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魂墓结局  归魂墓小说免费听  归魂墓下载  归魂墓txt  归魂墓 小说  归魂墓全文免费阅读  归魂墓完整免费  归魂墓免费下载  归魂墓txt下载  归魂墓  


 

 小时候一场瘟疫夺去了全村人的性命,仅有爷爷和我们四个人活了下去。  现在的老白为了找寻女朋友死亡……的真相,独自一人去探古墓,却身中尸气。  我为了救老白再度踏往挖墓的道路,九命猫尸、三眼婴尸、眼瞳鬼尸、血寡妇……和燕云十七骑的陵墓……  建造完成墓穴我坐在店里拿着扇子不停地扇来扇去,身上的汗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陈亚凯那个胖子正在捣鼓昨天新进的花圈,时不时的用胳膊擦擦额头的汗,往下一甩,大把大把的汗便被甩在地上。。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并没有打算让陈亚凯跟我一起下墓。老白盗墓的技术可谓出神入化,连和爷爷一辈的盗墓着,以前都称赞过老白,说就算是盗墓泰斗来了也要让老白三分,这名号可不是白吹的。

  刚进办公室,谷振还没来得及坐到办公椅上,我将办公室的门关住说道:“老白出事了!”谷振本来要往办公椅上坐,听到我说这话,身子又直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刚靠近这人身旁,一股恶臭就扑鼻而来,就像是死人腐烂的味道,我不停的用扇子扇着难闻的气味。

  陈亚凯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知道。

  这时老白忽然哼了一声,我连晃了晃老白的胳膊喊道:“老白!老白!”

  “别动,踩下去咱俩都得完蛋,这是尸蛊!”我连忙喊道。

  我问了地址,又向陈亚凯交代了一下便过去了。

  这是一家大型医院,那女的在顶楼的一个房间等着我,乘电梯坐到顶楼,门口有两个穿西装的人,看了看我问道,“你是秦先生吧?”我点点头。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一瞬间我脑子里冒出来太多太多的疑问。

  我和陈亚凯是开冥店的,说的通俗点就是专卖死人用品的商店。平日里,大多数人都是到店里买现成的,随便挑个棺材,买个花圈,很少有人会讲究风水什么的,二十一世纪了,人们越来越相信科学。再加上现在国家不允许土葬了,冥店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差。

  我,陈亚凯,老白还有谷振,我们四个都是爷爷养大的,老白说我们之前住在偏远的山村,在我很小的时候村子里发生了瘟疫,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我们四个便是在那场瘟疫中活下来的人,爷爷就带着我们离开了老家,跑到了城里,抚养长大。

  “这些人全是自杀,鉴定结果出来后,就由医院保管尸体,之后送到火葬场,结果在头一天晚上送进太平间的时候还在,第二天便不见了。医院的监控记录,每次丢尸体的时候,晚上12点到1点的录像总是莫名的消失。医院给的说法是无缘无故的停电了,后来我们联系了电业局方面,确实是故障停电。”

  可是就连老白这样的好手,都弄成这样子出来,这墓绝对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如果我下去真的没命活着回来,凯爷会带着老白去找爷爷的。我忽然想起刚刚老白抓住我的手时说的那句话,“秦枫!跑!这墓不是我们能动的!”

  警察局离的不远,小跑五分钟的路程,一路上我都在祈祷老白别出什么事才好。从老白身上的尸蛊来看,他已经进过墓穴的主墓室了,不过为什么只带了张羊皮出来?

  “嗯,我送你去吧,顺便看看老白”

  就在我思考着为什么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用这种棺材时,门口忽然进来一个人。

  你说这人也真是奇怪,三十八度的大热天,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就算是没病也得热晕过去。

  特别是老一辈的,就连卧室里的床该怎么放,都要讲究风水。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于年代&脸部,

      这竟然是一张羊皮,由于年代久远了,看起来跟块破抹布一样。羊皮像是被从一整块羊皮上撕下来的,周边参差不齐。上面画着一个佛像的脸部,不过只有鼻子以上的半个脸庞,剩下的部分应该在完整的羊皮上。

  • 了其他&些漂在

      我连忙看了其他照片,总共有七张,都是女子死前的照片,表情和老白女朋友的表情一样诡异,不过有些是上吊的,有些漂在水里,也有胸前插着匕首的……

  •   陈&我接过

      陈亚凯连忙抱起供奉在阎罗王面前的香炉,跑了过来,看到老白也是吃了一惊,“老白!”我接过香炉,抓了一把香灰撒在老白胸前的血洞里。

  • 的,就&热晕过

      你说这人也真是奇怪,三十八度的大热天,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就算是没病也得热晕过去。

  • 楠木棺&下来这

      可是对方出的价格高的离谱,二十万元。一口好的楠木棺材也不过七八万,算下来这一笔生意比我一年挣的还多,傻子才不干。

  • 店,我&了刑侦

      之后老白便开了家古董店,我和陈亚凯开了间卖死人用品的店,就谷振这小子有出息,大学毕业后进了警察局,还混进了刑侦科。谷振是我们四个人中间唯一一个上过大学的人。

  • 着黑血&,把老

      老白胸前的血洞在尸蛊刚出来的时候,还汩汩的流着黑血,过了片刻流出来的血便成了红色,我连忙让陈亚凯去买了些消炎药和碘酒,把老白的胸口给包扎了起来。

  • 是止不&往下一

      我坐在店里拿着扇子不停地扇来扇去,身上的汗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陈亚凯那个胖子正在捣鼓昨天新进的花圈,时不时的用胳膊擦擦额头的汗,往下一甩,大把大把的汗便被甩在地上。

  • 在祈祷&来看,

      警察局离的不远,小跑五分钟的路程,一路上我都在祈祷老白别出什么事才好。从老白身上的尸蛊来看,他已经进过墓穴的主墓室了,不过为什么只带了张羊皮出来?

  • 振一抬&了?”

      谷振一抬头,面露微笑的说道:“秦枫,你怎么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