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飞黄腾达  梧州黄腾达  黄腾达书法家  黄腾达扫黑风暴  妃黄腾达王妃又耍赖皮全文免费阅读  妃黄腾达txt下载凤九公子  妃黄腾达:庶女来袭  妃黄腾达:王妃你又耍赖皮 妃txt下载  妃黄腾达:王妃你又耍赖皮txt百度网盘  妃黄腾达:王妃你又耍赖皮 小说  


 

 无可奈何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过着富丽堂皇养尊处优的日子,她竟一点儿也不不满意……那天照样是下午吃过晚饭出货去越南,最近几天业务繁忙,人都快累趴了。好在老板说今天出最后一单货,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了。。

一想到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得趁着这几日寻点银子傍身,并且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意图。

“选秀?为什么要选秀?”电视剧也有选秀的段子,估计也差不多。反正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对于我这来自现代的人来说,更是不看好这种皇帝老儿公开招标的事了。

正想着,门口路过一个卖糖葫芦的男人,我急忙把他叫住。示意小荷去买。因为我没带钱,确切的说不知道古代的货币是啥样。

这么着在床上喝了两天药,我便嚷嚷着闷得很,想要出去走走,其实是去熟悉环境,探探出去的路。

原来我忘记了自己在现代时学过一点功夫,所以走路比常人快一点。“小荷,我们出去买好吃的吧!”我曾听到母亲唤她小荷。于是便指着大门问道。

那天照样是下午吃过晚饭出货去越南,最近几天业务繁忙,人都快累趴了。好在老板说今天出最后一单货,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了。

“李郎中,这边请!”妇人说着把一个提个小箱子的胡须发白的老头引到了床边。妇人把我的手拽出来,铺了条帕子。那白须老头便眯着眼给我把脉。

刚刚要进入梦乡,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天黑了,小荷急急得催促我回去,否则夫人要收拾她。没办法,就随着小荷一起回房间了。很快小荷又端来一碗药,我十分艰难的喝下去。

“那我们就在门口看看,看看有没有路过的卖货郎。”为了确认这是大门,我撒娇的说道。

再然后,又进来一位妇人,不到四十估计,泪眼婆娑的看着我说道“贞儿,你醒了,你可吓死为娘了。”说完一把抱住我,鼻涕眼泪蹭我一身。一种不祥的感觉出现了,难道我穿越了?不可能,我记得爱因斯坦说曾说过,只有超过光速才能时光穿梭。那现在真的是在拍电视剧?

于是我有了个想法,我得离开这里,作为有现代价值观的我,崇尚自由,即使到了古代,也不会向生活妥协。

小荷只拿了一个,我便叫小荷多买了一个,并且告诉她,回去给她把钱补上。小荷说不用,因为这两天要抓药,妇人给她备了些银子,到时候只需如实上报即可。

“小姐,你等等我啊!”一路小跑跟过来的丫鬟喘着粗气地说道。

于是,吃过晚饭五点半左右,我配合仓库里的同事们以及上午提前约好的物流司机便开始一卡车一卡车的出货了。到了最后确认货物数量的时候,我强撑着疲惫爬上大卡车,再次确认货物数量,只觉自己眼前一黑,竟不省人事了。

母亲无奈,便吩咐丫鬟一直扶着我在院子里四处走走。原来自己的房间在西边,出了房门,只见东南西北都有古色古香的房间,中间留了四方的空间,通往东西方向有一条长廊,其他方向短廊相接。我便顺着这长廊一直奔东走去,不曾想出了东边的门口,是一个更大的院子,院子里假山莲塘应有尽有,莲塘上有拱桥,莲塘一角有凉亭。一条很宽很平坦的大路把假山和莲塘分开,还有各花草树木点缀在四处。我顺着这条平坦的大道一直往前走,走到一半有一条岔路,远远就看到岔路的尽头是一扇十分气派的大铁门,看来这就是出口了。

待我醒来时,竟来到了一个超奇怪的地方。

“夫人说了,一会叫你过去吃晚饭,老爷回来了。”

老爷有请

2021-10-30

正式出逃

2021-10-30

布置新家

2021-10-30

换回女装

2021-10-30

正式拜师

2021-10-30

不速之客

2021-10-30

抵达目的地

2021-10-30

回府探亲

2021-10-30

郎中来瞧

2021-10-30

王爷说情

2021-10-30

再见先生

2021-10-30

做出选择

2021-10-30

重启新生活

2021-10-30

快乐农妇

2021-10-30

回宫

2021-10-30

皇帝驾崩

2021-10-30

我想回去

2021-10-30

再次出发

2021-10-30

逃婚

2021-10-30

正式拜师

2021-10-30

一探究竟

2021-10-30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且睡下&了,因

    打着灯笼回到房间后,就暂且睡下了,因为折腾了一天实在也困得不行。

  • 房做了&拉我去

    “你父亲回朝中复命去了,贞儿早上想吃什么,为娘已吩咐厨房做了两份甜酒小汤圆,你可爱吃?”母亲收拾完毕,便过来拉我去厨房。

  • “母亲&过早饭

    “母亲,可吃过早饭?父亲呢,这么早去哪了?”我瞄了一眼母亲的床上空无一人,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母亲正坐在铜镜前摆弄她的发簪。

  • 健康,&!”我

    “父亲,女儿敬您一杯,愿您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我端起酒杯说道。

  • “是这&备一份

    “是这样的,娘亲,我想给父亲准备一份礼物,所以……”我捏着衣角为难的说道。

  • &做什么

    “贞儿,要钱做什么?”她似乎很意外我会提这样的要求。

  • 是典型&却透着

    吃饭间隙,我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被我称作父亲的男人。只见他眉眼间英气十足,气宇不凡,颇有大将风范。放在现代,是典型的冷酷大叔,绝无仅有的高富帅啊,估摸着也就四十来岁,骨子里的却透着沧桑。

  • “娘亲&的开口

    “娘亲,可不可以给贞儿一点钱?”待妇人吃完早饭,我为难的开口问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