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牌将妃:养夫记事簿

    作者:阅读王

    类别:奇幻 | 连载中

    编辑:海浪无声 | 在读:24911 人



 

 《金牌将妃:养夫记事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荆芜,荆老爷,陆老夫人,陆昼之间的故事。金牌将妃:养夫记事簿约1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那媒婆听她这么说,立马喜笑颜开,上前一把搂住了荆芜的胳膊,“呦,还是咱们荆姑娘明事理,不愧是要做大家夫人的人呐!”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人气喘吁吁,怒目圆瞪着客座上的来人,地上全是破碎的瓷碗,“滚,都给我滚!再不走我就派人来赶了!”

不一会儿,后院的拱门处出现了一个黄衫女子,来人梳着妇人常盘的入云髻,只插了一支梨花形状的金步摇,看上去约是花信年华,端得一派素雅风流。这是陆家的大小姐陆佩蓉,因为过门几年后仍无所出,便被退回了陆家,现在帮助着陆母掌管陆家。

荆芜无声说完,扭头看到旁边的花瓶,反手抄起它就往柜子上一砸,好好的一个三彩釉瓶,顿时四分五裂。拽住了大丫鬟的头发,荆芜将她按在地上,手里锋利的瓶口慢慢靠近。

废物。

在场所有人都僵在原地,只能眼睁睁地荆芜轻轻一笑,将那瓶口按在了大丫鬟的脸上,接着用力一划,登时发出布帛**的声响。鲜血沄沄而出,顺着大丫鬟的脸颊滴落下来,大朵大朵的血花盛开。

这一场婚事里,宾客尽欢,却不知唱戏的人,已经悄悄转了戏码。

荆芜没有说话,她要怎么说呢,说为了你女儿的夺夫之怨,杀子之仇,夺命之恨吗。还是说,要以命抵命,一报还一报呢。荆芜冷笑一声,什么说不出口。

坐在新房里,荆芜一身鲜艳的凤冠霞帔,脸上的伤也因为珠帘的阻挡而变得影影绰绰。荆老爷看着女儿,心里颇不是滋味儿,想想还是开口,“芜儿,你这嫁过去就是人家的妻了,日后说话做事都要小心着来,知道吗?”

荆芜站在原地,微微垂了垂眼,“爹爹,陆少爷,也算是我的良君了。”

荆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随手抓住面前的一个丫鬟,荆芜单手用力扣住她的双手,同时抽出了自己头上刻镂着蝶翼的金钗。钗尖的那头微微泛着寒光,慢慢被靠近了丫鬟的喉骨,吓得她花容失色,“夫人——你疯了吗,杀人是要偿命的!”

见到她进来,那几丫鬟连滚带爬地爬到了陆佩蓉脚下,哭喊着道,“大小姐,救救我们,这个女人是疯子,她要把我们都杀了!”

“你——”荆老爷重重一拍桌子,双目圆瞪,“你告诉爹,怎么就非陆昼不可了?”

当年那碗打胎药,就是这个所谓的心腹丫鬟,亲自递到荆芜手边的。那碗药让荆芜痛了一天一夜,失去了已经怀胎五月的幼子,也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大丫鬟顿时惨叫一声,抱住了荆芜的大腿,死命地哀求,“少夫人,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该惹您生气!我该死,我该死!”

那个夭折的男婴,她见过。流出来的时候已经成型,小手小脚都长了出来,可惜出来的时候,身子都紫了。

不是西厢记,北雁南飞,而是鸿门宴,杀机四伏。

荆芜啧了声,伸手拽下了头上的头纱和凤冠,随手仍到地上,惹得上面的珠帘清脆作响。接着,荆芜又从桃锁手上扯过一块手帕,在脸上随意一抹,鲜红的腮红和胭脂一并抹去,露出原本英气的样貌。

眼里闪着危险的光,荆芜手上使劲儿,轻松压制住了她的挣扎,“杀你,这倒也是个一劳永逸的主意,只可惜太蠢,我不会做。”

书评(85)

我要评论
  • 不说话&大了,

    看女儿一直不说话,却始终不肯松口,荆老爷叹了口气,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好几岁,“好,好,你长大了,爹不管你,随你去!”

  • 微叹了&,不啻

    荆芜站在那里,看着荆老爷老泪纵横的样子,心里微微叹了声气。荆老爷只有这么她这么一个独女,亡妻过世后就全心全意地爱护着荆芜,对她颇为疼爱,这样说嫁就嫁,不啻于心尖剜肉。

  • 一切都&。

    清晨的晨光照进了宅子里,一切都刚刚欣欣然苏醒,但此时的大厅里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争吵,夹杂着清脆的破碎声。

  • &媒婆正

    灵活地转过臃肿的身材,媒婆正要出门,却被身后一道女声喊住,“您且慢走!”

  • 荆芜的&理,不

    那媒婆听她这么说,立马喜笑颜开,上前一把搂住了荆芜的胳膊,“呦,还是咱们荆姑娘明事理,不愧是要做大家夫人的人呐!”

  • 之怨,&一报还

    荆芜没有说话,她要怎么说呢,说为了你女儿的夺夫之怨,杀子之仇,夺命之恨吗。还是说,要以命抵命,一报还一报呢。荆芜冷笑一声,什么说不出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