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在自己醒过来的地方用轻功巡查了一圈,荒凉的没办法看见了兔子在草地和林间乱窜。跃起追上一只又白又软的大白兔子,的确自己这身武功还行,轻功起码能追上兔子。拎着两只兔耳朵和红宝石像的眼睛对望,好想吃个麻辣兔头,蜂蜜烤兔肉也行,可又不想吃一嘴的土,放拎着两只兔耳朵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对视,好想吃个麻辣兔头,蜂蜜烤兔肉也行,可又不想吃一嘴的土,放进洞府要是不小心灵草啃多了开了灵智。自己是杀啊还是不杀啊,到时候又要纠结,算了,还是这只兔子命大,放回去吃草罢。。...

围着自己醒来的地方用轻功巡视了一圈,荒芜的只能看见兔子在草地和林间乱窜。飞身追上一只又白又软的大白兔子,看来自己这身武功还行,轻功至少能追上兔子。

拎着两只兔耳朵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对视,好想吃个麻辣兔头,蜂蜜烤兔肉也行,可又不想吃一嘴的土,放进洞府要是不小心灵草啃多了开了灵智。自己是杀啊还是不杀啊,到时候又要纠结,算了,还是这只兔子命大,放回去吃草罢。

从平坦的草地穿过连绵起伏的丘陵,别说人烟了,连个猛兽都没能看到,怪不得自己能平安醒来!

运起轻功跑了两天,金红色的衣裙都因为尘埃变得黯淡了,总算看到了空中有炊烟飘起。

默默祈祷这这炊烟的聚集地是些良民,能给自己指个大城镇的方向,过回安逸的生活。

先暗中观察了一下,这是个建在山脚下的不大的小村子,男女老少都有,青壮并不算多,唯一能看到的金属是铁锅农具,看来村子里没什么兵器的样子。

从洞府里挑挑拣拣,找了个普通的青铜短刀,只有自己半个身子长,正适合陪在腰间,皮质的刀鞘尽显低调。多少可以起些震慑的作用。自己这一身花服,六七岁的小丫头样子,太考验人心了。想想又去林间拿短刀戳了只兔子,开刃的短刀顿时不再像一个单纯的装饰品。

拿被戳的兔子再裙摆上滚了一圈,灰头土脸的样子也不需要在加工了,拎着兔耳朵走近村子。

村头大树下正在吹牛的大爷们看到远远走来一身红衣,一手短刀,一手红白色的兔子时都是神色一遍,绷紧了身体高声呼喊全村老幼,等看清楚这个红裙子个头只到成人腰腹,丝绸的的衣服上金银绣线即使黯淡也反泛着宝光,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里的小娘子,众人的如临大敌的神情才放松下了。

众人齐聚在村口,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颤巍巍拄着木杖迎向梦魂。

“不知是哪家的小娘子驾临,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梦魂伸手将兔子递给老者,老者连连摆手,梦魂僵持地伸着手不肯收回。老者身后的青年上前伸手接过,梦魂方才开口。

“老翁翁,我随爹娘出门游历,十日前进林子里狩猎。不想惊了马与家人失散,在此地徘徊了十日都未曾见过人烟,也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不知老翁翁可否指点一二?”梦魂尽量地将故事编的合理一点。

“不敢不敢,小娘子这样说可是折煞老朽。”

“我们这多是山岭,少有耕地,只有做些打猎伙计才能饱腹。几个山头都不见得有一个村落。”

这么多山头竟然没有山匪林立,荒凉到这种程度吗?

“要说城镇,最近的镇子要走上两日,听镇里的人说,最近的城叫阳城,坐马车也要走大半个月哩。”

“不知老翁翁可否给在下指下镇子的方向?”

“当然当然,只是……”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带着伴生洞府飞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