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样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十样锦txt免费下载  十样锦全文免费阅读夏小满  十样锦花  十样锦秦十六  十样锦颜色  十样锦是什么意思  十样锦全文免费阅读  十样锦 金波滟滟  十样锦  


 

 她穿成了冲喜小妾,摊上个病秧子夫君;虽也没很复杂的多妻妾关系,却有着难对付的妯娌;长辈多有偏心眼眼,仆役旗号小算盘。她誓要好好的长期经营自己人生,收获多不像的精彩的!然而当某天她醒来,发现头下枕着方形绫枕、身上盖着撒花锦被、幔帐外一水古香古色的家具摆设时,这句话突然就浮现了出来。。

那就好。

这是穿到什么地方了?!

夏小满浑浑噩噩悲悲切切的沉浸在被雷状态中难以自拔,那周婆婆又说了些什么话她是一点儿也没听进去,直到周婆婆收了笑容,福了福身,向她告退,她才缓过神来。

谁知豆蔻却毫不含糊的回道:“您的名讳是,夏小满。”

不是祸水确实很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以容貌通吃天下的女主文她见过不少,但她自恃没那个本事,还是安分些的好。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夏小满从前好歹也算个二流美女,就算不变漂亮,维持原程度也成啊,可现在这张脸,属于非常大众那种,可以说丢人堆里肯定找不出来,一点儿特色都没有。

是大人身材不是婴儿,一步到位。很好。

夏小满吞了下口水。好像很复杂的关系。虽然她也是从底层小职员一步步混成中层小助理,办公室斗争经验还算有些个,但是一来这种经验无法百分百挪移,二来,谁稀罕和那些藤条一样纠结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八婆们斗来斗去啊!

性别还是女人没错,不必变态。很好。

然而当某天她醒来,发现头下枕着方形绫枕、身上盖着撒花锦被、幔帐外一水古香古色的家具摆设时,这句话突然就浮现了出来。

苍天啊,难道上帝在惩罚她么?!

夏小满平日里就喜欢那些花纹繁复做工精细的美丽物什,因此拿了镜子先摩挲了一圈镜上的花纹,然后才翻开盖子。一见之下,却是呆愣,那不是打磨光滑的铜镜,却是玻璃镜面。

豆蔻回身往梳妆台那边取了面背面雕着喜鹊登枝花纹的铜镜。

“这……”她瞧了瞧镜面,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种物质,这里也叫玻璃么?“这镜面,什么做的?谁发明的?呃……我是说,这种出现多久了?”

夏小满正胡思乱想间,屏风外又转进来几个女子,都是一水儿的素色青衣青裙,只在领口袖口绣着不同的花纹。

为首的老妪大约就是那个周婆婆,五六十岁的样子,略施粉黛,头上插着三支玉簪子,耳朵两边各一枚玉石塞子,打扮得非但不华丽,反而很庄重。

唔……这个容貌……很有安全感。她叹了口气,心底多少有些失望。

没缺胳膊少腿儿,其实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残疾就很好。当然,如果是脑残……咳咳,反正她也穿过来吧,就挽救一个脑残的躯壳吧。

果然是有人穿越在自己之前。行,这么一来,唐诗宋词是用不上了,想来那些人人都会背的经典只怕早被之前的穿越者拿出来炒了,无妨,反正她本就会的不多;发明创造估计也轮不上她了,农业时代能被发明的估计都已横空出世了,也成,反正她当初看小说那些个发明不过瞧个热闹,记下来的不多,而且,那些到底是作者顺口掰的还是真能造出来十分的不好说啊,好么,她倒也省事了。

她第一个反应,是不是有人耍自己,像金凯瑞那部电影《THETRUEMANSHOW》。她迅速扫视一周,仔细瞧了每个可能安装摄像头的地方。

1、奉账①

2022-02-13

2、奉账②

2022-02-13

3、奉账③

2022-02-13

5、腊八①

2022-02-13

6、腊八②

2022-02-13

4、奉账④

2022-02-13

7、腊八③

2022-02-13

19、旧债①

2022-02-13

21、旧债③

2022-02-13

22、旧债④

2022-02-13

24、旧债⑥

2022-02-13

25、算账①

2022-02-13

26、算账②

2022-02-13

27、算账③

2022-02-13

28、算账④

2022-02-13

29、失心①

2022-02-13

31、失心③

2022-02-13

35、亲家①

2022-02-13

年家一家人

2022-02-13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还在权&“这个

    “呃……这个……”夏小满还在权衡利弊,寻思是选择经典版还是时尚版。“这个……我……”

  • 犹握着&着笑,

    那女孩犹握着小满的手,满脸泪痕却是带着笑,喃喃自语道:“真好,主子,真好……”

  • 来揉着&眼睛的

    那女孩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回身冲刚刚醒来揉着眼睛的那叫豆蔻的小女孩道:“快去,请周婆婆过来,那药真灵,主子都忘了我了!”

  • 敢的面&清嗓子

    夏小满决定勇敢的面对,于是清了清嗓子,道:“不记得了……你是……”

  • 她做出&她怎么

    “唔……”当有人替她做出选择时,夏小满却觉得非常诡异。她怎么瞧怎么觉得这女孩脸上写满了——呃,兴奋。

  • 是那么&?!

    见那周婆婆并非是老鸨的打扮,夏小满松了口气,她实在没兴趣做什么绝世名妓。卖艺不卖身的有多少?年老色衰无出路的又有多少?名妓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