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再起之无限征途 小说  大汉再起之无限征途  


 

 最终决定为阿母守孝五年的舒少辰曾一度对因为未来饱含了迷惘。自己该何去何从?一个神秘的人的到来为舒少辰保举孝廉后,他明白了了自己的路该的话走一直这样。自小饱读兵书,那刀光剑影,令人热血沸腾的战场才是自己的路途。亲眼目睹阿母死掉那一刻自己的无能为力,让舒少辰痛不欲熟睡中看到随着忍耐病痛,而布满额间的汗水沾湿了两旁的鬓发,舒少辰担忧的心也跟着揪痛不已。已经两天不吃不喝,再这样下去阿母怎么支撑得下去?。

  起火。自从赵氏病倒,舒少辰就开始操持家中一切事物,当然也包括~做饭。往常磨磨唧唧一顿饭,没有半个多时辰根本下不来,今天劈柴挑水却格外的麻利。嘚瑟个右腿站在锅台边,心情大好的舒少辰边搅拌锅里的麦羹,边喝着调试咸淡。

  “阿母,你没事了?”一脸惊喜的舒少辰猛然回神,摇摇道“还是算了吧,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痛苦”。舒少辰紧皱着眉头,颤抖的睫毛下淌满泪水,沿着清瘦的脸庞划过。

  听得大惊失色的舒少辰感觉阿母要是交代后事一般,吓得搂紧赵氏的肩膀紧张道:“阿母这是说的什么话,儿子就这般让阿母永远看着,抱着。儿子还想等到垂暮之年就这样抱着阿母呢”。

  舒少辰心中一横,端起碗。半扶起赵氏的娇弱身子,自己先喝了一大口就往怀里阿母毫无血色的嘴唇渡去。开始赵氏还有些不适应,待舒少辰把食物送进口中之后,由于两天滴水未进,喉咙里如针扎般疼痛,无法下咽。心思一直在阿母身上的舒少辰知道怎么回事,赶紧拿起叶璇走时烧好的热水。倒了一杯试试温度,一喜,还好温热。一连喂了三大口饭羹,直到赵氏拒绝作罢。

  见到阿母醒来望着自己泪眼婆娑,舒少辰顿时慌了神,他不晓得他的阿母为的什么而这般伤心哭泣,舒少辰只知道现在心里很难受,一种不能代替他的阿母病痛折磨而难过。

  端着点亮的油灯,舒少辰将整理好的药材放进砂锅中,再从一旁水缸里用陶碗舀了水倒入锅中浸泡着。按以往的经验药材需浸泡两刻。趁着空闲赶紧端出大锅里叶璇走时热好的饭羹。汉代平常人家一天不过两顿饭,在村里,舒少辰家是个例外。

  红着眼胡乱的擦着赵氏消瘦脸庞上的滚热。“阿母,身子哪里不舒服?快告诉辰儿”眼泪很烫,隔着一层薄薄的布质衣袖,烫得舒少辰身心颤动,手足无措道。

  “阿母,吃着饭吧,已经两天没吃东西,再这样下去如何养好身子?”用手指替赵氏挽好鬓角的纤发说道。

  赵氏吃力地从薄被里伸进手抚摸着舒少辰清秀的脸颊,手掌白皙而修长。这一刻,母爱给舒少辰的感觉就像那水莲花一样,不苦,不涩,芳香甘醇。

  床榻上躺着一位年纪约莫三十五六的美丽妇人,赵氏。大因长期卧床,脸色在昏暗的釭灯下显得极其苍白异常。

  睁开眼,木案还是木案,竹简也还是竹简,不同的是釭灯上的炙热早已熄灭。

  “傻孩子,阿母没事,你都快长成大人了,不要轻易的掉眼泪。若阿母不在,要学会爱惜自己的身体”。或者是累了,赵氏将手放下,不待舒少辰张口。“辰儿,让阿母再好好看看你”虚弱说道。

  “阿母,会好起来的”舒少辰俯在赵氏耳际认真的说道。真的连他自己都信了,会好吗?那今天也不会去宛城带来以前喝着同样无济于事的药了。

  舒少辰想到这,放下手中的布包,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跪倒榻床边沿轻唤道:“阿母?醒醒,阿母?”

  “辰儿?”仰视着眼前因自己身子,身心憔悴而又焦急的年幼儿子。赵氏心痛的肝肠寸断,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久于世。她的辰儿一个孩子年纪孤苦无依将是怎样一番凄苦场景。想到这不禁泪如泉涌,悲痛欲绝。

  回到卧室,脑袋枕着双手躺在床榻上,双眼无神地盯着上方,心很累。案几上釭灯摇曳的灯光下房间里昏暗不清。釭灯?怎么如此奢侈给一个孩子卧室用度?自孝武帝连年征战匈奴,之前七十年,文景之治间积攒的庞大家产全部败光了,在孝武帝执政五十多年,税收三分之一被用来修他的陵寝,直到挂掉,修了五十二年。搞得征和年间农民起义不断。虽然昭帝仁明,使百姓恢复一丝文景时期的景象,但也只是够温饱而已。

  “好了,辰儿”赵氏苍白的脸颊透着一抹病态红晕。见阿母并没有恼怒刚才的无礼,舒少辰心头不禁松了口气,“适才儿子担心阿母饿坏身子,不免心急如焚,阿母不会生气吧?”把赵氏轻放榻床上不免心头忐忑,低头问道。

  舒少辰不禁有些脑仁疼,揉揉太阳穴,无奈道:“我说,璿弟,一大早找我有事?”其实舒少辰在心头~~狂吼:“是的,你没有看错,他就是叶璇的亲哥哥,双胞的”。

  一夜过去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步并作&边沿轻

      舒少辰想到这,放下手中的布包,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跪倒榻床边沿轻唤道:“阿母?醒醒,阿母?”

  • &碰~当

      屋外的大门,“碰~当”一声大吼道:“少辰兄,我来看你了”。

  • 氏吃力&苦,不

      赵氏吃力地从薄被里伸进手抚摸着舒少辰清秀的脸颊,手掌白皙而修长。这一刻,母爱给舒少辰的感觉就像那水莲花一样,不苦,不涩,芳香甘醇。

  • 年纪约&釭灯下

      床榻上躺着一位年纪约莫三十五六的美丽妇人,赵氏。大因长期卧床,脸色在昏暗的釭灯下显得极其苍白异常。

  • 禁有些&一大早

      舒少辰不禁有些脑仁疼,揉揉太阳穴,无奈道:“我说,璿弟,一大早找我有事?”其实舒少辰在心头~~狂吼:“是的,你没有看错,他就是叶璇的亲哥哥,双胞的”。

  • 缓缓放&对着榻

      “阿母先躺下歇息片刻,辰儿去把汤药煎来服下再睡,可好?”缓缓放下,掖好被角对着榻上的阿母轻声道。

  • 叶被捏&喟然长

      “以后自己是否也是这样孤独,孤独?呵呵,上一世不早就体会过了么。”手中的枯叶被捏的碎掉,“这难道就是命?”默然关上窗,转身喟然长叹道。

  • “辰儿&悉的温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喊自己名字,“辰儿,莫要贪睡,醒来,快醒来”。这般低声细语熟悉的温柔是?“阿母?”舒少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果真是一如往昔露出慈爱笑容的阿母。这妇人不是赵氏还会是谁。

  • 只好尴&”。

      嗯,看来阿母现在恢复些力气了,这不训自己也有劲了。舒少辰只好尴尬摸了下鼻子说道:“那阿母先歇息,我去煎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