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出校园的青涩女生,迈入职场后经历过各种波折,深深地明白生活……多艰的道理。校园、报社、高校、大多市的生活……、官场、爱情等等元素都将在这部长篇作品中逐一展现。青春热血难敌生活……无可奈何,生命脱变直入灵魂深处。故事通过女主人公苏盼盼十年奋斗经历过,生动展现一盼盼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在江北大学附近的一家小网吧里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李小乐坐在网吧的电脑前,目光有些呆滞,手机放在吧台上,没有开机。见到了盼盼,小乐抬头看看,叹了口气。。

  “口头批评,你们院的那个软蛋老师连报案都没报,直接自己把事情压下去了。切,软蛋一个!我在国防院门口,过来!晚上咱两出去好好热闹一下。”

  盼盼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在江北大学附近的一家小网吧里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李小乐坐在网吧的电脑前,目光有些呆滞,手机放在吧台上,没有开机。见到了盼盼,小乐抬头看看,叹了口气。

  李小乐点了一支烟,拿着手机,站起身来拉着盼盼出了网吧。

  盼盼那边激动的说“什么处分?记过还是直接开除?”

  “人是我打的,他不配做老师,学院怎么处理我服从安排。”

  小乐心中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反而变得异常镇静。

  令李小乐感到惊奇的是,他伏击教授的事情已经在学生中间传出好几个版本了,可是校方和院方居然没有人找他的麻烦。

  盼盼听了心中一片温暖,上去抱住了小乐,喃喃自语说:“没事,大不了咱不当这个兵,社会这么大,干啥都能活。”

  “我知道自己冲动了,但是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这几天我一想到你一周都有那个“**”的课,我就不爽,他根本不配当教授,就是一个混子。我估计下一步我可能得被国防院处理一下。但无所谓,为了你。”

  那个被你打的老师居然没报案,所谓民不举官不究,我也是听学生们私下议论才知道你的事情,所以我只是提醒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如果人家追究你责任,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少说你得拘你个小半年。这件事我辅导员也有责任,应该多和你们接触,多了解你们的心理动态。”

  “难道这个魏君子老师就此善罢甘休了?我给他脑袋开瓢了,咋说看病也得个几千块钱啊。”李小乐心中纳闷,可转念又一想,管他呢,他敢和我当面锣对面鼓的干,我就在消他一顿。

  砰——砰!“打人了!救命啊!!……不是我!你打错人了!”随着几声惨烈而急促的呼救声,江北大学男生宿舍外慌慌张张的跑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双手捂着脑袋,鲜血已经顺着手缝中汩汩流出,像几朵刺眼的红花。这个男人慌不择路的样子,边跑便喊救命,手中的一摞不知什么资料被他洋洋洒洒的扔了一地,身上的西服扣子也掉了好几颗。在他身后不远处,紧跟着一个20出头的棒小伙,手里拿着一个棒球棒,棒头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小伙子满脸涨的通红,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对前面的男人穷追不舍。边追还边喊:“你给老子站住,**的还为人师表,我削死你!”小伙子或许是过于激动,追的时候常常左脚绊右脚,追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头也不回的跑向党政楼,楼门口的几个保安过来护住了他。后面穷追不舍的那个小伙子看他拐进了党政楼,似乎也稍微平静了一些,停下了脚步,站在离党政楼不远的地方呼呼喘着粗气,余怒未消,嘴里依然骂骂咧咧。“你要是再敢纠缠苏盼盼,老子管你是谁,见一次打一次!操!”小伙子激动的骂着,随手把手中的棒球棒顺势恶狠狠的抛在了地上,转身走了。棒子咕噜噜的在地上跳了几下,滚落一边。受了极度惊吓的那个男人,手捂着脑袋,一双小眼睛在眼镜后面惊恐的看着小伙离去的背影,他身边的几个保安对其目露鄙视深情,但还是要给他打120,这个男子一听说要打120立刻阻止。“小事儿,小事儿,不烦劳兄台们打电话,我自己处理。”他提了提裤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小伙子走远了才惊恐未定的匆匆离去。此时党政楼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学生,不时的还有人评价一两句。个别不怕事儿大的学生还纷纷叫好,“学生打老师啦!学生打老师了!”保安见状,担心影响学校大领导们办公,快速的疏散了看热闹的学生。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打老师事件虽然暂时平静了,但是此事却在江北大学文学院大四女生苏盼盼的心中掀起了如太平洋风暴般的狂飙。因为她对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凭她对自己男朋友的了解,早就预料此事早晚发生,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到底是没劝住自己的宝贝男朋友。此时的她正在四处焦急的找他的男朋友李小乐。苏盼盼三年前从家乡,一座平静的小县城考到了江北大学文学院,也来到了她读高中时候就梦寐以求的省会大城市。初入大学,她对什么都很新奇,争着报各种各样的社团,今天是文艺团,明天是志愿者,后天又是什么外语社团,忙的一塌糊涂。苏盼盼虽然来自小地方,但是自身条件却很好,168的标准身高,圆圆的脸庞上有着两个可以和赵薇相媲美的大眼睛。能力也非常出色,参加的几个校园社团,她都是绝对的主力,这或许得益于她父亲从小对她琴棋书画各方面的培养。大学的女生,特别是中文系的女生,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浪漫的情怀,似乎即使喝露水也能活,苏盼盼也是如此。她进入大学后也曾无比的憧憬爱情,这种人类最原始最美好的情怀在高中那种紧张的学习氛围中一度被残酷的打压。到了江北大学后,丘比特之箭却迟迟没能射中苏盼盼。苏盼盼对中文系的男生似乎始终也不感冒,总觉得他们身上缺少一种男生应该有的品质,或许说是精神。尽管她自己很喜欢诗词曲赋,但她实在不喜欢成天吟诗作赋的男生。所以大学一年、二年整整两年,苏盼盼都是看着同寝室的姐妹们一个个的告别单身而自己依然形影相吊。可是爱情就是这么奇怪,你不想它来的时候,它冷不丁又冒出来,让你一下子陷进去不能自拔。大三那年,苏盼盼选修了一门混学分的公共课,这门课是全校开的通课,坐在她边上的一个男生一身军装深深的吸引了她,一个学期的选修课上下来,老师讲的内容不知所云,但是却成就了苏盼盼的爱情。这个男生也就是苏盼盼现在的男朋友李小乐,来自江北大学国防学院的国防生。苏盼盼就喜欢李小乐这样的男生,180的个头,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或许是国防生天天操练的原因,李小乐浑身肌肉突出,一低头就能开到六块鲜明的腹肌,身体内的荷尔蒙似乎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喷溅着。日子就这样如流水般走着,一眨眼,他两已经谈了一年多的恋爱,感情很好。苏盼盼有时候还会私下里给自己很高的评价,“以后我就是军嫂,那个军队歌手不是唱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我就做小乐军功章的另一半。”生活就是爱和年轻人开不大不小的玩笑。大四开学的时候,文学院多了一门《古典小说赏析》的课,上这门课的老师叫魏君子,37、8岁,据说今年刚评上副教授,是个名校的博士后,现在是文学院的专家级教师,有专门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牌上他还自己手书四字“小人莫入”。此君上课时总是滔滔不绝,课间休息时候总是爱和文学院的女生聊上个十分八分。特别是对身为班长兼学委的苏盼盼“情有独钟”,不但把点名的大权交给了她,而且课下还经常打电话给盼盼让她帮助自己处理学院的一些事务。苏盼盼起初还很乐意帮魏老师的忙,毕竟是师生,哪有不帮忙的道理。可是时间一长,苏盼盼就觉得不对劲了,魏老师看她的眼神似乎很迷离,直到有一天魏老师对她说:“盼盼,我婚姻其实并不幸福,如果你能和我在一起,我会和你结婚。你知道我有一个儿子,智力不好,我妻子从来不管他,其实我每天过的都很苦,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盼盼一听,一下子就懵了,但瞬间就清醒过来。“这是在向我表白吗?我的天!”她定了定神,“魏老师,我什么都没听到啊”,慌忙跑出了魏老师的专家办公室。在文学院的楼里拐了几个弯也没回过神来,一抬头发现居然又拐回魏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吓的她又一次飞快的逃离。此后,苏盼盼对魏老师产生了隔膜,她从没和李小乐提过此事,但是魏老师不愧是过来人,似乎这件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还是经常找苏盼盼帮忙处理学院里的事务。时间一长,没有不透风的墙,难免会有学生看出了点门道,传了些闲话。这话一下就传到了李小乐的耳朵里。李小乐自然怒不可遏,苏盼盼对他好言相劝,说自己不愿意和老师闹翻,他找我干活我去就是,至于别的我一概不搭理。李小乐还是觉得心里十分不爽。李小乐的愤怒在盼盼生日这天终于达到了顶峰,起因是他想和盼盼共度良宵,毕竟生日对大学里的恋人来说还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就在他两准备出去暴吃一顿的时候,魏老师的电话不合时宜的打了过来。“盼盼啊,今天你无论如何得帮我个忙,明天学院验收青年专家的论文发表材料,我一个人整理不完,你也知道我这些年发表了很多论文,你过来帮我整理出一份汇总表吧。”盼盼十分无奈的说:“老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您看能不能改天?”“改天?改天我就评完正高级了。帮我个忙吧。”盼盼不忍的看了看李小乐。出乎盼盼的意料,李小乐这次居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的说,老师找你,你就去吧,我们改天再出去。盼盼对男朋友的度量和理解表示万分的感谢。但是这一次盼盼却错了。刚才当电话打到盼盼手机上的时候,李小乐就已经怒不可遏了。仇恨的种子在他心中不断的升腾,一个计划在他脑海中闪现。几天后,李小乐买了个棒球棒,他不愧是国防学生,干什么都讲究战略战术,他对魏老师采用的是先调查后伏击的方式,摸清楚了魏老师什么时候路过寝室楼回家,之后事先埋伏在路边的花丛中,趁其不备,突然袭击,一招中的。这个魏老师虽然个头不高,但腿脚还挺灵活,脑袋挨了一闷棍之后,居然还能和兔子一样跑的飞快,慌不择路的时候还能知道往党政楼跑以期寻求大领导的庇护。倒是李小乐,初次“作案”,加之气血喷张,反而被魏老师跑掉了。

  盼盼一听,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在寝室简单的化化妆,抓上手包兴冲冲的跑去会小乐了。

  出了辅导员的办公室,小乐马上给盼盼电话。

  “行,走吧,这事儿你做的挺爷们,没给当兵的丢脸。”

  辅导员看着李小乐大义凛然的样子笑了笑,说:“

  又过了大概两周的时间,还是风平浪静,似乎连学生都懒得说这档子事情了。这时候小乐的辅导员突然找到了他。辅导员今年才25,大学刚毕业留校的。比李小乐他们这批学生只大了两岁,长的斯斯文文,眉宇间却颇有豪气。

  “我告诉你什么了?不要乱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处理好!”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难道这&钱啊。

      “难道这个魏君子老师就此善罢甘休了?我给他脑袋开瓢了,咋说看病也得个几千块钱啊。”李小乐心中纳闷,可转念又一想,管他呢,他敢和我当面锣对面鼓的干,我就在消他一顿。

  • 着嘴,&“走吧

      小乐半张着嘴,无比钦佩的看着辅导员。辅导员冲他挥挥手说:“走吧!”

  • 版本了&。

      令李小乐感到惊奇的是,他伏击教授的事情已经在学生中间传出好几个版本了,可是校方和院方居然没有人找他的麻烦。

  • 吧,这&事儿你

      “行,走吧,这事儿你做的挺爷们,没给当兵的丢脸。”

  • &纷纷回

      说着说着,盼盼禁不住眼圈红了起来。周围上网的年轻人纷纷回头来看热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