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什么实录  证鉴实录1在线  


 

 在北伐前夕的奉天,笔迹心理专家王修因一次匪夷所思的情报交易卷进派系乱战,自小警察一路逆袭上位,也慢慢的意外发现了身世的秘密。王修面前坐着一高一矮俩人,胡安一脸红肿,郝义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蹡蹡着,显然柳黛珊没给他吹头发,擦吧擦吧就撵下来了,却满身都是柳黛珊的香味儿。。

    郑玉成把一张写满了符号的纸放在王修面前“白色粉末鉴定,你看看。”

    “哪里还能有大量的白面?”王修问。

    “粮-油-铺子-”王修咀嚼这三个字,想起了那个用陈大米骗自己的老板,他思考着说“自打郭松龄叛乱、郭奉两军开打之后,白面这玩意儿就开始管制,奉天一带都是统一供销的。”

    “磨坊的可能性不大了。”胡安说。

    老太太一改凶悍的态度,连连感谢,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她把孩子塞给王修,口称“王秋长官万福”,然后脚底抹油溜走了。

    “粮油铺子呗,收粮卖粮的老板活计们,我聪不聪明?”

    老太太的身影离开了警察局大院,走得很嘚瑟。

    古槐安一头雾水,这是句不知所云的回答。

    王修若有所思地回到车上,二人把老板送回旅店,叮嘱不要对外讲,然后驾车离开。

    柳黛珊刚想琢磨着怎么拒绝,屋子里走出一个披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小孩,嘟着小嘴对柳黛珊说“嫂子,我洗好了,去找我哥了。”

    “他归你管,不归陶府管,凭什么让我开钱?”胡安也不傻。

    陆家一略一思考说“今天阳光不错,我心情挺好。”

    “哥哥好,嫂子好!”“哥哥好,嫂子好!”郝义没完没了。

    “局长”古槐安拿起暖壶给陆家一半满的茶杯倒上了水。

    “东北六七月麦子就收了,九月前麦子都磨成面装了袋子,粮仓腾出来装苞米啦!十一月哪还有磨麦子的。”

    “东西拿回去,我不重复第二遍。”陆家一挥了挥手“你的路,你自己走,秘书岗位也可以建立功业,只要你善于观察机会,机会就会招手。至少你没像王修、秦五一样,卷入到一派当中。”

    “局长英明,早有谋划,我多嘴了。”古槐安自责说“有些事儿是不该想太多。局长您已经明确王修的去向了,我还瞎担心您说。”

    “哦,我不是侦查警出身,但毕竟也是奉天讲武堂警备预科班毕业的,多少还有些素养。我觉得,韩继宗的突然出现来头不善,您想啊,北卡七八个警员,人人配枪,就算匪徒的尖兵再二,也不至于向七八条枪的阵地开火吧?土匪怕被人看到而灭票子口确实是道上规矩,但也是有限度的。根据描述,枪手在北卡那种绝杀的势头,要么是灭韩中南,要么是灭王修,这肯定是死任务啊。我认为,所谓匪徒说,值得商榷。”

    “哎,注意这句话,遇水易溶,溶后是悬浊液——有机物?”王修盯着报告里的一句话说。他顺手把瓶子里最后一点白色粉末倒在纸上,在培养皿中滴上清水,用挖耳勺挖了一点投入水滴中,放大镜下,白色粉末见水即溶,原本清澈的水变成了乳白色的清汤。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色粉末&鉴定,

    郑玉成把一张写满了符号的纸放在王修面前“白色粉末鉴定,你看看。”

  • 暂时放&下了娃

    一听说白色粉末鉴定出来了,王修暂时放下了娃娃兵的事儿,一把抓过报告:

  • 的老板&郭松龄

    “粮-油-铺子-”王修咀嚼这三个字,想起了那个用陈大米骗自己的老板,他思考着说“自打郭松龄叛乱、郭奉两军开打之后,白面这玩意儿就开始管制,奉天一带都是统一供销的。”

  • 你还真&,半脑

    “一个满身砒霜的人满大街转悠...你要吓死几个人啊?”王修冷笑到“你还真是半脑子面粉,半脑子开水,一晃荡.....”

  • 从口袋&你省着

    胡安叨咕着,从口袋里掏出六块大洋塞给郝义,还不忘嘱咐“你省着花啊,回家交给你娘知道吧。别买糖买炮仗全嘚瑟出去了。”

  • “非了&灰土中

    “非了这么多,那是啥呀?”王修最关心的就是灰土中的白色颗粒的成份“能不能不用排除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