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鸣尖厉且尖利。灰头土脸的北原南风慢慢的爬出来,晃了晃嗡嗡直响的脑袋。接着,第一时间看向自己那贵妹妹摔飞回去的方向。接着,松了口气。还好。头还在……不对。贵妹妹的头在不在也不是着重。着重是。坐在地上的北原南风反应时回来,转头看向车站出口。刚灰头土脸的北原南风慢慢爬起来,晃了晃嗡嗡作响的脑袋。。...

嗡鸣声刺耳且尖锐。

灰头土脸的北原南风慢慢爬起来,晃了晃嗡嗡作响的脑袋。

接着,第一时间看向自己那便宜妹妹摔飞出去的方向。

然后,松了口气。

还好。

头还在……

不对。

便宜妹妹的头在不在不是重点。

重点是。

坐在地上的北原南风反应过来,扭头看向车站出口。

刚刚他蹲着的位置。

一片狼藉,浓烟滚滚。

真的爆炸了。

北原南风看着翻腾着浓烟的车站出口。

嘴边的‘你的名字’,硬生生变成了‘你吗的,为什么’。

另外,四周静止了。

带着笑意交谈的男女,正在偷看高中生的不良,拿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哭闹的婴儿,抱着孩子一脸无奈的母亲……

所有人全都一动不动,因为爆炸而溅射向四周的碎石停留在半空中,很多都已经飞到路人脸前了,路人也丝毫没有动静。

怪不得爆炸的时候没听到尖叫。

“大叔,应该击中了吧?”

“不知道……检查一下吧,然后回去报告,‘刻’还剩下20多分钟,我可不想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被对策部的那些疯狗盯上。”

也正是因为四周时间停止一般的环境,让突然响起的交谈,显得格外清晰。

北原南风看向冒着浓烟的车站方向。

两道人影破开浓烟,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一中年人和一青年。

中年那位,一脸疲惫,眼窝深陷,黑眼圈就像画上去的一样明显,穿着一套黑西装,一看就是老社畜了。

青年则恰恰相反,穿着花衬衫,一头金毛,一脸轻浮的样子,一看就是老无业游民了。

这怪异的组合,在北原南风看向他们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北原南风。

两人脚步立刻一顿。

“喂喂喂,这什么啊?怎么会有个一般人在这里?”

青年指着北原南风,扭头轻浮地怪叫了起来。

“意外吧。”年长一点的社畜皱着眉头,不确定道。

“义兄……”

就在这时。

北原南风趴在地上的便宜妹妹手指突然动了动,喊了他一声。

那对怪异的组合,立刻把目光移到了北原南风身后。

“……你没事吧?”北原南风的便宜妹妹,一边轻声喊着疼疼疼,一边双手撑着地面,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倒是没事,不过……冲你来的?要不先跟我解释一下状况吧?”

北原南风看着坐在地上的便宜妹妹,接着指了指那对怪异的组合。

妹妹看了眼那两人,沉默片刻后,慢慢站起身来。

“抱歉,义兄,把你卷进来了,对不起。”她盯着两人,用手背擦了擦脸蛋上的灰土。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晚点跟你解释,现在的状况可不是解释的时候。”

妹妹朝他歉意一笑,然后抿了抿嘴唇,坚定道:

“但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只要我的刀还在,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义兄。”

北原南风看了看她空着的双手:“那你刀呢……不是,我是说,要不你还是先解释一下吧。”

但妹妹不想跟他废话,微微提了提裙摆。

叮。

一柄将近一米的打刀,贴着她的大腿外侧,掉了下来。

刀尖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北原南风:“……”

老人,地铁,手机.JPG

妹妹没理会北原南风那略带嫌弃的表情。

她握住刀柄,猛地一挥后。

举起刀,刀尖对准了那对社畜和无业游民组合。

“把普通人卷进来,还真有你们的风格。”

轻浮的青年摩拳擦掌:“……喂喂喂,现在的女子高中生都随身带着刀具,那么野的吗?”

年长一点的社畜则笑道:“刀尖对着别人,可不礼貌,后辈。”

“那接下来,我一定礼貌。”

妹妹抿着嘴唇,收起刀,将其横于左侧腰间,微微弓腰,侧身。

酝酿了一番后。

她抬起头,看着两人。

轻声吐出了一个字。

“燕。”

话语被说出口瞬间。

妹妹便踏出了一步,悠然冲向了社畜大叔和轻浮青年两人。

如同在天空展翼滑翔的飞燕。

飘忽不定。

速度极快。

“大叔。”青年看了眼社畜大叔。

“照旧。”

社畜大叔举起右手,伸出食指,作手枪状,对准了漂浮不定的妹妹。

“来了!”

轻浮青年有些兴奋的应了一声,迎着妹妹,冲了过去。

社畜大叔盯着妹妹,左手举起,用力一拍作手枪状的右手肩膀。

伴随着手掌拍打衣物的轻微响声。

砰!

火光猛地在空中炸开。

在半空中,如同飞燕般的妹妹一个踉跄,被逼旋身,折返闪躲。

刚好,迎面就撞上了朝她冲过来的轻浮青年。

“拳。”

轻浮青年垂在身侧双手,五指握紧又松开,握紧又松开,反复三次后。

一个急停,举起双拳,往前挥去。

妹妹重重落地,一连串小碎步,猛地侧过身。

轰。

压缩气浪以青年的拳头为起点爆开。

妹妹原先站立的地方,气浪轰然向前,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沟槽。

狂风吹起妹妹耳畔的秀发。

她躲开拳头后,直接横握打刀,顺着轻浮青年伸直的手臂向前,砍向他的脖子。

眼看青年因为挥拳,就要人头落地的瞬间。

砰。

不远处的社畜大叔再次一拍肩膀。

火花和浓烟在妹妹耳侧炸开。

她微微偏头,身形一个踉跄。

横砍的打刀有一瞬间的停滞。

“哈哈……拳!”

因为这一瞬间的停滞。

一双拳头,带着破空声,瞬间破开烟雾,出现在妹妹眼前,印在了她的腹部上。

气浪炸开。

妹妹被轰然砸飞出去,然后重重跌落在地面上,翻滚着摔远。

直到将打刀插入地面,她才勉强止住颓势。

“投降吧。”

轻浮青年慢慢放下双拳,冲妹妹喊道:“女人真的太弱了,太不经打了啊。”

“……”

妹妹捂着腹部,咬了咬嘴唇,扭头看了眼木着脸的北原南风,就要站起身来。

砰。

青年身后的年长社畜,右手横移,将食指对准妹妹,再次一拍肩膀。

火光和浓烟在妹妹耳畔炸开。

将她再次掀飞出去。

“放弃吧!投降,然后脱离你所属的神社。”社畜大叔食指对着妹妹摔飞出去的方向,喊道。

“大叔,你就不懂怜香惜玉吗?”

轻浮青年看着浓烟滚滚的爆炸现场,回头嚷嚷了起来。

“……”社畜大叔没搭理他。

“啊……我还想和女子高中生谈谈心来着。”

“给我认真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

“那……”

“两位,打扰一下。”

看他们两个开始旁若无人地聊起了天,全程木着脸,看着他们打来打去的北原南风强忍着到嘴边的那句‘要打就去练舞室打’,心平气和地开口问道:

“你们,可以跟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诶?”

听到北原南风的声音,轻浮青年扭过头去,非常惊讶道:“你怎么还在这!?”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