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六岁能作诗  


 

 饥荒年代,六岁少年误闯枯井反入在唐朝;入唐之后却已是十八,但是贫困家庭家;误闯空门却而路,习武奇才两年成;安史之乱之乱显威风八面,子仪认做义子,将军成;谁成想,拒升平,罢官职,一贫如洗流落异乡街头,反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儿心不懂夫妻事,洞房花烛夜,么英雄汉;到我六岁这一年,父亲已经没有气力给我讲书了,家里经常是三四天才能吃一顿不知是什么做的糊糊;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们村很多人都逃荒走了,乡里干部经常下乡来劝大家不要乱走,救济粮很快就下来了,但过了转年快过年了也没见有任何的动静,后来那些干部干脆都不来,村里实在是没什么能吃的了;来了也得饿着肚子回去。快过年的头两天,我听到母亲对父亲说,“他爹,过了年咱们也出去讨讨饭吧,村里人都快走光了”,我爹半天没有言语,我知道,对于一个有着古代士大夫精神的父亲来说,行讨如何张得开口啊,没想到父亲叹气道“过什么年啊,趁着现在还有些气力,收拾收拾就走吧”。。

  迷迷糊糊中我又被喂了点鱼汤,好久没品尝过了,味道挺好的,我也懒得睁眼就这样喝了得有一大碗鱼汤,好像是小姐姐喂我喝的。我好像听到说“哥,慢点喝。”

  我要慢慢睁开眼睛,这次好多了,能更加清楚的看到周围的一切。穿麻布旧衣的妇女抱着我就痛哭,“儿啊,你可醒过来了,可把娘给吓死了。”小姐姐也穿着麻布旧衣,“哥哥,醒了,我去给告诉父亲大人。”小姐姐说完,就出屋去了。

  我看到很奇怪的一幕:一位身穿麻布旧衣的妇女,年龄有四十多岁,充满惊喜的眼神看着我,旁边站着一个十五六的大姐姐,同样是满脸惊喜的望着我;我自己则躺在一个土炕上,周围都是土墙,屋里还有一个小桌子和一个小柜子,别无他物。

  第二天,我就知道自己去了唐朝,但我还不能确定,是自己的灵魂,还是鬼魂,虽然我捏自己会很痛;而且我也没有恐慌,挺历史书上讲过,唐朝还是个蛮不错,能到唐朝,在我心里到感觉挺好的。为了便以讲述,我还是用唐父、唐母来称呼我在那个朝代名义上的父亲和母亲。事情是这样的,唐父和唐母为了让我知道自己的年龄,告诉我说我是开元23年出生的,到今年已经18了,只因家里穷,一直还没能娶上媳妇。我以前上过三年私塾,认得几个字。当他们告诉我认得几个字时,我心里一阵窃笑,哈哈,我不光汉字几乎全认识,虽然古今有些差别,我更是熟读过历史的,知道过几年就会发生历史上使大唐有盛转衰的安史之乱。

  2误入寺院水井,却是劫后余生

  就这样,我们一家四口跨上了慢慢的逃荒之路。刚开始有自己带的一些干粮,还勉强度日,渴了就喝河里水,路过的村庄大多也都是十户就空,有时候饿的是在是没有力气了,走不得,母亲就给我点快干的树皮啃,还真是吃一点,就好受很多,也能走路了。

  生活在一群陌生的人周围到没什么,但如果他们都认为你失忆了的话,那将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后来的我想起自己当时傻傻的困惑,还时常的想笑。由于他们都认为我失忆了,所以所有的事情都让我重新学一遍,这对我生活在那个朝代有莫大的好处。

  在这个没有和尚的寺院里,我们一家四口好好休息了三天。其实这三天里,我们也都没闲着,我在寺院看着弟弟,父母亲都到附近的山上采摘能吃的东西,我们想在入冬以前到达东北,现在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还是蛮充裕的。

  “孩他娘,你也别着急,可能是让水给呛得了,休养休养就会好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最终,父母亲还是决定带着这孩子一起逃荒了,我从此也多了个弟弟。

  我找了找,只有我刚才扔下来的大一点的石头,小一点的那个却没有。年幼的我,好奇心特别的盛,但没有就是没有啊,没办法,口渴的厉害只得上去了。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下来容易,上去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双手抓着绳子,两腿并用,也只往上了一小段。

  我慢慢的扭过身来,原来是昨天提着鱼回来的哪儿叔叔,在他的脚边居然卧着一条狼;叔叔好像很疑惑的,怎么家里的狼连自家人都不认得了,看来狼还是靠不住啊。我居然对着温顺的狼笑了笑,但这条人工驯养的狼居然有对我齿牙咧嘴,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一样。有大叔在,我才不怕它,我骄傲的从它身边走回屋里。

  迷迷糊糊中有人将我扶起,同时又喂我喝的,还有吃的,好像是面糊,对这种就是面糊,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居然还有面糊吃,这一家得过的多好啊,现在居然还有面糊吃。为什么一直都听不到父母亲的声音那?我没有死,那肯定是父亲将我救起来的,为什么没有他们的声音那。

  真是痴傻人有痴傻福,六岁就能娶媳妇;不管世事如何变,浪漫风情自有人来添。

  唉,困意又来了--------

  我有时就想,在过去我逃荒差点饿死,现在虽然饿不着,但父母亲会怎么样那?所以我经常的走神。和我一起上山砍材的还有隔壁的阿虎,这家伙真是对的起这名字,看上去就虎虎生威,后来战争中,他还多次救过我。

  “英德,英德,英德--------”只听有人在我耳边不停的叫着,我在朦胧中想要挣开眼睛看看,但怎么努力都睁不开双眼,而且四肢也不能动,大脑沉的要命,时不时的都不由自主的进入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

  这位一听,愣了一会,“儿啊,你不会不认的我是谁了吧?我是你母亲大人啊,前几天你上山砍材,不小心滚落到湖里,幸亏咱们村的李大叔将你救起,不然咱们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进入山区后,我们其实也没讨到什么,大多是自己采集东西充饥。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露宿,在里面居然发现一窝鸟蛋,父亲母亲一点都没吃,全给了我和弟弟。还有一次,在我们上山的路上,遇到一条蛇,把母亲和我吓坏了,我却看到父亲满眼都是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吃烤蛇肉,味道怪怪的。果子就更不用说了,无花果,没熟的青青的柿子,小小的山枣,几乎只有核,其实山枣叶比山枣更好吃。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无终邑&这里人

      蓟县,古称渔阳,春秋时期称为无终子国,战国称无终邑,秦代属右北平郡,唐朝设蓟州,民国二年改称蓟县。蓟县的古寺特别多,这里人口又稀少,怎么着也能讨到点吃的。

  • 们家也&地带。

      但现在我们家也面临这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逃荒往哪里逃啊?往南吧,我家就是在这号称江南鱼米之乡的地方,往西比我们家还要贫瘠,往东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只有往北,往中原地带。

  • 饿得实&结果被

      我们路过一个还算可以的大村子时,因为有的队员饿得实在受不了,想把队里的牛杀了吃,结果被队里暴打一顿,回家隔天就死了。那个年代,暴力就像饥饿一样,谁也制止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