到5级,优先级逐渐提升。

万康点头接下。

陆启又道:“第三,受击位移可以做了,这个之前我策划案里已经写了的,增加一个【坚韧】数值,不同怪物初始坚韧不同,各个攻击武器和技能对坚韧值削减能力也不同,老师你在怪物,技能和武器表里都要增加一个字段。”

“好,待会儿我看看文档。”

“对了老师,可以做到受击时候底色变换吗?“

杨海同道:“可以啊,用Shader给怪物添加一个材质,受到伤害后改变底色,然后设定一个复原时间这样去做。”

陆启道:“那行,就这样开始动工吧,这个也不急,先把剧情给加了,先把系统给弄全。”

杨海同道:“感觉现在进度比预想的快一些。”

陆启道:“那肯定啊,咱们都拼成这样了,估计再过一个月吧,应该可以上传了。”

“到饭点儿了,先点外卖吧。”

“行,那和昨天一样?点冒菜?”陆启掏出手机。

杨海同道:“还是省点儿吧,就点几个炒菜,一荤两素咱三个人差不多了。”

万康也说:“省点儿钱,音效那边现在价格也不低,找个稍微靠谱些的工作室。”

杨海同帮腔:“不然感觉真配不上咱这作品。”

两人如此有大局观,陆启也很欣慰,团队成员能一条心,氛围与在上一家公司里的时候天差地别。

在公司里的是同事,不是现在这样的战友。

“行……我也该先去研究下Marge上传的相关协议了,你们先弄着。”陆启点完外卖后说。

……

陆启回到自己电脑面前,开始注册Marge的开发者账号。

还好Marge国内市场也不小,有中文界面。

陆启英文还可以,但也就过个四级的水平,要阅读一大堆协议这些还是太吃力了。

之前一直没来得及弄这些,现在一注册起来还真是有些麻烦,毕竟涉及到钱的东西,而且又是面向全球各地的开发者,要填的资料可太多了。

公司信息,地址……陆启一一填写。

分销协议,高达35%的销售,虽然陆启理解运营Marge这样一个全球性的平台成本不低,但这抽成确实有些偏高了。

目前其他主流的手游平台,主机平台或者实体游戏销售电商平台差不多就统一的30%,倒是有些小型平台最低10%抽成的也有,不过流量太小,开发者们也看不太上。

这也没办法,Marge平台目前占有全球超过85%的市场,一家独大,风头无双,陆启也很难有其他选择。

陆启读得很仔细,还有一些额外的“霸王条款”,比如数字版的独家授权,也就是签约之后四十二工作室的这款游戏将不能再在其他同类型平台发行数字版,除非你要是有自己的官网或者网店倒是可以。

期限是十年。

还有强制性打折促销,旺达公司有权按照最高发行商自己定价50%的折扣进行促销而不需要经过发行商同意,每个季度不超过一次,每次不超过一周。

甚至还能免费赠送,但这点好歹是得先和四十二工作室进行提前沟通达成共识。

对于项目G,开发者和发行商自然都是四十二工作室。

这些细节条款看得陆启直皱眉,还真有点儿店大欺客的感觉。

但前不久还看过一些报道,60%以上的开发者能在Marge平台上赚到钱,只要他们还能生存,就不会大规模地“揭竿而起”。

这年头,独立游戏开发者就是这么卑微。

以陆启现在的思维很容易就想到一些可以优化的方向,比如按照总销售额提成比例浮动变化,想到这点并不难,主要是看平台自己愿不愿意去做了,舍得放弃一些既得利益。

反正这些条款陆启也没权修改,只能选择同意或者终止注册流程……

然后又要收钱了,注册开发者账号居然是收费服务,一看金额900块人民币,都快赶上他注册这个工作室了,那还是包含了银行开户的钱!

继续填写银行账号,税务信息,上传营业执照扫描件,公司股东名单等等。

三个小时的时间,陆启才终于完成了注册,忘了提的一点是,不仅注册要钱,每一次上传游戏都还要额外一笔费用去买一个APPID。

太狠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游戏制作人的自我修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