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有30万,你会怎么去做一款游戏呢?网上买一套现成的源码和美术资源?不贵,少则几十,多则数百,接着租个云提供服务器,找个渠道导入到个三五百人进去,提供服务好点儿,姿态低点儿,十倍暴率,完成注册满V,能整的都给整上,捧着玩家就运营中给钱。嗯,这是侵权行为嗯,这是侵权行为。。...

如果有30万,你会怎么去做一款游戏呢?

网上买一套现成的源码和美术资源?

不贵,少则几十,多则数百,然后租个云服务器,找个渠道导入个三五百人进来,服务好点儿,姿态低点儿,十倍暴率,注册满V,能整的都给整上,捧着玩家开始运营收钱。

嗯,这是侵权行为。

找家小型独立游戏团队投钱入股?

然后等着项目开发完成,了不起中间提点儿小建议,这个字体要大,我要五彩斑斓的黑,弄完后该上什么平台上什么,该去哪儿推广去哪儿,省心省力。

这个叫做生意,不是做游戏。

在无数平行世界的其中一个里,一名年轻人坐在工商局门口的台阶边上,正思考着这个问题。

手里还捏着一张营业执照,刚刚走完了他个人工作室的注册流程。

对不起,以上两条路子他都没想过,只是单纯要做游戏而已。

9月初的府南,夏日的炙热尚未褪去,盆地的关系这城市向来少风,年轻人想得入神,T恤被汗水浸湿亦未察觉。

他叫陆启,24岁,可能正面临着自己人生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次转折。

陆启并非门外汉,他其实已经做了两年游戏策划,参与过三个项目,在姑苏和陵城都曾留下过足迹。

两年前因为母亲的一场重病,他不得不休学外出务工养家,在远房亲戚的内部推荐下,去了将近两千公里外的省份踏入了这个行业。

因为这行对学历确实也没什么要求。

两个月前他经历了一次难以言会的体验。

那天如常的项目例会,他的脑中突然涌入无数信息,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在他眼前展开。

他看见那个世界里高度发达的互联网,看见无数陌生又伟大的游戏制作人和他们的作品,看见那些改变了人们生活的产品和应用,那些内容浮光掠影略过他的脑海。

那只是刹那间的事情,但对他而言,却好像度过了不知多久的漫长岁月。

这算金手指吗,算,但也不完全算。

那些不过是信息,信息不是知识,也不等同于经验,更不代表能力。

就像你读完一本名人传记好几遍,也不代表你会成为名人。

真正改变了他的是在那之后,他发现自己思维方式也完全不同了,那种看待问题的角度与高度,就像拿着把手术刀驾轻就熟地将局势剖析,往往能揭开问题的本质,提炼出核心。

与之相应的逻辑能力也全方位地提升,就像是游戏里的升级一样,而且是卡了几十万经验之后突破的那种等级暴涨。

陆启完全蜕变了。

“扑啪。”

陆启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的灰尘,往公交车站走去。

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

……

陆启在离学校两百多米的地方租了一个两室一厅。

于是,坐落在望江路741号星苑家园小区7栋3单元401室的四十二工作室成立了,连英文名都有了,42 Studio。

真是简单好记,朗朗上口。

因为不是营业性质有客流量会扰民的行业,开发游戏软件而已,在居民区里也没管得这么严。

网上订购了办公的电脑,总共三台。

美术和程序用的配置肯定要更高,这是全方位的,程序代码编译运行太卡会破坏心情,而美术显示器色域,色准,色深都有一定需求,还要手写板。

至于他自己的话……能跑游戏能写文档就行。

好在不需要服务器,至于什么打印机,扫描仪,动作捕捉,录音设备……以后需要的时候再说吧。

宽带也装好了,万事俱备,只缺人了。

其实招人真跟相亲差不多,都得碰运气。

有时候面试聊得来,但相处久了又发现双方还是不太合适,只说能尽力为之,也慢慢磨合。

而像陆启这种情况需要的是全能型选手,比如美术就不能像一般公司里区分专职的原画,建模,动作特效等,不一定要精通某一项,但每一项都得会,这是基本要求。

他首先排除了外包的念头,上个项目他就是外包,虽然现在从乙方变成了甲方,但也深知双方沟通效率有多低,远程沟通怎么可能比面对面传达更多信息?

要是要临时想改个需求联系不到人他得急死。

在学校里招人?更不行,这个项目至关重要,可以说全副身家都压在上面了,他自己都是半工半读了,再招同样半工半读的程序美术?

闹着玩儿呢,不是所有人都有和自己一样的效率。

还有一个问题是,他自己不会程序,稍微懂得些许也只是逻辑上的,以避免提需求时程序随口跟你说句“底层不支持”应付了事而已。

这种程度是不可能技术面试的,人家跟你说什么都会,结果以来发现什么都不会,这可咋整。

开除换人浪费的时间成本怎么办,换来一个还是这样又怎么办。

陆启想到的是自己曾上下铺的兄弟们。

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姑苏天虫的时候,他的第一个东主。

天虫那时租了一个小型小区作为新人们的员工宿舍,被他们自己称为新手村的地方。

作为目前国内二线里较为知名的游戏厂商,天虫其他一般,但就是人多。

像陆启曾经所在的那个项目,光策划团队就两百六十人,分成了无数个小组,玩法组就有四个,又有副本组,技能组,文案组,触发器组等等,组织结构相当繁琐。

在这样的团队里又能学到什么呢,这也是陆启当初为什么选择离开姑苏去了陵城。

四人间的宿舍,住的也都是同一批入职的新人。

而陆启住的那间便是他一个策划,一个程序和两名美术,目前全都已经离开天虫,一个去了黄浦,两人在阳州,大家平日里都还保持着联络。

以前不知道从哪儿听过一句话,不要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开公司,让陆启有些下意识地屏蔽了这个念头。

再加上项目目前还没影儿,让朋友放弃公司的福利保障,或许外人看来,有往火坑推的嫌疑。

但他自己还挺有信心,而且和好朋友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想起来也有些热血。

以自己对他们性子和处境的了解,只要自己开口,多半云集影从,一呼几应。

反正不强迫,不友情绑架,总得说出来让对方自己抉择,何况那几位现在也都是单身,一切都好说。

陆启打开了天虫新手村302宿舍的TT群“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这是他们平日里聊天吹水的地方,天南地北五花八门,什么都聊。

他偶尔也会参与进来,属于在陵城时为数不多的休闲方式。

有俩人这个点聊得正欢,程序杨海同和美术魏斌,陆启翻了翻聊天记录,还是一如既往地真能聊。

刚才还在说杀虫剂的品牌选择,完了之后现在又变成了泰式与日式按摩的手法差异,这便是这些人的标准节奏了。

“我回府南开了个工作室。”陆启开门见山直接道。

“嚯!”

“哟!”

宛如平地惊雷一声起,炸得群里瞬间开了锅,虽然就俩人在聊。

“启子出息了啊。”

“干啥赚钱了,你现在还是守法公民吧?”

“苟富贵勿相忘!”

“你半个月没冒泡,一来就整个这么劲爆的?”

其实这两年里302宿舍偶尔也做一起创业的梦,宿舍里最年长的杨海同,也是曾睡在陆启下铺的哥们儿,以前也找过老家的老板拉投资。

当时在群里集思广益写策划案,几个人争先恐后帮忙出点子,最后弄出来一个网站,定位为职场社畜抱怨吐槽,宣泄压力之地。

站名叫“惨乎”,slogan都想好了:与全世界分享你的苦逼。

不过后来也不了了之,老板看了眼觉得太不靠谱,老乡情谊加持下一分钱都没投。

或许大家在自己的公司内职场里生活中,各有各的不如意吧。

没想到最终陆启是第一个真切踏出这一步的。

陆启又道:“营业执照拿到了,设备也发货在路上,房子租好了,现在只缺人。我一个策划,差一个程序和美术开始动工。”

“你丫真憋得住啊,全搞完才来跟我们说!”

“可能这就是干大事儿的人吧。”

杨海同问:“什么项目你心里已经有谱了吗?”

“已经有了,我把立项文档上传群附件了,可以看下。”拉人先表达诚意,况且都是一个宿舍的交情,百分百信得过。

他又大概描述了一下:“2D像素风,横版动作,大量美术资源可复用组成随机场景,流程短角色怪物少,通关时间预计60到80分钟,工作量不算大。方案已定不会更改,版本计划已经做好,开发周期如果我们开足马力,预估一个半月可以开始进入测试优化阶段。”

魏斌问:“这么短?”自然指的是游戏时长。

陆启回复:“只是一次通关时间,不过游戏机制上需要反复通关解锁更多剧情,武器和技能,实际可游玩时间很长,所以才需要随机场景,确保玩家有期待感。”

“上Marge?”

Marge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游戏分销平台,也手握着全球最大的单机游戏群体,就是流量。

显然是独立游戏团队的不二选择。

“对。”

“用什么引擎?”

“V3。”一种对中小型团队更友好的游戏引擎,市场占有率高,资源多,技术文档齐全,编辑器功能完善。

“这是什么类型?”杨海同显然已经正在翻阅文档了,才提出这么个疑问。

“可以叫做Roguelite。”陆启说。

“啥啊,都没听说过。”

当然没听说过了,这世界上压根儿就没有一款叫做《Rogue》的游戏。

“你把文档看完就明白了。”

两人隐隐觉得陆启跟之前认识的太不一样了,那时候的陆启可没有这样统筹全局的大局观。

平日里陆启在群里也很少聊工作上的事情,离开天虫这一年之后竟让他感觉判若两人。

陆启又继续:“我跟大家交个底,全部资金总共只有30万,借的,耗完了就没了。但不会有别的老板掺和,就我们自己说了算。工作时间也自由安排,薪水我应该能保证不会比大家现在到手的低,但五险一金暂时是没这个能力了。项目盈利我个人很有信心,你们可以看完文档自行判断,盈利肯定有分红,具体数值可以见面细聊。”

“那还等啥,干啊!”杨海同毫不犹豫,他早就想脱离公司,不然那时候自己也不会回老家找老板:“分不分钱的无所谓,就是觉得领导是个傻子干着憋屈。”

现在的陆启真的给人一种很强的值得信任感,寥寥数语中就感受得到所有方面都考虑得周全,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的决定。

陆启也不废话:“老师爽快。”

杨海大学最初学医,后转软件工程,大学毕业又先当了一段时间教师,再辗转进入天虫,经历也是曲折,公司里相熟的人也都称呼他“老师”。

陆启又直接问:“老师你什么时候可以离职,我这边挺急着开工,策划案基本上都写完了。”

“都写完了的都是……?”

“所有系统。”

“你确实是真能憋,启子你是了解我的,说走就走率性洒脱,待会儿我就去提离职。我领导本身也看我挺不顺眼,他怕是求之不得。”

魏斌却道:“我可能不行啊,启子,我这正打算买房呢,公积金不能断。”

“那可喜可贺啊,阿斌,都是快有房的人了。”

“嗨,家里帮付首付,我自己就每个月还月供呗。”

“那等你房子买了,我过来黄浦可有地方住了。”

“这你就想多了,黄浦的哪儿买得起啊,在我老家那边儿。”

“是我唐突了。”他从来没关注过买房的事儿,没想到黄浦的公积金还能异地贷款来着。

不过陆启并不遗憾,反倒为魏斌高兴,真心的,房子这种刚需,但凡能买肯定得买,晚买也不如早买。

“我也来。”另一个美术万康这时才道。

他刚忙完手上的工作,一进群里发现变了天。

这是位狠人,每工作一段时间攒点儿钱就立马辞职做背包客浪迹天涯,立志徒步走遍全国上下,阅尽也画尽祖国大好河山。

若说整个302宿舍最有侠气的一位,那只能是他了。

进天虫之前刚从西北的戈壁里走出来,离开天虫之后又跑去东北雪原森林里听狼嚎,一块压缩饼干能吃两天,走哪儿都只背一个大背包。

有时候他们几个都怀疑他是不是辞职上瘾,话不多,但往往点中要害,也符合他的人设。

看完聊天记录,万康没二话,直接发过来这么一句。

陆启自然是知道他的水平的,说句实在话,要没真本事的底气,正常人又哪里敢有这样的职业态度呢。

在群里说起这事儿之前,他其实最想得到的结果就是万康能加入。

只能说天遂人愿。

十来分钟的事情,还是熟人靠谱,三下五除二人就有了。

陆启说:“好,那我先发你一份美术需求,角色和场景概念图先弄一份出来。”

“行,我下午琢磨琢磨,晚上画,明早给你。”

一种久违的幸福感不禁涌上心头,在陵城的时候哪里有这样的团队配合。

“康,总感觉你还有个原因,是不是从没来过西南,也想过来看看了?”陆启心思还是敏锐。

“确实。”万康直言不讳。

“那好,尽快确定时间,我帮你们订机票。”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游戏制作人的自我修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