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为了简言之的利益,亲自动手再打包把她作为礼物了很陌生男人, 一场不得已的情爱,她仓皇的逃跑, 一场突发意外的变故,为了实施救助母亲,她走投无路,不得已成了了他的私有物 一朵粉色木兰见童话里的睡梦人虽被诅咒,但却有个好的结局,因为她有王子。而此时的苏昀,是一条被人放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无人解救。。

有门铃声响起,褚席瑞单手抚上了额头。

褚席瑞淡然的扫了崔浩一眼,漠然开口:“是你,又来干吗?”

褚席瑞将卡递给崔浩,越过他的身边,话语间略带警告:“记住,如果这次丢了的话不要回来找我,毕竟我不是上帝。”

崔浩快速的点了点头,回答的很快:“我要。”

见褚席瑞先开口,崔浩似是受了惊吓,但有一种无形的理由蛊惑着他开口。太久没说话,轻咳了一声,但声音略带沙哑:“我……那支票我给掉进下水道了,所以……”

褚席瑞淡然的扫了崔浩一眼,漠然开口:“是你,又来干吗?”

苏昀听着这一切,感觉有一座城在她的面前已经轰然倒塌了。泪,就那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的心脾肺深深的绞着痛。

褚席瑞笑了,让一个人对自己爱的人死心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在爱的人面前亲耳听到真相。

眼前俊美的男人她不认识,压迫感频频逼近,苏昀下意识的抱住自己往后退了退。

宽敞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宛如童话里的睡美人。

褚席瑞回过头去,女子清冷的模样映入他的眼帘,仿佛将他带进了那段遥远的时光。

褚席瑞跨着步子,大步的走到床前,俯下身凑近苏昀。

童话里的睡梦人虽被诅咒,但却有个好的结局,因为她有王子。而此时的苏昀,是一条被人放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无人解救。

一张卡就那样摆在了崔浩的面前,崔浩有点震惊:“这……”

打开门,崔浩举措不定的站在门外。喉结律动着,抬头看向褚席瑞,但涉及褚席瑞的目光时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崔浩没有回头,但眼角却是红红的,艰涩开口:“好。”

褚席瑞靠在沙发上,翘起腿,翻阅着报纸。有柔和的光撒在了他的头顶上,仿佛读了一层金边,宛如一幅画。

一张卡就那样摆在了崔浩的面前,崔浩有点震惊:“这……”

人有时候是贪婪的。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字,恶&衣服又

    苏昀扫了崔浩一眼,漠然道:“别叫我名字,恶心。”她说怎么今天就带着她又买衣服又干啥的,原来啊……

  • 语间略&我,毕

    褚席瑞将卡递给崔浩,越过他的身边,话语间略带警告:“记住,如果这次丢了的话不要回来找我,毕竟我不是上帝。”

  • ,又来&干吗?

    褚席瑞淡然的扫了崔浩一眼,漠然开口:“是你,又来干吗?”

  • 眼前俊&识的抱

    眼前俊美的男人她不认识,压迫感频频逼近,苏昀下意识的抱住自己往后退了退。

  • 大床上&话里的

    宽敞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宛如童话里的睡美人。

  • 女子,&我……

    名唤崔浩的崔浩望向女子,脸上写满了自责,想解释但却无力,只能试图轻轻的呼唤女子名:“阿昀,我……”

  • &,却被

    崔浩喉间干枯,身形一僵,准备离去。转身之时,却被褚席瑞挡住了。

  • 猎物没&有丝毫

    但,褚席瑞对到手的猎物没有丝毫的兴趣,至少现在是的。

  • &开口。

    见褚席瑞先开口,崔浩似是受了惊吓,但有一种无形的理由蛊惑着他开口。太久没说话,轻咳了一声,但声音略带沙哑:“我……那支票我给掉进下水道了,所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