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人他是铁面阎王冷血无情地,对她却细心地很周到深怕忽略。与外人她是心地善良真诚聪颖过人,对他却心机谋算。解刨刀是他深入探索真相的必备用具;笔杆子是她操控真相的唯一路径;助理陈浩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者廖凡的口述细节,生怕错过了素有铁面阎王之称的廖凡说的细节,笔在纸上沙沙作响,飞快的记录着。。

沐歌点了几道菜之后,又把菜单递给了陈念,道:“小姨,你看看,我点了两道凉菜和一道热菜,你看看还有什么要点的。”

服务员很快将两位引到坐位处,并上了两杯柠檬水,递上菜单,道:“请先看一下菜单,如有需要,按铃即可。”

幸福小区。

“有的,36号桌。”沐歌说着。

“刚下飞机,就是特别想你,所以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陈念笑着,放好行李箱,就迫不及待的捏她的脸。

助理陈浩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者廖凡的口述细节,生怕错过了素有铁面阎王之称的廖凡说的细节,笔在纸上沙沙作响,飞快的记录着。

陈念接过菜单,低头翻看起来。

沐歌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

陈念又点了两道热菜之后合上菜单,笑道:“我看你喜欢吃这家菜是假,看上人家风信子是真。”

一双睿智的眼睛盯着案板上的尸体,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个口罩,遮挡住他百分之八十的脸,但是通过这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可以感受到他身上不近人情的气息,声音清冷好听的传来:“死者,30-45岁之间,死因是利刃扎入心脏,使心脏骤停,通过尸斑的形成来推断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10:00-12:00之间,身高178,体重75公斤。”廖凡解刨完之后,低头看见了死者的指甲上的泥垢,然后细致的用镊子将泥垢剥离出来,快速的放在器皿上,转身拿到仪器上开始测试。

陈念宠溺的笑着:“我还没问你独自一个人生活适不适应,你到是打探我的行踪了。”

陈念笑着:“你不想着给我接风洗尘,还想宰我一顿。”

她,他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走吧,地方你随便选。”陈念说着。

但是廖凡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他从来都不拿手机,要是想要找到他,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找到他还是挺难的,所以局里给他配了助理陈浩,就是希望在工作之外的时间也可以找到他。

廖凡在法医界成为很多刑侦案件的最火热抢手的人,不单单因为廖凡的法医诊断报告可以直接锁定死因和凶手的画像,更因为他法医界出报告最快的人。

沐歌和陈念一前一后走进餐厅。

上菜很快,俩人边吃边聊。

1 铁面阎王

2021-11-01

2 往来邮件

2021-11-01

3 餐厅教学

2021-11-01

7 铁面阎王

2021-11-01

8 YYDS

2021-11-01

10 副驾驶

2021-11-01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反正他&想听到

    冲击波震碎了他的耳膜,世间的声音他再也听不到,或许他听不听得到都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他想听到的声音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而他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笑话。

  • ,车内&快车子

    回忆逐渐拉回到现实,车内依旧循环播放着歌曲,单手把着方向盘,车子转弯,下了高架桥,很快车子驶入一个高档小区。

  • 廖凡在&为廖凡

    廖凡在法医界成为很多刑侦案件的最火热抢手的人,不单单因为廖凡的法医诊断报告可以直接锁定死因和凶手的画像,更因为他法医界出报告最快的人。

  • 拿出兜&神说的

    陈浩看着已经收拾好的解剖室,他也摘下口罩,拿出兜里面的录音笔,按了一下ok键,又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晚上六点钟,果然是廖大神说的晚上六点之前就可以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